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成长

作品:《六零俏军媳

    空气中只留下丁国良的声音,“露露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会一直等你的。”

    他居然叫我露露,我什么时候允许的,那个家伙,轻笑出声,心动有一点点吧更多的是感动,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唉女人总是免不了俗,可这时候真没那个心思。

    使劲儿的摇摇头,不想了,从书架上拿出书与图纸,开始画图。

    丁国良很没出息的跑了出来,感觉脸热辣辣的,拍拍自己的脸,神情无比低落地去找战常胜就安慰。

    “姐夫。”丁国良如一滩烂泥似的,瘫坐在战常胜对面,趴在办公桌上。

    战常胜用脚头都能猜的出来吗,这是铩羽而归,微微皱起眉头道,“穿着军装呢想什么样子,新兵训练没教你,站如松、坐如钟。”

    刷的一下,丁国良立马正襟危坐,坐好了,委屈巴巴地说道,“姐夫,她不同意。”

    “早就猜到了,你有牺牲一切的决心,可人家也有不想连累你的决心。”战常胜看着他出声道。

    “啊”丁国良无比的沮丧头咣的一下砸在办公桌上。

    “你干什么”战常胜被吓了一跳,好笑地看着他,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突然厉声道,“臭小子,至于吗我看你是太闲了,你手里的工作干完了。”

    “呃”丁国良不好意思低垂着头,一副心虚的样子。

    战常胜神色犀利地看着他道,“你给我搞清楚,你现在该做什么少在这儿给老子无病呻吟,堆积如山的工作,做不完,你还有心情风花雪月,我看老景给你的工作量太少了。”食指点着不争气地他道,“我看人家丁露露同志比你冷静、理智。咱们岛离不开你们,无论少了谁都是损失。”食指重重戳戳他的额头,丁国良吃痛的向后撤退,“瞧你这点儿出息。”没好气地又道,“我在强调一词,至少暂时你不要去打扰她。”

    “可是,姐夫。”丁国良可怜兮兮地说道。

    “哎我是虐待她了,还是天天给她开大会了,摧残她的精神了。国良拿破仑曾经说过忍受痛苦比接受死亡需要更大的勇气。”战常胜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道,“她现在完全沉下心来,做研究、做学问,没有人打扰,安安静静的。”

    轻哼一声,斜睨着他道,“这么看来,小舅子,说话不好听的你还真配不上人家。现阶段你最该干什么”

    希望自己能点醒这痴儿。

    丁国良低垂着头,敛眉沉思,轻捻着手指,眸光凝滞,接下来该怎么做。

    “国良,他老人家说过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战常胜凝视着他道,“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激动地说道,“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你明白吗”

    丁国良沉默的抬头,目光直视着他道,“战主任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申请和云露露同志组成科研小组一起攻克研究难题。”

    战常胜满眼欣慰地看着他道,“这才像个男人的样子。”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国良你要知道有才华的男人才能吸引女人的注意力。”

    丁国良顾着腮帮子,吐出一口浊气道,“我知道了。”

    丁国良和云露露组成了研究二人组,未来的一年里,两人在禁闭室内翻阅了上百本书,写出了几百万字的研究心得,更是攻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控制器,就是负责控制潜艇在潜射导弹时的姿态控制。

    由于导弹的连续发射对舰体影响巨大,手动操作根本无法控制的住,所以必须采用自动控制。而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如这种核心技术,国家用了一切的手段都无法获取这方面的信息。

    两人通过钻研,实验,最终攻克了难关,采用液压作为控制手段,复杂的液压装置通过引压管道传递的信号,进行一系列的连锁操作,最终实现了舰艇姿态的全自动控制,并且实现了保险功能,一旦出现意外,控制器能够立刻锁死发射程序,确保舰艇安全。

    当实验成功的那一天,两个人激动地拥抱在了一起。

    丁国良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立马松开她,低垂着头假装,整理衣服,解释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激动了,我”

    云露露则红着脸侧目,不敢看他,小声地说道,“我明白。”

    “你不生我的气。”丁国良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云露露神态轻松地微微摇头。

    目光看向彼此,四目相对,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年里,两人朝夕相处,虽然没有明说,但眼神落在对方的身上越来越多

    aaaaaa

    战常胜看着沉下心来的丁国良,真是老怀安慰啊

    “老战,你这可不地道啊这明显的假公济私。”景海林一副我看穿的样子道。

    战常胜剑眉轻挑,得意地坦然地承认道,“有问题吗”

    “你怎么说服他的,陷入感情的人可是感情大于理智。这么乖乖的听话。”景海林好奇地问道。

    “这应该要感谢露露,可比咱家国良成熟多了。”战常胜颇有些欣赏地说道。

    “咱家的国良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吧是个人才”景海林为自己的土地打抱不平道。

    “嘁”战常胜嫌弃地哼了一声。

    景海林看着口是心非地他道,“战大主任,想夸你就说出来。”

    “啧我什么时候想夸他了。”战常胜歪着头嘴硬道,

    “从你的眼神里我都看出来了。”景海林瞥了他一眼,目光落在洞屋外,埋头苦干的两人。

    正直盛夏,洞屋里闷热难耐,还不如在洞口,支上桌椅,海风吹着还凉快些。

    战常胜轻叹一声道,“是个人才,也是个好军人的料。”又微微摇头道,“不过要想真正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还得懂得点战术,有得磨了。就不知道这傻小子开不开窍,是否如愿以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