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机会

作品:《六零俏军媳

    在小鬼监视下来的,他的生活上更是精致,三号院因为装修过的,符合现在的主流文化革命化,然而却被他修饰的非常的素雅,绿色的盆栽点缀其中,收拾的纤尘不染。

    环顾房间,从窗帘到绿植,从餐具到桌布,一切都是精心的搜罗的,虽然都是素色的。

    工作上,沉稳、干练、果敢,生活上过的宁静、幽雅,非常的有质感。

    一丝不苟的精致,仿佛拿尺子丈量一般,这么说吧睡觉都是标准的姿势。

    三点一线,办公室、食堂、家,生活简单的很,没有任何不妥。

    家庭人口更是简单,吴忠国是个鳏夫,有一个八岁的儿子,在京城跟着爷爷、奶奶生活,难怪一口的京片子。

    职位高,长的又靓,多少人给他介绍对象,他都以夫妻情深婉拒了。

    这样深情款款完美的人设,如果不是那不经意间的催眠,丁海杏会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他到底图什么真是想不明白。

    不行动好啊也许是图谋大的,走到现在这个岗位不容易,不能因小失大了。走到更高的工作岗位的话,接触核心的东西机会就多。

    这样想的话,他不动因也是可以理解的。

    无论如何他不行动就给她争取了时间。

    反正有小鬼监视着,丁海杏也尽量不与他单独见面,免得在给他机会催眠自己。

    虽然他那雕虫小计,在她的眼里不够看的。

    她可不想传出作风问题,这可是会要人命的。

    其实有孩子们在独处的机会少的很。

    买了篮球,吃过晚饭,夏日天长,丁海杏都会带着孩子们在篮球架下拍球儿玩儿。

    丁海杏站在操场边上,察觉那道目光时不时地落在他们身上,双眸瞬间漆黑如墨,虽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人家就像暗处的阴冷的毒蛇一般始终观察着猎物,或者是等待着机会。

    看来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

    孩子们不知疲倦的,跑的满头大汗的,在天黑之前才被丁海杏催三催四的回家。

    随着时间缓缓的流逝,丁海杏终于想到了进城的借口,那就是大侄子百天。

    丁海杏他们全家出动,去了大哥家,丁国栋一打开门看见他们高兴坏了,“你们这是”

    “大哥,不欢迎我们吗”丁海杏看着他娇笑道。

    “欢迎,怎么不欢迎”丁国栋侧身让开道。

    丁海杏他们鱼贯而入,丁国栋关上了门,提高嗓门道,“易玲,杏儿他们来了。”

    “小姑子,快进来。”沈易玲抱着孩子挑开帘子道。

    “来来,让姑姑看看我们小猫儿。”丁海杏看着她怀里的大侄子道,“不错,养的白白胖胖的。”

    “咯咯”小家伙看着丁海杏笑了起来。

    “见到我这么高兴啊”丁海杏看着笑的开心小猫儿道。

    “当然了,我们小猫儿是姑姑亲自迎到这个世界的。”沈易玲满脸笑容地说是道,“我们猫儿最喜欢姑姑了。”

    丁海杏逗的小猫儿咯咯直笑。

    “这是小九儿吧”沈易玲看着她怀抱里的孩子道,“长的真漂亮。”

    “走走,咱们进去说话,抱着孩子不累吗”丁国栋提醒她们道。

    “快进来。”沈易玲转身抱着孩子进去,“走咱们炕上说话。”

    一行人直接进了里屋的炕上,纷纷爬上去炕上坐下。

    丁海杏和沈易玲将两个孩子并排放在一起,“看嫂子气色不错,面色红润,看来我哥把你养的好好的。”

    “你哥现在把我当猪养,你看看这脸胖的,像绽开的肉包子。”沈易玲捏捏自己的肉嘟嘟的脸颊道。

    “你元气大伤,药补不如食补,我哥没做错。”丁海杏替自家哥哥撑腰道,“这可不叫胖哦这叫幸福肥。”

    “看吧杏儿都说我没错。”丁国栋高兴地说道。

    “你们兄妹一条心,我是说不过你们了。”沈易玲委屈巴巴地说道,“都过了三个月了,以后可不能在这么吃了。”捏捏自己腰上的肉道,“杏儿你看看吃这么胖,原来一尺八寸的腰围,现在两尺了,那衣服还怎么穿。”

    丁海杏笑而不语,这是他们夫妻俩的事情,他们自个商量去。

    “再做新的不就得了。”丁国栋轻松地说道。

    “你说的容易,布票呢哪来那么多布票。”沈易玲朝他伸出手道。

    “那也不能节食,实在不行了,跟我晨练,或者在院子里打拳,打军体拳,这不是你擅长的。”丁国栋态度坚决道,“反正不准亏了自己的嘴。”

    “你哥现在真是只要在家就管东管西的。”沈易玲嘴上抱怨着,可眼底尽是笑意,很明显口是心非。

    “喂喂你们不厚道啊明知道我家那口子不在,还在我的面前打情骂俏的,太不厚道了吧”丁海杏噘着嘴不依地说道。

    丁国栋脸色一僵,随即轻声问道,“妹夫还没消息吗”

    “没有。”丁海杏看着他们难受的样子,轻笑道,“喂我还没咋地,你们想干什么”

    “什么任务要一去两年,连回家探亲的时间都没有。”丁国栋面色难看地说道。

    “战争年代,这七八年不回家很正常。”丁海杏言语轻松地说道,“我又不缺吃、不缺穿的,你们不用为我打抱不平。”说着转移话题道,“哎亲家公、亲家母呢”

    “他们出去探望朋友了。”丁国栋看着她说道,“难得过星期天我在家看孩子。”

    “如鸿呢”丁海杏问道,“怎么没见小丫头。”

    “哦爸妈带走了,省的在家里淘气。”沈易玲轻笑道。

    丁海杏看着她招手道,“来嫂子我给你把把脉。”

    沈易玲伸出手放在了炕桌上,丁海杏三根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大约一刻钟后,才撤回去。

    “怎么样”丁国栋紧张地问道。

    “恢复的不错,继续保持。”丁海杏看着他展颜一笑道。

    丁国栋长长的出一口气,丁海杏笑着打趣道,“嫂子,看我哥紧张的。”

    “你这丫头,不打趣我,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丁国栋宠溺地看着自家妹子,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