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毫无结果

作品:《六零俏军媳

    回魂香有活死人,肉白骨,浴火重生、起死回魂的逆天宝物。

    世间无论是修道之人还是妖邪之物,无不想占为己有,修道之人得到它,可助他修成大道,而妖邪之物一旦的得到它,将会借助它吸收天底下的浑浊之气,到时候除非修得大道者,否则无法降它,为祸人间。

    丁海杏所点的香,虽不至于是逆天宝物,但对魂来说也是大有裨益。

    当然丁海杏还不忘警告他,别想着为祸人间,不然的话,指尖窜出九幽冥火。

    吓的他战战兢兢的,抖如筛糠。

    九幽禁地之所以称为幽冥界禁地是因为那里的九幽冥火可以焚毁一切阴灵,只要有一丝阴气就能瞬间化为飞灰。

    “只要乖乖的,少不了你的好处。”丁海杏看着他微微勾起唇角,给个甜枣,打个巴掌,揉三揉,深谙驭人之道,应该是驭鬼之道。

    在九幽冥火下,那笑容如恶魔一般,半明半暗,带着森森的寒意。

    说话的语气更是温和,声线没有一丝起伏,可听在他的耳朵里,感觉比地下还冷,生生的让他打了个冷颤。

    “去吧”丁海杏挥手让他离开,他吓的逃也似的消失在她的眼前,好笑地摇头,我有那么可怕吗啪的一下指尖的冥火消失了。

    房间内陷入了黑暗。

    虽然能近距离监视他,防止他做出对他们不利的事情来,尽早的规避风险。也可以进一步探得消息,可知道又如何你没法解释消息的来源,更没法将消息传递出去。可这都是消极防御,她更喜欢主动出击,然而身边孩子太多,顾虑太多。

    只能以静制动。

    啧丁海杏眉头紧锁,食指轻叩着膝盖,得想办法进城一趟。

    但是拖家带口的肯定不方便。

    买篮球服务社肯定没有,要去的城里的新华书店,可是这些红缨和应新华就代替了,没必要亲自去。

    深居简出的她突然带着孩子们进城,太高调不合适。

    烦躁地挠挠头,算了,先看看监视的结果再说吧

    aaaaaa

    第二天小沧溟从睁开眼的那一刻起,就嚷嚷着买篮球,就像是苍蝇似的哼哼

    小家伙还从未热切的喜欢一个玩具。

    “那个沧溟,妈妈已经答应给你买了,咱们也得等到哥哥姐姐进城吧”丁海杏弯下腰,目光平视着他说道。

    “这里没有买的吗”小沧溟噘着小嘴儿说道。

    “没有,你不是去服务社看过吗都是日用品,蔬菜、禽蛋、肉类,你见过篮球吗”丁海杏耐着性子跟他说道。

    “那哥哥、姐姐什么时候进城。”小沧溟抛弃了妈妈,立刻围着应新华和红缨道。

    “今天恐怕不行了,我们得去后勤问问出车情况。”红缨看着他说道。

    “这样真想玩儿的话,去后勤借借,他们又不是天天打球。”丁海杏想了想道。

    “那好吧”小沧溟总算点头同意道。

    “那我们现在去晨练吧”红缨伸出了手拉着小沧溟的手出去了。

    “等等我们。”小北溟和国瑛追在后面。

    早睡早起的他们不愿意困在家里,因为他们还小,不用锻炼身体,去了更多的是调皮捣蛋,也别在家祸害丁海杏。

    所以应新华和红缨晨跑时,身后坠着摇摇摆摆的三个小萝卜头。

    等孩子们一走,丁海杏才开始做饭,小九儿就躺在她身边的婴儿车里。

    夏天的厨房可不是一个好地方,丁海杏现在已经是寒暑不侵,只是有些苦了小九儿了,不过一会儿她抱抱就好了。

    吃完早饭,红缨送小沧溟上托儿所,回来时转道后勤问问出车情况,他们好搭顺风车。

    回来后,红缨和应家兄妹带着小北溟和国瑛钻进了书房。

    两个小家伙坐不了多久就出来了,今儿不是要包饺子吗丁海杏带着他们去了服务社,买好了肉,回来在菜园子里摘些豆角,用热水将豆青味儿给炒掉了,切碎了拌馅儿。

    大家喜欢韭菜馅儿的,可五黄六月烂韭菜,还不如时令的蔬菜来拌馅儿的好吃着新鲜。

    等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了,叫孩子们出来一起包。

    好像所有的小孩子在大人包饺子的时候,那卷起袖子亲自上场的样子拦都拦不住。

    丁海杏干脆给他们洗了手,摁片,刀切下来的剂子,得将它摁的扁又圆,才好擀皮。

    这个工作正好适合他们俩,有事做也不会捣蛋。

    丁海杏等着他们摁累了自己就走了,结果没想到,从头干到尾。

    人多力量大,饺子包好,下锅,吃完后,收拾的工作就交给红缨他们。

    丁海杏带着小北溟和国瑛、小九儿玩儿一会,消消食。

    然后再哄他们睡觉,等他们睡着后,忙活的做棉衣,时间过的快,别看现在热的一身汗,眨眼就冻成一条狗。

    今年的工程还浩大,应家兄妹和小九儿的棉衣可都得是新做的才行。

    丁海杏做衣服的时候,红缨他们又扎进了书房。

    这些学习刻苦又能干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夜深人静,小鬼过来报告,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怎么找到丁海杏他们的想想也可能是全家福惹的祸。

    包裹经过那么多人的手,被人翻过了,这太容易出纰漏了。

    虽然收件地址都是以代号代替的,可只要有心,想要找出蛛丝马迹,也是很容易的。

    虽然内容繁琐,且枯燥,可干这一行的可不是电视、电影上那些眼花缭乱绚烂的生活。

    大部分的生活是埋在故纸堆的档案中,或者在收集来的各类杂乱无章的消息中,去寻找线索。

    有时候坐的你腰酸背痛,看的头蒙眼花的,从浩瀚的消息中寻找有用的线索。

    观察了一个月,丁海杏都要佩服这个男人了,可真是沉得住气,不骄不躁的,工作上按部就班,挑不出任何的瑕疵,工作能力也高,她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高进山,他对他的评价很高,甚至可以说是对他大加赞赏。

    营区官兵无不对他给予很高的评价,这样一个人你说他有问题,不拿出真凭实据,没人会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