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困坐愁城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想起那个三号,眼神瞬间凝结成霜,她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对她催眠,来打听战常胜的下落。

    胆儿肥了,居然敢对她用催眠。

    如果不是她及时的将真气探出指尖,打出弹指神通,弄哭了小九儿,今儿还真着了他的道了。

    微微眯起眼睛,一抹杀气溢出双眸,怀里的小九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乖不哭,不哭。”丁海杏抱着他轻哄道,“妈妈不是针对的你,这么敏感的小家伙。”

    一点点杀意就让小九儿哭闹了起来,话说回来,不说他来的那几次,单单就今天那家伙抱着小九儿那么长时间都没让他哭,可见他伪装的有多完美。

    轻蹙起眉头来,他是怎么查到她的下落的。

    “常胜”丁海杏着急地抱着孩子腾的一下站起来,随即讪讪一笑,“真是关心则乱,有危险的话,还用得着那家伙打听下落吗”坐了下来,斜靠在沙发上道,“现在应该没事。”自得一笑道,“可见他们的保密工作做的有多好。”

    逼的都在女人身上下手了,不过话说回来,女人套取情报是很好的途径。

    该怎么把消息递出去,身边放着这么一个炸弹。曲线救国,让红缨将消息递给大哥,让大哥找援兵。

    丁海杏否定的摇摇头,他们这一家子恐怕都在他的眼皮子下面了,一丁点儿风吹草动就被他知道了。

    他不能让孩子们陷入危险之中。

    这与她前面见过的人不一样,以现在的年纪混到这个职位上,双商都高啊

    如果不是她一直以无知的乡下妞的面目示人,他不会这么贸贸然动手的。

    她现在到不担心了孩子他爸了,有历史证明,这么大的工程不遭人惦记才会奇怪咧

    可是要怎么将消息传递出去呢还真犯了难,真是动弹不得。

    冷静、冷静,打着复诊的名义告诉陶正刚,不妥,他就是从陶正刚那里获得自己的消息的。

    直接打电话找苏崇波,目光落在客厅的电话的方向,有接线员在暴露的机会更大。

    写信信件通讯连先收集起来,集中后才去城中邮局邮寄的。

    以他的能力,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看信中内容实在太简单了。

    直接快刀斩乱麻的干掉他,她出手容易的很然而他是高级干部,死因可疑的话,麻烦事不少。而且你又1不知道他的背后,有多大的关系网,打蛇打七寸,必须一击即中。

    唉她现在没有把握,手中无人,忘了刚才听从指示给常胜写信了,以他的警觉性应该察觉不对劲儿。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妈妈,妈妈我要玩儿篮球。”小沧溟站在客厅里喊道。

    儿子的声音也打断了丁海杏的思索,“我在这儿呢”说着抱起了小九儿出了卧室。

    “妈妈,妈妈,买个篮球,我要玩儿篮球。”小沧溟满脸激动且兴奋地说道,摇着丁海杏衣摆拉长声音道,“妈。”

    “好好好”丁海杏点头答应道。

    “谢谢妈。”小沧溟高兴地搂着丁海杏在她脸颊上啵一口。

    “怎么好端端的要起篮球来了。”丁海杏看着红缨他们问道。

    红缨坐了下来笑道,“兵哥哥们在操场打篮球,咱家小沧溟看见了就挪不动脚步了。”

    “哈哈”丁海杏闻言笑了起来,“沧溟对篮球那是情有独钟。”看向红缨道,“红缨记得前两年国庆,战士们篮球比赛,咱家沧溟赛后抱着人家的篮球不丢,愣是给抱回家来,等他睡着后才送回去。”

    “我怎么不记得了。”小沧溟满脸疑惑地说道。

    “你能记得什么”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小傻瓜。”

    “妈,小九儿怎么换裤子了。”红缨眼尖地说道。

    “一时没看住。”丁海杏抱着小九儿起身道,“又该去放水了。”回来后,看着小沧溟他们道,“天不早你们是不是该睡来了。”

    “对等你们上炕了,正好把你们身上这身衣服洗洗。”红缨起身朝国瑛伸着手道,“走国瑛我们洗澡去。”

    院子里用三个大洗衣服盆子晒着水,晒了一天了,水温温的足够他们四个洗了。

    也幸好有红缨他们帮忙,不然的话,光是洗澡就是一项好大的工程。

    小孩子坐在澡盆子里都喜欢玩水,溅的水花到都是,给他们洗完澡,丁海杏他们身上的衣服也湿乎乎的。

    红缨和应新新给国瑛洗澡,而丁海杏和应新华给小沧溟他们兄弟三个洗澡。

    洗完澡哄睡了他们四个天都黑了。

    “妈,厨房里的面和油怎么回事”红缨提着东西走进来道。

    “哦这不马上要七一了,后勤送来的福利。”丁海杏笑了笑道。

    “太好了。”红缨高兴地说道,“富强粉耶我有点儿馋饺子了。”砸吧着嘴说道。

    “馋饺子,明儿咱们包呗这还不简单。”丁海杏轻松地说道。

    “这面也不能放久了,这么热的天气容易生虫。”丁海杏在吃的方面非常开明,不会扣扣索索,那也是因为她有底气。

    “走了,洗澡去,看这一身的汗又是水的,潮乎乎、黏答答的。”丁海杏催促道。

    他们拿上澡票换洗衣服,去洗洗澡,回来再洗洗衣服,忙活一通,就到了熄灯号吹响的时间。

    丁海杏盘腿坐炕上,凝神静气,手指迅速的掐着指决,凌空画符,嘴里轻轻的念着金刚列两边,千里魂灵至,急急如律令来

    闪着鎏金的符咒在空间慢慢解体消散,房间内忽然阴冷下来,透着一股森森的寒气。

    一团如水一般透明的身形出现在房间中央,丁海杏用神识与他交流。

    “帮我晚上监视三号院。”丁海杏又道,“少不了你的香。”

    “好好,现在给你点好吗”

    三香祭魂,“这个可以吧”

    “里面有回魂香。”小鬼看见点燃的三炷香如打了鸡血似的,激动不已。

    “算你识货,当然这不算是正经的回魂香,功效要差点儿,不过对于你来说,也是宝贝。”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