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拒绝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眸光轻转,叹声道,“我也不知道这样帮你对不对,我等着回家被爸妈骂吧”

    “肯定对”丁国良迷之自信地说道,“将来都推到当我身上。再说了我爸妈对你可是非常信任的,不会牵连你的。”

    战常胜翻了个白眼,啐笑一声,“你呀,好好待她,现在弄成这样。”

    “对了,姐夫帮我打听一下露露的家人的情况。”丁国良看着他请求道,到时候能帮就帮吧

    “我已经托人打听了,这事也不能大张旗鼓的,只能偷偷的打听,所以需要时间。”战常胜点头说道。

    “没关系,不着急,这事也急不来。”丁国良理解地点点头道。

    “小舅子,你这么着急的结婚,新娘子同意了吗”战常胜抬起头来凝视着他道。

    丁国良眨眼垂眸底气不足地说道,“她肯定会同意的。”

    战常胜闻言黑眸轻闪,这心虚的样子太明显了,好心地提醒道,“小舅子,你最好先征询女方同志的意见,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在他看来,小舅子的抱得美人归之路,还有得磨,以他对云露露短暂接触后的了解,这婚事现在成不了。

    “那结婚报告呢”丁国良看着办公桌上的申请书。

    “放我这里还能跑了。”战常胜看着他笑容温暖地说道。

    “姐夫,我走了。”丁国良踩着轻快的步伐,步履匆匆地朝云露露的洞屋走去。

    “国良,国良。”范永和朝走过来的丁国良招手道。

    “干什么”丁国良走到他身前道。

    “国良,你真的要和云露露结婚。”范永和惊讶地问道。

    “当然,结婚报告我都打上了。”丁国良重重地点头道。

    “佩服”范永和朝他竖起大拇指道,在这个时间,在云露露最倒霉的时候,他能申请结婚,真的需要拿出勇气,单凭这一点,他真是比不上人家。

    除了佩服还能说什么

    “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丁国良朝他挥挥手,疾步朝洞屋走去。

    “哎”范永和视线看着他的背影叫道。

    丁国良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挑眉道,“什么事”

    “恭喜你”范永和勾起唇角微微一笑,真诚地说道。

    丁国良闻言灿烂一笑道,“谢谢。”随即挥着手道,“我还有事,不跟你聊了。”说着转身离开。

    aaaaaa

    “你说什么”盘腿坐在炕上的云露露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坐在她对面脸红的艳若桃李般的丁国良道。

    “结婚啊”丁国良直视着她,食指指指她,又指指自己道,“我和你结婚。”身体微微前倾,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不疾不徐地说道,“我在征求你的意见。”

    云露露在他的逼视下,不自觉的移开目光,微微皱眉头,意识到他是认真的,虽然看着脸还是红红的,可是说话利落多了。

    云露露放在膝盖上的手,捏了捏,眼神直视着他道,“抱歉”

    丁国良闻言低着头,心底有些失落,微微摇头,这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猛然抬头,皱着眉头道,“露露,你真的需要一个”

    云露露轻蹙着眉头,打断他的话,“患难知己吗”双手放在炕桌上,身体前倾,化被动为主动道,“我不需要,我现在需要的是平静,需要的是时间。”停顿一下强调道,“需要的是谁都不来打扰我。”

    丁国良闻言微微摇头,敛眉沉思了片刻后道,“露露,你听我说”

    云露露抬头凝视着他,语气有些激烈道,“请你不要在这样了。”黑眸轻转,不满地说道,“你要是在这样,我宁可去住监狱。”胸口剧烈的起伏,显然很激动。

    丁国良抬手轻抚额头,闭了闭眼,随后睁开眼睛,直视着她道,“住监狱”攥紧拳头,紧抿着唇,真是拿她毫无办法,随即挠挠头,眉宇间舒展道,“好啊既然媳妇儿想住监狱,那丈夫当然舍命相陪了。”轻声道,“我陪你。”语气坚定。

    云露露紧皱着眉头,担心地看着他道,“国良,我求求你了,你不要这样。”食指轻摁着太阳穴,“你这样造成我很大的困扰。”

    丁国良则目光坚定地看着她道,“反正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是你丈夫。”直起身子,身体前倾,靠近她,抬头直视,不容她在逃避,“组织已经批准了,我通知你一下。”

    云露露被迫抬起目光,飞快地别过脸,眨了眨眼,语气加重道,“我不会和你结婚的,绝对不会。”

    丁国良目光紧紧的锁住她,一字一句地说道,“那我也告诉你,我丁国良想办的事情,没有办不成的。”

    云露露鼓着腮帮子,如青蛙似的瞪着他,随即撤回了身体,坐直了身体,深吸一口气,缓和气氛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知道啊”丁国良目光直视着她,“你不就是担心怕连累我吗”坐直了身体,双手交握放在炕桌上道,“我不怕”

    云露露低垂着头手覆在自己的额头,挑眉看着他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连坐。”手指点点自己道,“我就是前车之鉴,明白吗”随即放下手,目光坚定地阚泽他道,“我不会和家庭做分割的。”

    “嗯嗯”丁国良点点头,轻笑道,“那样做就不是你了,真要那样就畜生不如了。”

    “可你现在在做什么”云露露指指他,又指指自己,颇为无奈地说道,“别浪费时间。”皱着眉头态度坚决道,“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在听到结婚两字,不然我神情调到其他的连队。”

    丁国良闻言急了,眨巴眨巴眼睛立马说道,“好好,我不提结婚两字好了吧”眼波流转狡黠地说道,“你嫁给我,或者我娶你如何”眉眼含笑。

    那得意的样子很欠扁,云露露放在炕桌上的手轻轻的攥紧了。

    丁国良察觉杀气,刚才还态度强硬的,立马怂了,慌乱的起身道,“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了。”很没出息在她错愕的眼神中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