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尚方宝剑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拿起桌上的大茶缸,解开盖子,狠狠地灌了两大口,真特娘的比跟敌人真刀真枪的干还累。

    “哈哈”景海林大笑着走了进来。

    战常胜解开了风纪扣,看着笑得前仰后合,不地道的家伙,“笑什么笑”

    “哈哈”景海林笑的弯下了腰,“不行了,笑的肚子都疼了。”

    “老景,请你严肃点儿。”战常胜端着茶缸看着笑得忘乎所以的他道,“这事真好笑吗”话落又咕咚咕咚灌了两大口水。

    “老战,真有你的。”景海林朝他竖起大拇指道,“不去搞政工真是屈才了。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的将他们给摆平了。”直起身子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我要向你学习,向你致敬。”放下胳膊,坐在他的对面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

    “少来这一套,打发了他们,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战常胜忧心忡忡地说道。

    “这也是啊”景海林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的,“唉还得继续跟他们斗智斗勇,有的山头可以强打硬攻,可有的时候他就得巧妙的迂回。”

    “所以我们现在就是既然攻下山头,又要保护自己。”战常胜冷静地说道。

    “没错。”景海林点头道。

    “我就怕他们这工作组没完没了的,到时候可影响你们的进度。”战常胜不由得担心道。

    景海林紧皱着眉头说道,“就怕今儿来一个检查组,明又来一个工作组,虽然咱们有办法,可你得拿出精力去应付他们,搞的正常的工作都无法进行。”

    景海林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这不是有你吗有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架势,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去,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肚子里这点儿干货都快被人家给陶干了。”战常胜底气不足地说道。

    “战大主任,你可是有名的政治家,你的嘴皮子利索的能把死人给说活了。”景海林对他非常有信心道,“我听说当年你凭着你这张嘴,硬是把土匪给说的放下武器,有这回事吧”

    战常胜深吸一口气感慨道,“那是因为我有强大的后盾。”目光深沉地看着他道,“可现在呢他们的后台比咱们硬。”

    景海林看着情绪失落地他宽慰道,“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看着他说道,“挺到入冬,风高浪急,就安全了。起码上面来人的话,得入夏才行。”说着又笑起来道,“呵呵当年选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我还怨念颇深,现在看来还真选对了,这要是在岸上,咱就别想工作了。”

    “还幸好你坚持,军队参与,不然的话这地方上的人来了,还真不知道乱成什么样。”战常胜由衷的佩服他的先见之明。

    “说起这个岸上的那些配套工厂如何了我看报纸上乱糟糟的,不知道是否影响进度。”景海林不由得担心起来道。“我们设计好了,零部件跟不上也是白搭。”

    “我听上级说了,起初是受到影响了,不过后来上级专门下发了一个文件,所以工厂陆陆续续的又开工了。”战常胜欣慰地说道,“这也许是张爱华最终选择知难而退的原因。现在看来不是我嘴皮子利索,是咱有了尚方宝剑。”

    “嗯这么说来也有可能。”景海林琢磨一下道,抬眼看着他道,“不过这也不能抹杀你的功劳,尚方宝剑再管用,咱们的准备工作也得做的充足,让他有嘴却下不了口。”

    “呵呵”战常胜笑着点点头道,“告诉技术人员即使工作组走了,也给我惊醒着点儿,那尾巴给我夹紧了,一刻也不许松。”

    “我会告诉他们。”景海林非常知足地说道,“能有现在的局面,真是万万没想到,不仅没有离开工作岗位,不用开大会,也不用参加劳动,一心扑在工作上,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哦对了那个检讨书还是要写的。”战常胜提醒他道,“你们知识分子,玩儿的就是文字游戏比我玩儿的溜,这检讨书该怎么写的花团锦簇,知道吧”

    “知道。”景海林笑着点点头道。

    “别写禁忌内容,不然的话神仙难救。”战常胜不放心地又提醒道,他太知道这些文人了,耿直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现在可不是逞能的时候。

    “真是个管事的老妈子。”景海林轻笑出声道。

    “那好,我不管你们了。”战常胜没好气地干脆道。

    “别,别”景海林起身赶紧道,很怂的说道,“我走了。”开玩笑没有他,保驾护航,怎么能成。

    要是他真走了,技术处那些人还不得把自己给吃了。

    战常胜看着溜的飞快的好笑地摇头,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中。

    aaaaaa

    丁国良下了晚班回到宿舍,累的瘫在炕上一点儿都不想动,心里更烦躁的很,不知道露露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胡思乱想,会不会害怕

    总之一放松下来,心里、满脑子都想的她。

    耳边却听见炕上其他人插科打诨。

    住房紧张,除了高级别的人员,其他人都是大通铺,这间洞屋里住了四个人。

    “永和,你的心仪之人现在这样了,你怎么不去救他啊”

    范永和慌张地说道,“浑说什么”

    “我们浑说什么了,不是你前两天兴致冲冲的要跟人家说开了,要跟人家结婚啊”

    “怎么变卦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范永和坚决不承认道。

    “哎永和,你说句实话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你们无聊,睡觉、睡觉。”范永和说着躺了下来道。

    “其实想要救她很容易,你们家出身贫农,父母又是工人阶级,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在这个时候应该表现一下吗”

    “对呀,说不定就抱得美人归了。”

    “表现怎么表现,你们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范永和那死寂的心,又蠢蠢欲动了起来,腾的一下又坐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