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照章办事

作品:《六零俏军媳

    “必须保持队伍的纯洁性,将那些消极怠工,蓄意搞破坏的人调离现在的工作岗位。”张爱华直接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材料递给他道,“这是我来之前就将他们的档案资料一个个都看过的。你自己看看有几个是我们自己人,哪一个不是问题人物。”微微摇头道,“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

    战常胜闻言黑眸轻闪,果然是级别够高,一般人可拿不到他们的资料,他们这些人的资料可都是高度机密的。

    原本想要简单的以地方还没资格干涉这里,可是现在对方显然有备而来,恐怕之前的军政分属不同,简单粗暴肯定不行了。

    到达一定的高度,军政就不分家了。

    战常胜看着他给出的名单,脑子一下子都懵了,密密麻麻的名字,扎进自己的视线,都是老专家,技术骨干

    这特么的要干什么都将他们调离工作岗位,那项目搁浅好了。

    战常胜食指轻点着名单,深邃的黑眸看着他道,“家庭出身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组织上一再教育他们重在个人表现,他们现在不就在竭力的表现自己。”

    “那结果证明,他们不行。”张爱华立刻说道,看着战常胜道,“你也是根正苗红的老同志了,怎么能如此糊涂呢事实胜于雄辩,怎么能如此的就丧失了自己的立场与原则呢”从兜里掏出红书放在自己的胸口道,“他老人家说千万要时时刻刻的绷紧了那根儿弦。”

    战常胜漆黑如墨的眼底闪着危险地幽光,看着他沉声说道,“既然拿着它。”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手中的书,“那么就请你背一下,第102页,第2段,是一段什么话”

    张爱华被他渗人的视线给吓的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高声道,“他老人家教导我们说人民的工作是是”被他的目光给盯的脑中一片空白,啥都忘了,话说的有些结结巴巴的,拖延着时间,可是就想不起来了。

    战常胜看他慌了神,乘胜追击,不疾不徐地又问道,“第52页,第1段,又是一段什么话。”突然拔高嗓门道,“背。”

    张爱华彻底的慌了,哆嗦着嘴唇,“他他他老人家”紧皱着眉头。

    “怎么作为他老人家的又红又专的好战士,怎么连这个都背不下来。”战常胜看着他阴冷地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明明语气温和,却让他如坠冰窖一般,刺骨般的寒冷。

    战常胜薄唇轻启,不紧不慢地说道,“他老人家教导我们说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每句话,每个行动,每项政策,都要适合人民利益,如果有了错误定要改正,这叫向人民负责”声音抑扬顿挫,“注意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同志一道工作,不论是在地方上或者部队里,都应该注意这一条。”说着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对党外人士也是一样。我们都是从五湖四海汇集拢来的,我们不仅要善于团结和自己意见相同的同志。”加重语气道,“而且要善于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同志一道工作。”食指重重地点着办公桌,厉声道,“如果他们要打,就把他们彻底的消灭,事情就是这样,他来进攻,我们就把他消灭了,他就舒服了,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的多,舒服的多,彻底消灭,彻底舒服。问题是复杂的,我们的脑子也要复杂一点,人家打来了,我们就打,打是为了争取和平,这是”

    张爱华低下头,哆嗦着手翻开书,迫不及待地看看他到底背错了没有。

    “我背的一个字都不差。不相信你可以查。”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论起背这个,我可以从第一页背到最后一页,甚至标点符号都不会错。”手指轻轻地在办公桌上敲响,“我还要告诉你,这些背下来很简单,关键是你理解意思了吗要团结、团结和自己意见相左的人。”

    “你这是公然的违抗”张爱华气的满脸通红地看着他道。

    “错,我这是照章办事”战常胜说着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红皮书道,“按他老人家的说的办”

    张爱华气脸涨的通红,腾的一下子站起来,轻颤着嘴唇,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事情”

    “我想告诉你一个事实。”战常胜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目光犀利地看着他道,“如果照你这么做,那么我将会把官司打到天听,上级的任务我完成不了,请您来好。我们任凭处置。”

    “你威胁我”张爱华双眸猩红地瞪着撂挑子的他道。

    “威胁”战常胜竖起食指摇摇,努着嘴啧啧“我只是说的事实。”

    “我就不相信离了他张屠户,还能吃带毛猪。”张爱华冷哼一声道。

    “那么先把这些图纸看懂了再说。”战常胜指着架子上的摆满的图纸道,“请吧”

    气的张爱华拂袖而去,战常胜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虽然小胜一番,但是这事情还没完,得防止他更为激烈的报复。

    不过他们也不怕,早有准备,对付他们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老战,怎么样”景海林匆匆跑进来道。

    “我把人给气跑了。”战常胜看着他微微一笑轻松地说道。

    景海林闻言一下子给气懵了,疾步走到办公桌前拍着桌子,瞪着他低声道,“不是告诉你别硬碰硬,你怎么就不听,你就不能夹着尾巴,平常说我道理一堆一堆,怎么轮到自己,这暴脾气怎么就改不改。”眼底尽是担心。

    “改不了。”战常胜挺直脊背,一本正经地说道,“做梦都是这个味儿。”语气却是吊儿郎当。

    “别气,别气。”战常胜看着气的腮帮子鼓的像青蛙似的他道,“你先看看他放下的名单,就知道老子没毙了他,算是仁慈了。这要是在战争年代,他这就是动摇军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