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变故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小钱躲闪着他的目光,向后仰着身子,若无其事地说道,“没干什么啊”

    “什么没干什么”小孙目光凌厉直视着他道,“我都看见了,你往信封里塞的什么”

    小钱挥开他的手,攥紧拳头,镇定自若地说道,“就是一点儿小私心,没别的。”

    小孙紧皱着眉头,紧张地说道,“你可别犯错误啊”

    “哪能呢”小钱拍着他的胳膊安抚他道,“我给我女朋友写的私房话,这不是怕副主任看到了,怪不好意思的。”一脸的羞涩与难为情。

    小孙严肃地看着他道,“规定里不让写的东西,千万别往里面写,你可别忘了保密条例,出了事情,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真是危言耸听。”小钱眼神游移不定地说道,干脆坦白地说道,“咱们来这里都两年多了,没有回家,写封信也是许久才一封。”无比沮丧地说道,“我都二十六了,我女朋友这次来信给我下最后通牒,如果不告诉我具体在哪儿,她就跟我吹了。”

    小孙闻言吓得脸色发白,紧张的私下看看,抖着嘴唇压低声音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说咱们在哪儿了。”目光逼视着他道,“咱俩是一块上的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了这里,千万别犯什么错误,还有真要是你要出什么事了,千万别扯上我。”话落抬脚就走。

    小钱一把抓着他的衣服赶紧说道,“哎放心吧”郑重地承诺道,“一百个不能。”

    小孙气的瞪了他一眼拂袖而去,“你好自为之。”

    小钱在后面追着他,拼命的求他道,“老同学,老同学,求你保密好吗不然我女朋友没了,我老钱家就断子绝孙了,咱这不知道要干多少年,到哪儿时,我真成了老光棍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了老同学,帮我保密。”伏低做小可怜兮兮的说道,“我不像你没有处对象。”举起手来道,“保证不连累你。”

    “你真的没写别的。”小孙停下脚步无奈地看着他说道。

    “当然,我就写了驻扎在此,没有写咱们具体干什么的这点儿道理我还是晓得的,没有一点儿透露。”小钱一脸严肃地说道。

    “好吧”小孙最终答应道。

    “哎呀谢谢,谢谢,你真是我的大恩人。”小钱抓着他的手,上下摇晃着道,“等我结婚一定给你这个媒人包一个大红包。”

    “免了,只希望别出事就好。”小孙咬着下嘴唇担心不已道。

    “你放心啦我写隐晦。”小钱信誓旦旦地说道,“这么说吧就是信让人给截了,也不可能找来的。”铁口直断地说道。

    “像你说的最好。”小孙底气不足地说道。

    aaaaaa

    贺天将这些信件收集起来,认认真真的检查一遍,近三百多张信件装进了一个帆布大包,换上便服,带着属下两个哨兵一起登上小艇,去岸上寄信。

    除了去寄信,还得去批发一些日用品,牙膏、肥皂、牙刷、毛巾、厕纸天气炎热,蚊虫叮咬的厉害,还买了清凉油。

    岛上虽然有服务社,可是东西总有补给跟不上的情形,所以每回上岸的话总会采购一番。

    所以贺天带着两人先去了城里上最大的百货商场采购物品,其实岸上附近的供销社也可以采购,但是他们寄的信件太多,还是城里比较安全。

    买完东西装到了包里,三人就提着帆布包出了百货商场。

    走在去邮局的路上,“救命、救命”忽然一个女人飞扑过来,抓着贺天的胳膊道,战战兢兢地看着他道,“救救我。”

    “大姐,大姐。”贺天看着眼前面有菜色衣衫褴褛的女人道,“怎么了”

    “臭婆娘,还敢往外跑。”来者满脸的横肉,身材魁梧的男人,凶巴巴地说道,说着那蒲扇似的大手,就朝着女人挥了过去。

    “你干什么”贺天的右手一把抓着他的手道。

    “我干什么老子打自己的婆娘关你什么事”他力气很大的挣脱了贺天的桎梏恶狠狠地说道。

    “臭婆娘,还不给老子滚过来。”他一双眼睛瞪的如铜铃,双眸闪着凶光道。

    “救救我,他一定会把我给打死的。”她苦苦哀求地看着贺天道,人躲在他的身后,低垂着头,目光落在贺天手里提着行李袋。

    贺天将她护在身后道,“即便是你的爱人这样当街打人也是不对的。”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来管老子的事情。”他恶狠狠地说道,恶意地看着他说道,“好你个臭娘们。”厉声质问道,“说这男的是谁”提高嗓门道,“各位街坊,父老乡亲,来帮我评评理啊这日子没法过了。”说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她嫌弃家里穷,不要俺了,要跟俺离婚啊是不是这个男人,你看上他了,不要俺和娃儿了。”

    他这么一吼,人全跑出来了,一下子将贺天三人给围了水泄不通。

    “老少爷们,大娘、大姐,你们要帮帮俺。”他声泪俱下的控诉贺天抢他的老婆。

    贺天被这一番变故给整蒙圈了,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是这个男人打这个女人”

    他直接打断贺天的话道,“我为什么打她,还不是你勾搭俺婆娘。”

    “该打”群情激奋道。

    “来啊把他们给押到革委会,像这种人就该戴帽子,开大会。”

    说着一哄而上,推搡着贺天他们,一时间乱糟糟的。

    “乡亲们你们弄错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贺天吼破了嗓子都没有人理会。

    他们又不能表明身份,所以被大家伙给推得东倒西歪的。

    贺天看着依然在身边的女人道,“大姐,大姐,你赶紧解释一下啊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

    “当家的,当家的。”她立刻出面道,“俺不认识他,你弄错了,说离婚只是吓吓你。”

    “啥”人群一下子寂静无声,突如其来的安静让大家尴尬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