第1107章 掉包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她走到了自家男人身边两人对视一眼,轻轻眨了眨眼,“俺只是生气你只顾着你弟弟家,不管俺和娃儿的死活,才说跟你离婚的,这位大哥我根本不认识。”说着朝贺天鞠躬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你这臭婆娘,你不想让我接济兄弟你直说吗用得着撒这么大的谎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谎差点儿害死人。”说着赶紧跑到贺天面前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怪俺这不争气的娘们。”然后直起身子看向人群道,“老少爷们儿,大娘大姐们,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你们夫妻俩可真是的,两口吵架就吵架吧干嘛连累路人。”

    “这话怎么能乱说呢差点闹出大事情。”

    “对不起,对不起啦。”

    “好了,都散了,散了吧”有人一嚷嚷都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

    人走了,贺天他们松了口气,“咱们赶紧去寄信吧”贺天转身发现双手空空,给惊出一身冷汗,“我的包。”

    “副主任,包在这儿。”

    贺天闻言看过去包在地上,上前两步捡了起来,拎了拎重量,“走吧”转身走了一会儿,这眉头紧紧的皱着,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儿,想到某种可能,低头看着手里的包,急切的打开,结果里面塞的全是报纸,“信呢怎么都变成报纸了。”

    贺天给吓的脸色都白了,哆嗦着嘴唇说道,“坏了,坏了,那夫妻俩肯定有问题。”

    来回的踱着步,攥紧拳头,心里不停的暗示自己冷静,冷静。

    贺天带着人跑回了原处,向街坊四邻打听认识不认识那对儿夫妻。

    这对儿夫妻还真有名,是前街修自行车的,一家三口,平时看着挺和善的。

    得这下子贺天想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包被人掉包了。

    这下子贺天顿时喜上眉梢,“走,逮那个兔崽子去。”

    结果一路打听,走到了修车铺子,铁将军把门。

    贺天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我怎么这么笨如果有心,还怎么能回来呢”

    贺天这一声脆响把两名属下给吓的不轻。

    “副主任,人没找到,现在怎么办”

    贺天想了想直接去了邮局。

    “副主任,我们怎么又回来了。”

    “打个电话。”贺天钻进了电话间,直接给省军区打了个电话,封锁交通要道。

    出了邮局,“我们现在怎么办”

    贺天心里庆幸那三百多封信件,当初自己一封一封的检查过的。

    “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直接报警吧我们对这里不熟悉。事情刚发生,他们肯定走不远,说不定躲到哪儿去了。”贺天急的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只有依靠当地基层民警与群众了。”

    贺天他们直接去了公安局

    aaaaaa

    小孙回去后是坐卧难安,工作时恍恍惚惚的他差点没把自己的手给废了。

    吓的他的老师赶紧问他怎么了,但这事怎么能说的出口,直说自己没事。

    但老师可不放心,看着小孙脸色憔悴的,打发他回去。

    小孙脚下发软,深一脚浅一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孙你怎么了”景海林看着坐在地上的他道。

    小孙闻言下意识的抬起头来,迷茫地看着景海林。

    景海林看着脸色煞白,瞳孔都没有焦距的他,这是吓坏了,于是蹲了下来抬手在他眼前晃晃道,“小孙、小孙。”

    小孙双眸渐渐的有了焦距,看轻来人后,瞳孔剧烈的收缩,人是手脚并用的向后退,“景老师。”

    景海林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直视着他道,“你没事吧看你脸色难看的,生病了,早点儿去医务所那边拿点儿药。”

    “不用,不用我没事。”小孙慌乱的摆着手道,眼神游移不敢看景海林。

    景海林就更加怀疑了,这是出了什么事,把孩子给吓成这样。

    “景老师,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小孙说着手脚并用的爬着逃。

    景海林看着他叫道,“小孙,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没有,没有。”小孙飞快地说道,想走,可惜手脚发软,抖如筛糠似的。

    景海林起身走到他的面前蹲下来,目光锁着他道,“小孙抬头看着我。”

    小孙一脸惊恐地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他,“景老师。”

    “小孙。”景海林眉宇舒展脸色柔和地看着他道,“组织可是我们坚强的后盾,有什么心事就说,也许在你心里如泰山压顶般的额难事,在组织面前就轻飘飘的如鸿毛似的。”语气温和地看着他继续道,“小孙,是家里出事了,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家里困难的话,我们可以把票证给你,反正在这地方,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啥也买不到。”

    “不是”小孙低垂着头愧疚地说道。

    “不是家里出事了。”景海林努努嘴,看着他又笑道,“工作上的事情,挨骂了,别放在心上,老师的压力更大,你也知道上面追的紧,不能按进度完工的话,我们会被骂的更凶,不过你们别担心,老师会给你们担着的。”

    “不是,不是”小孙摇头如拨浪鼓似的,慌乱地说道。

    “那是什么”景海林语气更加柔和地说道,“来来,我们坐下来说话。”说着将他扶起来坐在了地上,温柔地看着他说道,“小孙,有什么话就说,别有什么顾虑,咱们的老规矩不是知人知面知心,我们要相信组织这个大靠山对不对,但是千万不能对组织又隐瞒啊”说着景海林也坐了下来,两人面对面,让他紧绷的精神放轻松些。

    “我知道。”小孙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又道,“但是,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事情。”

    “哦”景海林双眸从下到上打量着他,还真有事啊温柔地又说道,“说说看,我听听是什么事,才能判断事大还是事小吧”

    小孙眼神漂移,犹豫地说道,“是,小钱,在贺副主任审查信件的时候,我看见他往信里面塞了张小纸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