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警告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作势起身道,“我还是去外面工作的好。”在这里太危险,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伤了她。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沈易玲松开他道,瘫在炕上道,“现在行了吧你工作吧”

    丁国栋刚坐下又起身坐到了炕桌的另一边。

    沈易玲轻笑出声,直起身子坐到了炕桌对面,双手托腮,眼底尽是笑意,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丁国栋被这火辣辣的眼神给盯的,能工作才怪,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笔,抬眼看着她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轻轻咽了下口水,眼神躲避着她,食指点着炕桌上的文件,思索着今天家里发生的事情,“红缨来了,是杏儿说什么了吗”

    “没有”沈易玲飞快地说道。

    “真的没有”丁国栋挑眉狐疑地看着她说道。

    “没有”沈易玲果断地摇摇头道,打死也不承认,躺在炕上道,“我睡觉了。”闭上了眼睛。

    丁国栋好笑地看着遁逃的她,不管杏儿有没有告诉她,改变不了自己的决心。

    沈易玲心里叹气,有个聪明的男人,真是一点儿秘密都藏不住,不过心里打定主意和小姑子联手,绝不能让他这么做。

    “对了,过两天我要下乡蹲点儿去了。”丁国栋眼神温柔地看着她说道。

    “什么”沈易玲蹭的一下坐起来道,“这时候下乡做什么”

    “马上要龙口夺粮,干部们都去乡下蹲点儿,确保今年的夏收。”丁国栋看着她说道。

    “这时候去,热死了。”沈易玲心疼地看着他道,“幸好小姑子拿来些解暑药,你带着”

    “我习惯了。”丁国栋轻松地说道,“正好杏儿拿来海八珍,我不在家你也不缺补品吃。”

    “你不用管我,家里什么都不缺,你好好照顾自己就成。”沈易玲看着他又问道,“去几天。”

    “大概十天左右。”丁国栋头也不抬地说道。

    “还好。”沈易玲躺下来道,“你工作吧这次真的不打扰你了。”说着翻过身子背对着他。

    丁国栋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摇头轻笑。

    沈易玲嘴角上弯,俏皮地说道,“这次是你偷看我哟”

    丁国栋赶紧低下了头,他发现自己不能跟着她的步调,不然的话啥也别想相干了。

    沈易玲不在四处作怪,房间内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为了不影响他们的睡眠,丁国栋将炕桌般了出去,熄了灯,悄悄地关上了门。

    继续挑灯夜战。

    夜深人静,一丁点儿动静,都听的分明,察觉小猫儿动静,丁国栋赶紧起身,打着手电,给小家伙换了尿布后,轻轻拍拍,就又睡的香甜。

    丁国栋看着儿子那白嫩的脸蛋,算你小子有良心,心疼你妈妈,这么乖,不然的话,咱们新账旧账一切算。嘴上嫌弃的不要的不要的,可动作轻柔的很。

    为了让他们父子俩尽快的建立感情,沈易玲在这个月子里可是娇弱的很,晚上都是催着他给儿子换尿布、伺候儿子,她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奶孩子。

    aaaaaa

    为了夏收,丁国栋不但被派了下去,就连丁姑姑也下去蹲点儿。

    组织为了照顾她,地点就安排在了杏花坡。

    接到任务丁姑姑收拾东西就打算回家。

    住房紧张丁姑姑没有申请单人宿舍,可是她的办公室一间房,用档案柜,隔成了两间,里面放了一张床。

    所以工作晚了,丁姑姑就不回杏花坡了,毕竟一个单身女人走夜路不太好。

    丁姑姑提着一个行李袋出了办公室,就被人给堵着了。

    “丁明悦。”

    丁明悦看清是谁后,脸上轻快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请把同志两字加上好吗魏成同志。”语气不悦地说道。

    “非要这样吗”魏成眼底很是受伤地说道,见她无动于衷,缓口气道,“我们出去谈谈。”

    “如果是私事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如果是公事,我们办公室谈。”丁姑姑公事公办地说道,目光平视着他,一点商量的语气都没有。

    “你”魏成给气的脸色涨的通红。

    “没事的话,请移步。”丁姑姑不客气地说道,侧身与之擦肩而过。

    “丁明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办法完成渔场任务的。”魏成气急败坏地说道。

    丁姑姑停下脚步优雅地转身,上下打量着他,语气轻松地说道,“好啊你去举报啊”身体微微前倾,眼神凌厉如闪着寒光的刀锋一般射向他。

    魏成感觉一股危险的气势排山倒海的压来,下意识退后一步。

    丁姑姑轻视地看着他一眼,“看你死还是我死。”唇角轻启,轻声道,“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非要去惹众怒,你好自为之。”

    也许之前着急来不及细想,可是能在体制内,又握有实权的人都不是傻子,哪里来的那么多熟练技工师傅只要稍微一查就明白了,这里可都是人精中的人精。

    大家选择沉默,就是选择了默认,谁来翻旧账,就是与整个县委为敌,最该担心的可不是她丁明悦。

    谁要是砸了县委的锅,一号就会砸了他的饭碗。

    尤其现在莫主任风头正劲,这是有多想不开才会上赶着找死。

    显然魏成也不傻“为什么”他不甘心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丁姑姑眸光深沉,更加的难以琢磨,心里腹诽现在逍遥自在,我有病才找个男人拖带着一家子。

    眼神严厉地看着他道,“我警告你,在骚扰我,我就以烈士家属的身份控告你。”看着他又道,“收起你的心思,想找革命伴侣,我想有的是人上赶着。”

    话落不等魏成反应优雅的转身,提着行李袋,脚步轻快的越走越远。

    魏成停在原地,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她的背影,尽管不甘心,可也无可奈何,谁让人家上面有人。

    自己也有男人的骄傲和尊严,恶狠狠地想你就准备老死一生吧

    没多久丁姑姑就听到魏成结婚了,微微摇头,啧啧这就是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