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理解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良得到消息后,直接闯进了战常胜的办公室。

    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满脸的怒气瞪着战常胜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该打听的就不要打听。”战常胜直接说道。

    “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丁国良着急地问道。

    “丁国良同志,这是上级的命令,你无需知道。”战常胜干脆地说道。

    “可总得有个理由吧”丁国良紧攥着拳头,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和新来的工作组有关吗”

    “这可是你说的。”战常胜食指点着他道。

    “果然是那帮子不干正事的王八蛋。”丁国良气的火冒三丈道,“说吧这一次又扣的什么帽子。”

    “随便找个理由不都是,他们的父母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倒了。”战常胜唏嘘道。

    “可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丁国良气愤地说道。

    战常胜望着天真的他道,“我说,你也是经历丰富的老运动员,这你会不知道。”

    “呃”丁国良被堵了哑口无言,吭哧了半天,“可你也不能这么做吧”

    “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她。”战常胜平静地向他解释道,“你觉得是把他们关在我们眼皮子低下,还是让他们把他们带走,带到不知名的地方。你觉得我该怎么选择。”

    丁国良闻言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姐夫,现在怎么办”

    “难得这么快就想明白了。”战常胜眼神温暖地看着他欣慰地说道。

    “我又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丁国良叹声道,“怎么还以为我会像疯子一样,跟你无理取闹。”苦笑一声,指指自己的脑子道,“我有脑子的。”想了想道,“姐夫,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向上级汇报吗”

    潜台词这样就能救人与水火了。

    “没用的,上边的人恐怕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战常胜无奈地说道,心里异常的憋屈。

    “形势这么严峻。”丁国良惊讶地看着他,不太相信道。

    “我将报纸上不利的消息给压了下来。”战常胜毫不忌讳地说道,“不然你以为咱们在岛上能认真工作与生活。”

    “可现在怎么办”丁国良担心地说道。

    “大张旗鼓的演给他们看。”战常胜眼底凝结成霜冷冷地说道。

    “姐夫,你可不能将露露交给他们。”丁国良低垂着头全身害怕的发抖道。

    战常胜起身身体微微前倾,长臂一伸捏捏他道,“放心我会尽一切的力量。”

    丁国良忽然又抬起头眸光轻闪既担忧又害怕地说道,“别,别,姐夫,尽力就好,别把自己给搭进去,还有那么多人需要你。”

    “我知道。”战常胜给了他一个你安心的眼神。

    云露露他们几个人出事了,这消息犹如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小岛,闹得人心惶惶的。

    aaaaaa

    会议室内,大家议论纷纷。

    “这样做不好吧孩子们是无辜的。”

    “这是政治,政治你懂不懂。”景海林板着脸说道。

    “政治咋了,我没有你的脑子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云露露他们工作如何大家都不是瞎子,都看得见。一心扑在工作上,根本与政治牵不上边。”

    “这简直是欺负人,不能服众。”

    “可上面的人已经来了,人家已经点名了,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态度。”战常胜看着他们严肃地说道,“这是对整个岛负责。”

    “这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种歪理,如何服众。咱做事不要做的太绝了。”

    “说话注意点儿。”景海林语气不善道,凭什么指责老战,如果不是他护着,咱们也是云露露了。

    “现在最棘手的是什么”

    “他们要把云露露他们带走。”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你干脆把他们给杀了得了。”

    “你闭嘴”景海林气急败坏地说道,这会议上怎么来了这么一个愣头青,“让战主任把话说完。”

    “咱们只是做到这样还不行,他们会以为我们是阳奉阴违,故意的包庇云露露他们。”战常胜无奈地说道,目光扫向再坐的诸位道,“到时候咱们都得受到牵连。”

    刚才还热心为云露露辩解的人,这会儿都闷不吭声了。

    不牵扯到自己,那是给予一点儿同情心,没问题。然而一旦涉及自己的利益,呵呵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趋吉避凶。

    “我们做成这样还不够吗”景海林担心问道。

    “你不会为了大局,要将他们给抛出去吧”

    “必要的时候,只能弃车保帅了。”

    “我真没想到你们是这种人。”

    “你懂什么叫你们过来第一件事,从今天开始你们都得写检查,第二件事就是针对云露露他们的事情我只是向你们说明一下,不需要听取你们的意见。”战常胜看着他们严肃地说道,“而你们工作不能停。”

    众人一脸的愤恨,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憋屈着投入工作,继续前行。

    aaaaaa

    海边,天空湛蓝,火辣辣的阳光也不能驱散心头的阴霾。

    战常胜站在海里,黑着一张面孔,看着在海里武装泅渡回来的士兵,暴躁的喊道,“快,快,没吃饭吗游出这样的成绩,太丢人了。”看着他们吼道,“记住战争就是战争,没有人跟你们讲情面。不分季节,抓紧时间,快”

    战常胜看着游上来的他们,如烂泥一般瘫在沙滩上。

    心中的火就腾腾的向外冒,“就你们游的这时间,如果是战争的话,你们就是输。贻误战机,有可能会全军覆没。”厉声道,“我命令围着岛跑五公里,回来后就地总结。”

    士兵们狼狈的爬起来,整齐队伍后,开始了跑操。

    景海林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上,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战常胜盘腿坐在他的对面道,“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伸手摸摸自己的脸,“还真有沙子。”轻轻的拨了拨,“你不工作,来这里干什么”

    “我听说,我们的战大主任在练兵,所以来看看你的强化训练法。”景海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