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粉红泡泡

作品:《六零俏军媳

    几盆冷水浇下来两人彻底的歇了心思,他们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

    “你们着什么急啊只学了点儿皮毛,就敢自以为大家啊”丁海杏虎着脸看着他们俩说道,她连连问了他们几个关于古玩收藏最简单的问题

    就堵的两人哑口无言,“是我们考虑的简单了。”红缨不好意思地说道。

    “时间还多的是,不着急。”丁海杏看着他们认真地说道,“你们呀要学的还多着呢”

    丁海杏将飘起来的二人,直接给拽的落在了地上,脚踏实地。

    “好了,该干嘛就干嘛去。”丁海杏起身陪着孩子们玩儿,直到天暗了下来,小沧溟他们也累了,轻轻一哄就睡着了。

    aaaaaa

    丁国栋送走了自家妹子,转身回了病房。

    丁国栋推开门,就看见沈易玲挣扎着要起来,凶巴巴地说道,“你干什么”

    一个健步冲过去,扶着她动作轻柔,“有什么需要叫我。”

    “小猫儿哭了,估计该换尿布了。”沈易玲靠在他的身上道。

    “哭就哭呗小孩子哪儿有不哭的。”丁国栋混不在意地说道,黑着脸道,“快躺下。”温柔地将她放在了床上,“你身子虚不要乱动。”

    “可儿子。”沈易玲侧头担心地看着哇哇大哭地儿子道。

    “哭哭更健康。”丁国栋不负责任地说道。

    “你就不怕吵醒如鸿了。”沈易玲着急地说道。

    “如鸿也该醒了。”丁国栋抬眼看着坐起来的揉眼睛的宝贝闺女道,“已经醒了。”说着走了过去。

    “爸爸抱。”丁如鸿伸着双手道。

    他沈易玲莫名的想起小姑子的话,“你去不去,不去的话,我来。”

    丁国栋黑眸轻轻晃了一下道,“我得先让如鸿下来吧憋了一晚上了。”说着给女儿穿上衣服和鞋,抱了起来,低头看着她,“我先带女儿去厕所。”

    “你”沈易玲紧抿了唇,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许去。”

    “你想女儿尿裤子啊”丁国栋看着她说道。

    “床下边有尿盆,就在屋里解决。”沈易玲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一字一顿地下令道,“现在去给儿子换尿布。”

    沈母推着门进来道,“我来换,我来换。”

    丁国栋直接道,“我抱着如鸿上厕所。”趁机给溜了。

    沈易玲给气的嘟着嘴道,“妈”

    “叫我干什么饿的话,等一会儿,我给外孙换了尿布。”沈母忙活着头也不抬地说道。

    “妈谁跟您说这个了。”沈易玲独自生闷气道。

    夫妻间的私事,她也不想让爸妈掺和进来。

    沈易玲放松心情,黑曜石般的双眸闪着精光,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等出院再说。

    aaaaaa

    丁海杏算着日子沈易玲出了月子,在孩子们又一次进城之前的一天晚上,给沈易玲写了封短信,让红缨亲自交给她。

    丁海杏可不是自己的傻哥哥,为嫂子心甘情愿这没错,可她还是希望嫂子知道,增强两人之间的感情。

    女人了解女人,这甜言蜜语,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奉献一切,女人就是这么傻

    红缨和应新华两人提着补品海八珍进了城,出了月子沈易玲可以好好的进补一下。

    虽然在月子里可没少进补,丁国栋满世界的去郊区乡下淘换鸡和鸡蛋,下河捞鲫鱼,想方设法的给沈易玲补身体。

    不过月子里熬的鱼汤、鸡汤,不能多放盐、不能放大料等等许多禁忌,滋味儿可想而知了。

    而出了月子就不同了,所以丁海杏才准备了那么多的海鲜,都是她亲自处理过的。

    红缨和应新华敲开了丁家的大门,将东西放下,又把丁海杏的信郑重的交给了沈易玲,就提出离开了。

    不过却答应回来吃中饭,现在风声趋缓,尤其大舅舅又进入体制内,亲戚上门,不怕不怕了。

    等红缨和应新华离开了,沈易玲拿着信,满脸的好奇,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写的什么”打开了信,信不长,短短的几句话,却让沈易玲眨了好几次眼才一字一字的看清了。

    “你这孩子,好好的哭什么啊”沈母端着一碗鸡汤面进来道。

    “没什么。”沈易玲吸吸鼻子,粗鲁的擦擦双眼,将信叠了下,飞快的放进自己的兜里。

    “没什么,好端端的你哭什么”沈母一欠身坐在炕沿上,“虽然出了月子,可最好不要哭,对眼睛不好。”

    “我高兴的。”

    可这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掉不停,也许只有哭才能表达此刻内心翻涌的心情。

    “这孩子,你真是又哭又笑的,咋了有啥事让你喜极而泣啊”沈母好奇地问道。

    “是”沈易玲突然刹车道,“不告诉你。”尽显小女儿的娇羞。

    结果一直到晚上都一脸花痴的笑容,控制不住,就是想笑。

    丁国栋哄睡了孩子们,盘腿坐在炕上才开始工作。

    沈易玲从背后抱住他的后背,丁国栋身形一僵,清脆的笑声一出她的唇边,双臂环上他精壮的腰身,脸贴在他的后心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丁国栋身形紧绷绷的,声音不可抑制的轻颤道,“你干什么”

    “没什么,就想这么抱着你。”沈易玲满脸灿烂的笑容娇声道。

    丁国栋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放松心情道,“你今儿怎么了,怪怪的,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没什么”沈易玲温柔地说道,“就想这么抱着你。”

    “你不嫌热啊”丁国栋好笑地说道。

    “不嫌”

    “你这样我还怎么工作。”丁国栋声音紧绷绷的说道。

    “我打扰你工作了吗”沈易玲挑眉轻笑道,语气特柔软,“我又没有进步一的动作,你紧张什么”调皮地说道,“怎么怕我吃了你啊现在可不行。”

    丁国栋被她的惊人之语给惊的猛回过头来,双眸担心地看着她,不住的上下打量,温热厚实的大手放在她的额头,“不烧啊”

    “我没病”沈易玲双颊绯红道。

    “没病怎么说的呃”丁国栋顿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么大胆。”

    沈易玲闻言一愣,看着羞涩的他,莞尔一笑,故意挑逗他道,“你不喜欢听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