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着急上火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没有”战常胜瞥了他一眼飞快地说道。

    “你我共事多年,我还不了解你。很可疑哟”景海林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严肃地看着他说道,“说吧什么事”看着他纠结地样子,“只要我儿子没事,我什么都承受得住。”

    “呃”战常胜垂下眼睑,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愤怒、不甘与为难,厚实的大手扣着炕桌。

    “能获得一年多的平静已经够了,我知道这事迟早回来的。”景海林抿了抿唇,看着他故作轻松地说道,“这么多年了,俺可是老运动员了,还怕什么”

    运动之初,他们由于处在边缘地带,天高皇帝远,即便最风高浪急的时候,他们也没有遭受冲击。

    景海林知道这里战常胜独断专行,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压下了所有来自岸上的不利消息。

    城里各种乱象丛生的时候,他们这里太太平平的攻克技术难题。

    要知道这个岛上陆陆续续的来人,到现在驻扎着五千官兵,将近一千多技术人员。

    人多嘴杂,是非就多,你无法保证这里面都是沉下心工作的,万一有一个头脑发热的家伙,就完了。

    所以景海林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战常胜手撑在炕桌上道,“我们研究的是国之重器,谁不长眼了敢来胡闹,放心吧有我呢”

    “说什么大话这事你一个人能扛的住。”景海林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厉声道,“说吧发生了什么事群策群力,这你不懂吗”斜睨着他道,“说句不好听的,你有我们的弯弯绕绕多。”

    战常胜抬眼瞪着他,“会说话不你们心思在弯弯绕绕,对付那些头脑简单一根筋的家伙能行吗没听过秀才遇到兵有力说不清。”轻哼一声道,“你们有我的底气足吗”

    战常胜目光凝视着他,这工程缺了我照样转,要是缺了你们可就得搁浅了,想尽办法也得保住他们。

    “知道你根正苗红,行了吧”景海林担心地看着他道,“也别硬扛啊以大局为重,你要真是出事了,我们可就成了无主之人,谁知道上面会派下来的一个特么的啥玩意儿,到时候我们可就任人欺凌了。”

    “在你的眼里我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夫吗”战常胜不高兴地说道。

    “反正挺冲动的。”景海林点头道。

    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突然莞尔一笑。

    “最闹腾的时候无暇顾及咱们,而且冬春季节海上风大浪高,咱们就跟孤岛似的,宁静的很。可是现在拦不住啊”战常胜叹息道。

    “所以你就焦躁的跟老母鸡似的,天天催的我们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景海林理解地看着他道,“可这事真急不来。”

    “我能不急嘛”战常胜着急上火地说道,“如果他们来了,你们就被调离工作岗位,没有了你们这工程就搁浅了,好不容易辛苦到现在,你能甘心。”眉头紧锁地看着他。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看你至于嘛急的满嘴都起泡了。”景海林担心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情绪控制了下来,看着他道,“外面的事情我帮你们挡着,你们忙自己的事情就成。”

    景海林看着他眼神也柔和了起来,“我也会跟他们商量的,这高傲的脾气也得改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检查我们该写写,中心思想一切为了大局,即便带着镣铐起舞,就是劳动改造也尽量的留在岗位上。”

    “委屈大家了。”战常胜憋屈地说道。

    “谁不是委屈的活着。”景海林食指指指天道,“连大人物也是委屈的活着,谁也不可能做到随心所欲。”

    “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们又不是搞笔杆子的文人,针对时事针砭抨击。你们接触的都是冷冰冰的机器,没有感情的数字,至于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战常胜紧锁眉头想不通道。

    “我们家庭背景复杂,就比如我吧有海外关系。非我同人,其心必异,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人心难测。”景海林哼笑一声道。

    “在这里与世隔绝能干什么”战常胜冷哼一声道,“像你们甘愿一辈子隐姓埋名,从事石油化工、地质勘探、国防军工事业放着城里好好的福不享钻山沟、卧沙漠,住荒岛,特么的还要被人质疑,真是没天理了。”

    “我们要是在城里,说不定坟头的草都老高了。”景海林嘲讽一笑道。

    “唉”

    “哟很少见你叹气的。”景海林挑眉调侃道,“这点儿小事就难住你了,这可不像你。”

    战常胜看着他,突然啐笑,食指蹭蹭鼻尖,“现在夸我,刚才谁说我莽夫来着。”

    “不说那些烦心事了。”景海林贼兮兮地看着他道,“你没有发现咱家国良有些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战常胜一脸迷茫地看着他道,“我没有发现啊”

    “亏你还是当姐夫的,就没发现国良对一个女孩子特别殷勤。”景海林看着他暧昧兮兮地说道。

    “什么”战常胜激动地说道,“快,快告诉我,国良看上谁了”

    “是跟她同龄大学生叫云露露的是京城大学。”景海林看着他说道。

    “云露露。”战常胜想了想,半天没想起来,“谁啊”

    “就是那个最漂亮的。”景海林看着他说道,“那小子眼光不错。”

    “最漂亮的”战常胜剑眉轻挑,微微摇头道,“看不出来。”

    “那你能看出什么”景海林随口问道。

    “我媳妇儿漂亮。”战常胜竖着大拇指摇摇道。

    “我想如果你将这话亲自告诉弟妹,她一定更高兴。”景海林笑着打趣道。

    “会的。”战常胜双眸藏着脉脉温情地说道,“哎言归正传,那个云露露人品怎么样”

    “人长的漂亮,更难得的是人品”

    景海林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丁国良激动的声音给打断了,“姐夫,姐夫”抱着一个大大的包裹跑进来。

    战常胜看着他手中大大的包裹立马坐直的身体急切地说道,“是你姐寄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