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笨小子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要见见她。”丁国良坚持地说道。

    “去把封条撕了吧”战常胜眉眼含笑地看着他道。

    丁国良激动冲到了门前,哆嗦着手将门上的封条给三两下,撕得粉碎。

    砰的一下将门给打开了。

    云露露就站在门口,阳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为其蒙上一层金色的剪影,一下子驱走了寒意,温暖了起来。

    眉眼如画的她,在阳光中愈发的迷人了。

    丁国良就这么痴痴呆呆地看着她,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战常胜看着自家小舅子傻乎乎的表现,握拳轻咳两声提醒一下。

    丁国良一下子满脸羞红,手足无措地看着云露露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还好吧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战常胜闻言满脸的额黑线,什么叫为难她老子什么时候为难他了,真是有这么贬低人的吗

    “没有,我还好。”云露露眸光躲避着他灼热的视线,轻声说道。

    以前被他这么看着她可以光明正大迎视着他,现在垂在裤线两侧的手捏了捏裤缝。

    丁国良目光游移着,不敢于她对视,视线向下看着她的领口道,“咦你的领章呢”回头看向战常胜道,“战主任,这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战常胜一脸无辜地说道,“不该问的就别问,不知道部队的纪律吗”突然又沉声说道,“丁国良、丁连长。”

    丁国良转过身来,立正站好了,眼神摆动不甘心地说道,“到”

    战常胜面容冷峻地看着他们两个,最终目光落在丁国良身上道,“我代表岛上的党委交给你一项非常艰巨光荣而且还很神圣的任务,经过我们慎重研究,从现在开始就由你们二连对云露露实施隔离性监管。”

    丁国良疾步走过来着急地说道,“凭什么为什么呀他们不是走了。”

    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眼前的笨小子,老子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你到底懂不懂抓主要矛盾啊

    对于这个傻小子,战常胜不得不提醒他道,“丁国良,我说你还愣着干什么啊”朝他努努嘴,使使眼色道,“你不赶紧找两个人赶紧把她给带走了。”推推他道,“快去啊”小声地说道,“小心我后悔了。”

    丁国良这才意味过来,慌里慌张地看着云露露,脚不断的向后退,激动一步三回头,直到看见姐夫的黑脸,才转身蹬蹬的跑了。

    “这傻小子。”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消失在眼前,真是一脸拿办法的样子。

    转过头来,“你说他”微微皱眉惊讶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她道,“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哭了。”

    云露露弯曲着胳膊捂着脸,眼泪吧嗒吧嗒的直掉。

    战常胜走上前看着她关心地说道,“别哭,咱不哭啊没听见国良那小子说,他们都走了。”跟哄小孩儿似的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云露露同志,听话,不哭了啊”眉头不觉的皱了起来,关心地说道,“是我们对不起你了,让你们受委屈了。”

    “不不我才应该感谢战主任,如果不是您顶着压力竭力的保下我们,我们还不知道成什么样了”云露露抽泣着害怕地说道,“战主任,我就怕连累大家,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什么傻话。”战常胜轻松地一笑道,声音沉稳有力道,“云露露同志别怕,这天塌不下来。老子能挡得住第一次,就能挡得住第二次。”笑意浮现在脸上又道,“你们才海军武器装备的未来,没有武器装备,我们拿什么跟人家海军强国拼,我们还有什么资格走向深蓝,去征服星辰大海。这荒岛上可以没有我战常胜。”郑重的食指重重地点着她道,“却不能没有你们。”

    云露露感动地吸吸鼻子,才不让眼泪又掉下来。

    战常胜眼眸深邃地看着她,郑重的承诺道,“你放心,就是天塌下来还有我战常胜给你们顶着呢”

    “嗯”云露露点点头,眼泪又如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掉了下来。

    “你看,怎么又哭了。”战常胜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她,黑眸晃了晃道,“不要以为关起来,就可以睡大觉了,我会让人把资料搬到你的新住处,你手里的研究还得继续。咱们这岛上还有很多难关等待着你去攻克,打起精神来。”

    “嗯”云露露点点头道,说起正事也止住了哭泣,眉头轻蹙担心地问道,“他们呢”跟她一起遭受同样命运的人。

    “他们跟将会你一样,下放到个个连队看管。”战常胜眉头舒展,言语轻松地说道,“都别想着轻松,都得打起精神干活,你们肩上的担子可是重的很”

    “是,保证完成任务。”云露露啪的一下站直了,敬礼,只是手有些犹豫,因为自己的领章没了。

    “傻孩子,没有领章算什么你还是老子的兵。”战常胜看着她坦坦荡荡地说道。

    “是”云露露眼含着热泪,郑重的又敬了个军礼。

    “这才对吗打起精神来,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战常胜眉眼带笑地看着她道。

    两人说话当中,丁国良就带着两名士兵过来,将云露露给押走了。

    丁国良将她押到了洞屋,“云露露这里如何”推开了房门,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

    摆设非常的简单,一张炕,炕桌,其余的全是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

    “这”云露露惊讶地看着满屋子的书籍。

    “我把你房间的书都搬了过来,还有我房间的书你可能需要的我也搬过来。”丁国良发自内心地关心地说道,“别胡思乱想,有什么需要就找我。”

    “谢谢你,国良。”云露露眸光顿了一下鼓起勇气再抬头来凝视着他,郑重地说道。

    丁国良被她的目光给盯的脸皮薄的刷的一下红的如猴屁股似的,慌乱地摆手道,“不用,不用谢。”

    云露露看着他举手无措的样子,不知道为何着嘴角就是不可抑制的上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