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家书

作品:《六零俏军媳

    “对,我姐的包裹。”丁国良砰的一声将包裹放在炕上道,催促道,“姐夫快打开,打开。”

    战常胜麻溜的将包裹打开,先拿起最上面的信,抖开,一目十行的看完,“呀我又多了一个儿子。”

    “什么”丁国良一脸震惊地看着战常胜说道,“姐夫你不在家,我姐怎么给你”啪的一下赶紧伸手捂着自己嘴。

    “瞎说什么”战常胜伸手在他脑袋弹了一下道,“我是说我又多了一个儿子,可没说是你姐生的。”

    “怎么回事”景海林问道。

    “红缨捡了一个三月大的婴儿,现在成了我家小五了,战九溟,小名小九儿。”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哦对了,里面有全家福,咱们可以看看我家小九儿长什么样”

    “等等再看,里面有我家博达的消息吗”景海林抓着他的胳膊摇道。

    “有博达现在”战常胜直接将信件给他道,“你自己看吧”直接将信件放在了炕桌上,着急的去扒开包裹找到全家福。

    “你的私人信件,我看不合适吧”景海林犹豫地说道。

    “没啥不能看的,杏儿写的都是孩子们的事情。”战常胜随意地说道,“找到了。”战常胜拿着全家福开心地说道,“呀我家小九儿眉心还有颗红痣呢”看着胖娃娃单独的画像道,“瞧瞧白白胖胖的娃娃,还真像我们的孩子。”

    “姐夫,你也太夸张了吧”丁国良笑着出声道,“怎么可能像吗”

    “没听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谁养的就像谁吗”战常胜嘴角上弯,看着全家福咋看咋稀罕。

    “行,姐夫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丁国良看着笑得像个二傻子似的姐夫道,故意又说道,“姐夫,我姐擅自收养了他,你不生气啊”

    “我为什么要生气。”战常胜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道,“这个家你姐还做的了主。”

    “不是,这是养孩子,可不是养阿猫、阿狗。”丁国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道。

    “你呀别胡思乱想,一个孩子我还养的起。”战常胜笑着说道,目光转向景海林看着他笑的跟个孩子似的道,“老景,有什么好事看你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

    “博达去营区的后勤基地劳动,到了年龄,就可以参军入伍。”景海林高兴地喜极而泣道,他最怕的就是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耽误了孩子前程。

    “高兴的事情,你瞧瞧你那熊样儿。”战常胜故意怼他道。

    “姐夫,这是喜极而泣。”丁国良好心地解释道。

    “笨蛋,我会不知道。”战常胜白了他一眼。

    丁国良闻言意味过来,姐夫是故意这么说的。

    “咱家博达这是子承父业,这可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战常胜将丁海杏寄来的东西放在炕桌上道,“来来,看看我儿子沧溟的描红。”显摆道,“怎么样,横平竖直,写的好吧”

    “这就是当爸的,写成什么样都觉的好。”景海林好笑地看着傻爸爸道。

    “你什么意思”战常胜立马虎着脸道,“我儿子写的不好吗”

    “好好好以这个年龄段来说,小沧溟写的不错。”景海林顺着他的话说道。

    “这还差不多。”战常胜展颜一笑道。

    景海林好笑地看着眼前幼稚的家伙,好奇地问道,“话说,这是谁画的全家福”

    “不是博达吗”战常胜反问道。

    “我儿子的画我能看出来,这不是他的素描,这更像是工笔画。”景海林疑惑地说道。

    “管他呢反正画的好,跟照片似的,我能看见他们就好。”战常胜高兴地说道,“我要把它给裱起来,挂在墙上。”

    “看看我姐还给你寄什么好东西了。”丁国良翻着包裹道,“我姐可寄得真够全的,都是补品,哟还有消暑药。”打开茶叶竹筒,“茶叶还是薄荷味的,正适合天气也热了起来,泡茶。”

    “姐夫给我两筒。”丁国良抱着两筒道。

    “喂喂不行。”战常胜立马抓着他的手道,“你姐寄来的不多,你一下子就拿走两筒,够贪心的。”眼睛贼溜溜的一转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是不是去讨好小姑娘的。”

    “没有,没有。”丁国良想也不想地否认道。

    “你要是去讨好小姑娘,我就给你两筒。”战常胜轻声诱哄道。

    丁国良想了想说道,“姐夫,是,我这是给露露的。”满脸羞涩一脸的不好意思。

    “你跟那小姑娘进行到哪一步了,要不要赶紧打结婚报告。”战常胜八卦兮兮地说道。

    丁国良闻言一怔,满脸爆红,低垂着头,脖子都通红一片。

    战常胜与景海林两人相视一眼,眼底闪着兴味,目光看向丁国良。

    “国良这样可不行,哪有男人比小姑娘还害羞的。”战常胜声音中带着浓浓地调侃意味。

    “你这样可追不到人家。”景海林满眼笑意地附和道。

    “还没到那个程度,况且稀罕她的又不是我一个。”丁国良细若蚊声地说道。

    “什么”战常胜立马摇头道,“不行,不行,这可是作风问题,喜欢这样的女人,被你姐知道我没有把好关,我可不好交代。”

    丁国良闻言急切地辩护道,“姐夫,她又没有交往,她都言辞拒绝了。”

    “哦拒绝了”战常胜努着嘴点点头拉长声音道。

    “是啊都拒绝了。”丁国良忙不迭的说道。

    “你确定你送的东西,她不会拒绝。”战常胜故意地说道。

    “会的,会的。”丁国良非常有信心地说道。

    “你是对你姐寄来的东西有信心。”战常胜戳穿他道。

    “嘿嘿”丁国栋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姐寄来的东西是好嘛多少人求都求不来。”

    “那这女人也不好,太功利了。”战常胜继续鸡蛋里挑骨头道。

    “姐夫,她不要,是我硬塞给她的。”丁国良着急说道,急的在炕前走来走去。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