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看得真紧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了,你们姑嫂聊,我去买菜,今儿咱们吃顿好的。”丁国栋看着她们两个道。

    “是得吃顿好的,今儿是我们猫儿百天。”丁海杏看着两人惊讶地样子道,“你们这当爸妈的,不会忘了咱家猫儿今儿百天吧”

    “还真忘了。”沈易玲挠挠头道,“现在一切都革命化,不准大吃大喝的,谁还敢在这风口浪尖上去触霉头。”

    “自家人吃一顿没什么吧”丁海杏轻笑着下炕道,“哥,我跟你去。”

    “我自己一个人去就成了,你跟着干什么乖在家里歇着。”丁国栋看着她说道,一副哄孩子的口吻。

    “我有事情找你帮忙。”丁海杏开门见山地说道。

    “什么事”丁国栋担心地看着她道。

    “我们出去说”丁海杏穿好了鞋,站起来跺跺脚道,“嫂子,红缨小九儿拜托你们了。”

    “去吧”沈易玲笑了笑道,“我们这么多人还看不了一个孩子。”

    丁海杏目光转向丁国栋道,“大哥,走吧”

    兄妹俩推着车子出了家门,丁国栋瞥了她一眼问道,“找我什么事要我怎么帮你。”

    “嗯去你的办公室打个电话。”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就这么简单。”丁国栋语气颇为失望道。

    “怎么以为我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啊”丁海杏笑着调侃道,我才不会舍得让你们陷入危险之中。

    “那走吧我带着你。”丁国栋大长腿一跨坐在了自行车上。

    丁海杏抓着他的衣服,轻轻一跳,坐在了后车座上。

    “抓紧了,我们走了。”丁国栋扶好车把,脚一蹬,骑上车子就走。

    丁海杏则放开精神力,查看是否有可疑人士。

    “哥,去买菜吧”丁海杏食指蹭蹭鼻尖,语气异常平和,眼神凛冽了起来。

    有人跟踪监视,她还怎么行动。

    “电话不打了。”丁国栋回头看了她一眼道。

    “我想起来他人不在,打了也没用。”丁海杏含含糊糊的说道。

    “你这话前后矛盾的。”丁国栋自言自语地说道。

    “孩子们太吵了,吵得我忘了。”丁海杏随便的找了个借口。

    同时也发觉那家伙真是谨慎啊连她走亲戚都不放过。

    丁国栋摇头讪笑道,“一个人照顾孩子们是不是很累。”

    “妹夫回来,我可要好好的跟他说道、说道。”丁国栋生气地说道。

    “还好啦有红缨他们帮忙,回去后一开学就把二小子送到幼儿园,就更轻松了。”丁海杏笑着若无其事地说道。

    “杏儿,你把我的事情是不是告诉你嫂子了。”丁国栋突然问道。

    “是啊”丁海杏坦率地承认道。

    “你你”

    “你什么你,是不是和嫂子的感情更好了。”丁海杏笑着调侃道。

    “淘气。”丁国栋嗔怪道。

    “我相信我嫂子肯定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为你奉献一切。”丁海杏快言快语地说道。

    “你就不怕你嫂子说咱俩有心机啊”丁国栋好笑地摇头说道。

    “大哥是圣人吗”丁海杏眉梢轻挑地看着他的后背道。

    “我哪是什么圣人我也就俗人一个。”丁国栋讪笑道。

    “既然是俗人,那么喜欢她就要让她知道。为什么要藏着掖着,她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你对妹夫也这样那么大胆直接啊”丁国栋羞红了脸道。

    “是啊”丁海杏笑容甜甜地说道,“我在信里就直白的写啊我想他,很想他,非常的想他,想的辗转反侧,相思成灾”

    “停停”丁国栋脸红的如猴屁股似的赶紧说道,“你这丫头,你的信件是要经过检查的,你不怕被人家看到笑话他啊”

    “我又没说什么露骨的,我就是想他呀”丁海杏轻轻摇着小腿声音甜美地说道。

    丁国栋彻底无语了,转移话题道,“杏儿,你要谢谢我。”

    “你办了什么好事,让我谢谢你。”丁海杏闻言诧异地看着他道。

    “没有人去找你看病吧”丁国栋笑着说道。

    “哦”丁海杏挑眉道,“你还真办到了。”好奇地问道,“怎么做到的”

    “让我们的主任大人亲自体会一下,庸医治病就好了。”丁国栋说着就笑了起来。

    “什么都没有比亲自体会更来的直观了。”丁海杏闻言乐不可支道,突然道,“哥,这是你们的本职工作吧我干嘛要谢你,在其位谋其政,难道不是应该的。”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丁国栋赶紧改口道,“也不知道国良怎么样了,信来的少的可怜。”

    “跟我家常胜一起工作,还委屈他了。”丁海杏轻笑道。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他们的这工作也不知道干几年,咱家国良的年纪也不小了,这个人问题也该提上日程了。”丁国栋忧心忡忡地说道。

    “大吗你不也是在这个年纪结婚的。”丁海杏挑眉道,在她的眼里,他们都小的很。

    “那不一样他的工作性质注定了男多女少,又没有年限,可耽误不得。”丁国栋担心不已道。

    丁海杏好笑地摇头,丁国栋停下车来道,“你都不担心吗”

    “我可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丁海杏眉梢轻挑,努努嘴道,其实是她私下里给国良算了一卦,少不得明年她就有弟妹了。

    从车上跳了下来,到了菜市场,兄妹俩开始采购。

    aaaaaa

    而隔着一个海湾的战常胜此时就像活阎王似的,脸黑的五米之内没人敢靠近他。

    战常胜拍着炕桌道,“老景,你给我说实话,你手里的难关现在能攻克吗”

    “你跟谁拍桌子,瞪眼睛的。”景海林老神在在地摇着扇子说道。

    “好好,我错了。”战常胜一下子就怂了,“你给我一个时间吧老兄,大哥,我的压力很大的。”

    “催什么催欲速则不达,这不是你游泳泅渡,求个快。”景海林直接开怼打扫,说着放下扇子,双臂环胸,“像你这样天天打击人,我们的速度只会更慢我说你这些日子属狗的,逮谁咬谁”双眸微微眯了起来道,“怎么上面政策有什么新的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