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纯情

作品:《六零俏军媳

    “等一下。”战常胜叫住他道。

    “什么事姐夫。”丁国良垂眸看着他道。

    “把这些补品送到食堂,让大师傅看着给老技术人员加餐。”战常胜将包裹里私人物品都拿出来,剩下的补品让丁国良一把兜过去,递给了他。

    “这是我姐给你的。”丁国良拎着沉甸甸的包裹道。

    “他们比我更需要。”战常胜轻笑出声道,“我还用补啊”拍着自己的胸脯咚咚作响道,“再说了想补的话,下海捞一圈啥都有了。”

    “那好吧”丁国良提着东西离开了。

    aaaaaa

    丁国良将补品送到了食堂,心情雀跃有些忐忑的去找云露露了,抱着竹筒站在了洞开大门前。

    听见里面清晰的传来好友的声音,“云露露,我想跟你谈点儿私事”

    “私事,什么事”云露露随口问道。

    “这个”他将手中的茶杯放在炕桌上,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愿意和我”

    云露露看着他闪烁躲避的眉眼,不停的绞着手指,敏感的姑娘就猜出他要说什么了,立马抢在他面前道,“范永和,我非常地尊重你,也愿意和你做朋友。”话锋一转道,“不过”

    范永和赶紧伸手拦着她道,“好吧你别说了。”

    “你听我说完”云露露笑着说道。

    范永和讪讪一笑道,“那好吧你接着说。”

    “我暂时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所以”云露露看着他,将话讲明白了。

    “我我也不是急功近利的人。”范永和手指比划着道,“只要给我一点点希望我就心满意足了。”

    “抱歉”云露露非常直接地说道,和人家不可能,就不要给人家任何的希望,“现在的工作正值关键时期,我真的没有那个心思考虑个人问题。”

    范永和被这么干脆的拒绝了,面色挂不住,脱口而出道,“不要拿工作当借口,你是不是因为他丁国良是主任的小舅子啊”

    云露露闻言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大门道,“范永和,你给我出去,你不但在侮辱我,也是在侮辱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范永和赶紧赔礼道歉道,“我是听说你跟他走得近,所以才口无遮拦的。”

    “男人总是这么自以为是吗还没确立关系呢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把女人当做自己的所有物,管东管西的。”云露露眼带反感地看着他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干涉你”范永和急切地解释道。

    云露露直接不客气地说道,“请你出去,我要工作了。”她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上。

    “露露。”范永和犹豫地看着她道。

    “请叫我云露露同志。”云露露直接说道,不在给他留一丝余地,以后他们只是简单的同事关系。

    范永和神色复杂地看着她,最终一脸受伤的跑了出去。

    丁国良在云露露指着大门的时候就避开了,毕竟非礼勿听。

    “出来吧还躲着干什么”云露露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丁国良的方向道。

    丁国良挠着头走了出来,先坦白道,“那个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是不好进去打扰。”看着冷艳冰霜的她,被她注视着,感觉话都说不顺畅了,“我我现在就走。”说着向后倒退着,“不打扰你工作了。”

    “小心”云露露看着他脚下有一个比较大的石头块儿。

    结果丁国良一脚踩上去,差点儿没崴着自己的脚,失去控制的他,干脆一个后空翻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云露露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想不到身手还挺好的,看他身上的蓝军装也就理解了。

    丁国良囧的满脸通红,说话都结结巴巴,“那个我我不打扰你了。”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老是在他的面前出丑。

    “你手里的东西,不是给我的。”云露露看着他手里的竹筒道。

    “啊”丁国良闻言赶紧看怀里的竹筒,幸好自己死死的将它抱在怀里,“还好,还好,没有撒。”

    “给你,薄荷茶,正好解暑气。”丁国良将东西塞给她以后,拔腿就跑。

    云露露先是一愣,随即噗嗤一笑,怎么有这么爱脸红的男生。

    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神,喜欢的毫不掩饰,让人一眼就看穿了。

    见惯了虚伪的人,怎么会有这么纯净的人,还挺有意思的。

    嘴角不自觉的轻轻上弯,掂了掂手里的茶叶,比爷爷大红袍都好喝改天还给他些侨汇券。

    她不是没见识的丫头,总想着占便宜,转身回了自己窑洞,投入工作中。

    aaaaaa

    每隔一段时间,景海林他们这些技术专家都要召开一个进度会议,看看大家手上攻关的项目进度如何了。

    战常胜作为旁听在旁,被熏陶了两年了,他再不是一无所知,进化到了一知半解,要想知之甚详,还得继续努力。

    “报告”彭福生站在会议室外道。

    “进来。”战常胜提高声音道。

    彭福生推门进来,敬礼,然后走到了战常胜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瞬间看着战常胜的脸色黑了下来。景海林担心地问道,“看你的脸色不好,怎么出了什么事”

    战常胜抿了抿唇,目光扫向了在座的诸位,沉声说道,“来了,接下来我们有一场硬仗要打。”

    “怎么是上面来人了”

    景海林话音一落,会议室的人闻言不约而同的身体一僵,随后又放松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战常胜。

    战常胜站起来道,“你们继续,我去接待贵客。”说着转身抬脚就走。

    景海林起身长臂一伸,一手抓着他的胳膊,担心地看着他道,“老战见机行事,别硬来。”

    战常胜回身望着他,看见他眼底浓浓地担心,轻松地一笑道,“别担心。”伸手拍拍他的手,“有我在,必保你们安全。”

    景海林握着他胳膊的手,紧了紧,最终放开了他,目送他消失会议室的门口。

    深吸一口气看向大家道,“我们继续”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会有麻烦,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早。

    将心里的担心压下来,大家重新讨论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