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伏低做小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出了会议室,边走边问彭福生道,“检查他们的证件了吗”

    “检查过了,来路很正。”彭福生追着他点头道。

    “是何来路”战常胜继续问道,“是总部派来的,还是咱们的更高一级的。”

    “不是,是地方上来的。”彭福生汇报道。

    “地方上来的”战常胜眼底划过一抹幽光道,“他无权过问我们的事吧”

    “级别很高的。”彭福生咽了下口水道。

    “哼”战常胜冷哼一声,不再同一个系统,再高也能打发了,休想在这里指手画脚。

    在码头上战常胜看见了来人,三个人,很是狼狈,被人搀扶着,就差没出溜到地上了。

    这是晕船了,海上无风还三尺浪了,别说这里了,尽管到了夏季这里依然是风高浪急,就他们那破渡轮,晕船能晕的恨不得将胆汁都吐出来。

    就别提他们很少坐船的人,没横着下来,算是身体素质好了。

    战常胜握拳轻咳两声,压下微翘的嘴角,走上前去,伸出手道,“你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战常胜,欢迎三位莅临指导工作。”

    “你好我是张爱华。”他伸出自己的手声音有气无力地说道,“这是我的同事。”张爱华又介绍了他的两名同志。

    “你好”战常胜与他们握手寒暄后,看着他们苍白的脸色道,“我看你们先休息两天好了。”

    “好的、好的。”张爱华立马点头道,实在是难受的紧,感觉头晕目眩的,如打鼓似的,腿发软,原本还打算一下船就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现在他只想躺到床上。

    战常胜将他们三人送到了洞屋,然后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张爱华他们三人整整修整了三天才感觉恢复了过来。

    aaaaaa

    办公室内,张爱华与战常胜握手寒暄后,张爱华坐在了办公桌的对面的椅子上。

    战常胜给他倒了杯水,放在了办公桌上他的面前,才坐在了他的对面。

    “你这的办公条件太简陋了。”张爱华双眸转了一圈道,只有办公区,连个待客的沙发区都没有。

    “发扬延安艰苦朴素的风格。”战常胜高风亮节地说道,又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这里条件艰苦,让你们受委屈了。”

    “呃”张爱华闻言嘴角直抽抽,他这话说的让他怎么说,说委屈,那不是跟艰苦朴素的作风做对吗当然得大唱高调道,“不委屈,不委屈。”

    战常胜关心地问道,“怎么样感觉好点儿了吗晕船很难受的。”

    心里却道怎么不在炕上多躺几天,这么快就好了。

    “还好,现在走在平路上还是感觉在船上似的,摇摇摆摆的。”张爱华不好意思地说道。

    “晕船都是这样了,多在海上漂漂就习惯了。”战常胜好心地说道。

    听在张爱华的耳朵里头皮发麻,这一次晕船就让他记忆深刻的产生恐惧了。

    “真是谢谢你了。”张爱华看着他说道。

    “哪里,来者是客,我们只是尽地主之谊而已。”战常胜看着他谦虚地说道,“咱们这里靠着海,别得不多,就是海鲜多,到海里就摸到了。”

    果然战常胜看着他感激的眼神,不枉他这两天亲自下海捕鱼,虽然不知道会有用否。但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还是有道理的。

    现在看来,他对自己的观感还不错,希望接下来的谈话可以和谐,别闹的太激烈了。

    张爱华看着他道,“言归正传,这个工程的重要性,有多重要你我二人都知道。两年了,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都没有取得明显的成果。所以上面责成我来调查一下进展,希望战主任积极配合。”

    “一定,一定,坚决配合张组长的工作。”战常胜积极地表态道。

    张爱华对他的态度非常的满意,“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为什么不像上级汇报,请示一下,你应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也应该知道给国家和工程造成多大的损失吗”

    “我早就想汇报了,可是通讯不方便。”战常胜不好意思地说道。

    “当然这是客观原因,我就不说这个了。”张爱华通情达理地说道,忽然疾言厉色地说道,“可是”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是是是,我知道工程的进度慢,上级心急,其实我们也很着急,可这事急不来,我们没有见过实物,这比着葫芦画瓢,咱也得先有葫芦才对吧一切还都得摸索着来。”战常胜伏低做小为难地说道。

    “这么多的专家技术人员,还有那么多大学生,不干正事,是不是都成天在这里睡大觉啊他们来这里干什么的叫他们来是干什么吃的”张爱华厉声道。

    战常胜努力咬着自己的腮帮子,才不至于破口大骂,娘的他最反感的就是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除了叽叽歪歪,屁事都干不了。

    你行你来,你特么别像自己一样无知就好。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明显的就是冲着景海林他们来的。

    “张组长,他们没有睡觉,可以说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他们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战常胜看着他老实的说道,认真地说道,“甚至累倒在工作中。”

    “说这些没有用,竟做些无用功,我要看到的是成绩、成绩。”张爱华大力的摆摆手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就不要再提他们辩护了。”食指点着桌子道,“你看看你的样子,极力的为他们辩护,就像是围在他们后面的哈巴狗似的,不要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都放手给他们了,还要你在这里干什么”

    战常胜在心里翻个白眼,特么的老子不听他们的,难不成听你瞎歪歪,那不是垒你家的鸡窝,什么样,就是漏风都成。

    没有科学严谨的态度怎么能成,甚至得严苛到分毫不差的态度才行。如前些年高炉频起,练出一堆黑乎乎没用的铁疙瘩,那才真的是浪费国家的财力与物力,人力。

    战常胜耐着性子挤出一句话道,“那按你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