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抱歉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这阴阳怪气的语调,正话反说吧”战常胜哼笑一声道,“看来是不赞成。”

    “听的出我话里的意思,原来脑子还没失去理智。”景海林没好气地说道,开门见山地说道,“你这究竟是训练,还是体罚。”

    “你什么意思”战常胜挑眉看着他道。

    “体能和意志的训练是必要哦的,但不是绝对的。”景海林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你一场仗打下来,却把部队给拖垮了,那第二场仗怎么打”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你也说过不要过分的迷信于体能,人的体能是有极限的,要有科学的方法。”

    战常胜眸光深沉,声音低低地说道,“战争是不会迁就你的,当年长征的时候,不也超越了人体极限吗”

    “那是没有办法的,当时的指挥机关,至少考虑了不下十个应对方案。”景海林看着他说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有办法的话,他们也不想让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爬雪山过草地,都是被逼无奈。”

    “谁能保证一旦爆发战争就不会发生类似的情况。”战常胜随即就道。

    景海林被他给怼,别过脸缓缓情绪,不然的话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事实上现在整个岛气氛都压抑的可怕,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景海林转过脸看着他,眸光轻晃突然说道,“老战你的训练方案,我看了,总体思路都非常好,但有一点”

    “什么”战常胜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觉得你把个人需要发泄的情绪,也掺杂在其中。”景海林直截了当地说道,“这等于是让战士们成了你的出气筒。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公平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公私不分,任意妄为。我把个人的不满强加给战士。”战常胜指着自己惊讶地说道,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老景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也许你不是故意的,但事实上,我看到的是这个样子。”景海林看着他点头道。

    “喂老景,我在你的眼里就那么不堪,我什么样的人你会不知道。”战常胜轻抚额头,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手指轻轻滑过自己的眉毛道,“你以为训练只是为了备战吗才这么玩命的。”

    “你个好战分子,不是吗”景海林狐疑地看着他道,“难道”突然想起来道,“为了核潜艇。”

    “当然,不是为了它,还能为了谁战争有那么好打起来的吗从两年前的大海战,打的老蒋抬不起头来,到现在在海上都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美帝又被拖进了越南战场,死都不敢越过17度线,少了美国爹支持,现在这运动风起云涌,谁敢这时候来找不自在。”战常胜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景海林点点头道,“我现在相信一句话,那就是人老,心也老了,就没了雄心壮志了。”

    “错”战常胜捡起沙滩上一块鸡蛋大的礁石,手攥紧了,坚硬的礁石如细沙一般从拳头缝里流出来。

    眸光坚定眼睛闪闪发光道,“是我们打的他没有雄心了,与其指望别人,不如自己强大,让他们知难而退。”

    “对对”景海林眉宇间笑容温暖地说道。

    “言归正传,这造好了,不得有人去试航,这没有健强的体魄怎么能行。”战常胜继续又道,“虽然核潜艇啥样子,我不知道,一般的常规潜艇我也没下去过,但是我知道一般人窝在潜艇里几十天根本受不了。所以潜艇第一次长时间试航的时候,每一个参试的技术人员和工人师傅都要严格体检,然后进行体能测试。”

    指着海滩道,“你可以拉一个人问问,这么训练有意义吗他们都希望能被选中。体能这事,不进则退,所以现在还有什么意见吗”

    “抱歉误会你了。”景海林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容易哟从景老师嘴里说出抱歉两字。”战常胜伸开双腿,身体后仰,双手撑在沙滩上。

    “去你的。”景海林啐笑道,抬眼看着他,忽然严肃地问道,“哎这事就这么搁着。”

    “不然还能怎么办在咱们的地盘上,除了没有自由,还能受什么委屈不成。”战常胜烦恼地说道,“就是做样子,也得做全套吧”

    “姐夫,姐夫。”丁国良一路跑过来,扑通一下跪坐在沙滩上,满头大汗地看着战常胜道,“姐夫你把她关哪儿了,我怎么找了几天都没找到。”

    “这是当然得了,要是让你给找到,我还怎么当你的头儿。”战常胜摇头轻笑道。

    “姐夫,让我去看看她。”丁国良要求道。

    “不行现在你就给我安生点儿,这你不需要知道,好好的工作去。”战常胜断然地拒绝他道。

    “姐夫,姐夫,我只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丁国良竖起食指道,“就一面不说话也可以。”央求道,“求你了。”

    “不行”战常胜一副没得商量道,“这是命令”

    “姐夫,真的不行”丁国良脸色阴沉下来看着战常胜道。

    “你别为难姐夫,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这时候犯错误可是致命的。”景海林看着丁国良劝说道,“人在咱们手里你还怕什么怕我们虐待他啊”

    “不是”丁国良摇摇头道,声音沙哑道,“我就是想看看她。”

    “我远远的看一眼还不行吗”丁国良执拗地说道,满脸急切地看着战常胜道,“姐夫你如果不让我见一面,这事我回去告诉我姐。”像个小孩子似的噘着嘴。

    “臭小子胆儿肥了,敢威胁我。”战常胜弹了他个爆栗道,“你姐的思想觉悟可比你高,她肯定会站在我这一边的。”微微扬起下巴自信地看着他道,“你可以去试试。”

    “啊”丁国良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沮丧的很。理智上他知道他们说的都对,更知道他姐会怎么选,绝对不能做危害姐夫的事情。

    到时候不用姐揍他,老爸、老妈就能揍的他皮开肉绽的。

    可感情上快将自己给逼疯了,发疯似的想见她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