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4章 危险人物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万物葱绿的春天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庄家茂盛,树木葳蕤,野花盛开,芳草碧绿俨然一帧花红叶茂的水墨长卷绵延于六月的天地之间。

    丁海杏家的菜园子里更是郁郁葱葱,茂盛鲜嫩的蔬菜把田地遮得严严实实,西红柿打着嘟噜,辣椒红得像火炭,黄瓜绿得要滴下来。成群的小蜜蜂,低声哼着小曲儿,对对蝴蝶在金黄的菜花上翩翩起舞。

    小沧溟他们被红缨他们带着去了操场玩儿了,这时候操场上热闹的很

    而丁海杏则抱着小九儿坐在小院里的葡萄架下。她倒是想去,可是家里有客人她只好留下招待客人了,新来的三号,吴忠国。

    最近频频出现在丁海杏周围,借口还真让她无从拒绝,打着过节的名义,送来慰问品。

    或者月底、月初送来常胜的工资、票证,带着人搬来煤球。

    当然他很懂得避嫌,每次都带着兵哥哥来。

    吴忠国非常儒雅且斯文有礼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很精致的一个男人,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从容、内敛、优雅的气质。

    从头到脚连头发丝都透着精致,一身灰老鼠皮似的土了吧唧的蓝军装,愣是穿出风度翩翩的绅士味儿。

    五一节第一次见面,他踏着夕阳缓缓的走来,莫名的让丁海杏想起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丁海杏抱着孩子站在葡萄架下,看着吴忠国让兵哥哥将过七一的慰问品搬进厨房,十斤富强粉,五斤花生油。

    丁海杏客气且有礼貌的微笑地看着他道,“三号,这怎么好意思怎么能让你亲自来送呢我让孩子们去后勤拿就可以了。”

    “我来的时候,陶一号让我好好照顾你和孩子们。”吴忠国微微一笑道,只是今儿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

    他笑起来眉目如画,如雪霁初晴,就连阳光都透着甜味儿。

    他忍不住,于是侧头别过脸,“咳咳”恢复过来道,“抱歉。”

    “你身体不舒服,脸色有些难看。”丁海杏看着他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偶感风寒,吃了几天的药也不见好。”吴忠国微微低头浅笑地看着她道。

    “我给你把把脉吧”丁海杏热心地说道。

    “太麻烦你了。”吴忠国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坐。”丁海杏指着葡萄架下的椅子道。

    “那好吧”吴忠国笑了笑坐了下来。

    丁海杏抱着小九儿坐到了他的对面,“我先给你把把脉吧”

    吴忠国将胳膊放在了竹桌上,目光注视着她道,“麻烦你了。”

    “三号”将东西放进厨房的兵哥哥出来道。

    “你先在外面等着,我让嫂子给我把把脉。”吴忠国放下手,语气温和地看着他说道。

    “是”兵哥哥敬礼后,出了月亮门。

    吴忠国这才转过头伸出胳膊重新搭在了竹桌上,“可以开始吧”

    “好的。”丁海杏长臂一伸,有点儿费劲儿。

    “孩子放婴儿车不好吗”吴忠国看着她难受的样子道。

    “这小子,被我惯坏了,得有抱着。”丁海杏脸上露出宠溺又无奈地笑意道。

    “那给我抱着好了。”吴忠国伸出手来道。

    “你要小心点。”丁海杏起身将孩子放到他的腿上,长臂一弯,将小九儿护的严严实实。

    低头温柔地看着小九儿道,“这孩子真乖,长的还真漂亮。”

    “是啊不认生,谁逗都笑。”丁海杏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三根手指搭在他温热的手臂上。

    吴忠国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的双眸将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着她,这气质与气度可不像是乡下出来的。

    单论这手白皙如青葱般修长,指腹饱满圆润没有茧子,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成健康的粉色,话说她的手好冰凉。

    丁海杏撤回了手,他看着丁海杏道,“怎么样嫂子。”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一下子溺毙在他如星空的双眸中,“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普通的偶感风寒”眼神变的呆滞起来。

    而吴忠国的清澈水润的双眸此时漆黑如墨,微微侧头眼神凌厉的看月亮门外,确定他听不到。

    “乖,真乖。”吴忠国的声音如清泉击石般清脆悦耳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爱人是谁”

    “我叫丁海杏,我爱人是战常胜。”

    “你爱人是干什么的”吴忠国轻柔地声音缓缓的滑过丁海杏的耳边。

    “我爱人是海军。”

    “你爱人现在干什么”

    “不知道”丁海杏特干脆地说道。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这么久不回来,你不想他吗”

    “想”

    “以后想他了,写信给他,让他告诉你他现在驻扎”

    “哇”的一声洪亮的婴儿哭声,划破了长空,打破了宁静。

    “该死,功亏一篑。”吴忠国脸上闪过一丝狰狞,黑如深海的双眸闪过一丝杀意,看着自己怀里的的小九儿。

    丁海杏呆滞的双眸一愣,听到哭声,满眼担心地看向了他怀里的小九儿,随即赶紧起身将孩子抱了过来,轻轻地哄道,“乖,不哭,不哭。”来回的走来走去。

    “他怎么突然哭了。”吴忠国手足无措地说道。

    “小孩子都这样。”丁海杏低头轻扯唇角露出一抹清浅如月的笑意,“我哄哄就好了。”很快将小九儿给哄的不哭了,

    “嫂子,我的病如何”吴忠国抬眼凝视着她问道,手搭在鼻翼下,又咳嗽了两声。

    丁海杏闻言抬头看着他道,“没什么,就是偶感风寒,按医生开的药吃就好了,咳嗽的话,炖点儿冰糖梨水好了。”

    “谢谢嫂子。”吴忠国起身道,既然没有机会了,声音低沉道,“不打扰嫂子了,我走了。”

    “我不送你了。”丁海杏不好意思道,“我得给小九儿换衣服了。”

    “不用,不用,快去给孩子换衣服吧”吴忠国善解人意地说道。

    丁海杏抱着孩子匆匆进了屋,扒开小家伙的后背,果然有黄豆大小的淤青。

    “小九儿,疼不疼,妈妈对不起你。”丁海杏食指覆在患处,很快小家伙的肌肤又恢复了白皙一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