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拉钩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看着洗干净的三个小宝贝们,指指自己皱巴巴的衣服道,“我换件衣服,你们在这里等着。”

    “不要。”小沧溟他们三个坚决摇头道。

    “那跟我走吧”丁海杏无奈地看着三个小家伙道。

    丁海杏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后面追着三个小豆丁,看着红缨他们问道,“你们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红缨看着她说道,“妈你吃了吗”

    “没有,有吃的吗”丁海杏问道。

    “有,有。”应新华站在餐桌前喊道,“战妈妈过来吃吧”

    就在丁海杏给孩子们洗脸、换衣服的时候应新华去厨房将凉了的早饭热好了。

    坐在餐桌前,丁海杏端起碗,喝了一口粥,感觉身心都熨帖不已,“这是又饿又渴,一晚上都没闲着。”

    “怎么大舅妈生产不顺利吗”红缨好奇地问道,竟然要忙一晚上。

    “不是,我到医院很快你大舅妈就生下小宝宝了,只不过被人给拉了壮丁,诊疗了一晚上。”丁海杏三言两语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情况这么糟糕。”应新华紧皱着眉头说道,“不是说恢复生产、生活了。”

    “那些真正有能力有本事的人,不出来,一切都空的。”红缨冷静地说道。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这成分论。”应新华咬牙切齿地说道。

    “总有一天不会再有这个歧视的。”红缨乐观地说道。

    丁海杏在心里点头,是啊会有这么一天,外在的政策松绑。可是等到金钱论,这种论调更可怕,它源于人心的恶。

    丁海杏边吃饭,边听他们聊天,很快就吃完了,放下空碗筷,拍拍手道,“现在咱们来说道、说道吧”

    “沧溟为什么不去上托儿所。”丁海杏故意虎着脸道。

    “妈妈不在。”小沧溟立即说道,眼眶里的泪打着转转。

    得三个小家伙一个个委屈巴巴的,丁海杏绷着的脸再也绷不住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丁海杏反而还得哄着他们三个,目光转向红缨道,“你干嘛一直抱着小九儿啊他不是睡了吗”

    “妈,你不在,他们四个是齐声大合唱,外加水漫金山。”红缨无奈地说道,“小九儿是哭累了,才睡了个回笼觉。”

    “喂他了吗”丁海杏走到红缨身边坐下来道。

    “冲奶粉了,小家伙倔脾气不喝,塞进去,就给你吐出来。”应新新插话道,“还说乖呢今儿本性可暴露了。”

    “吃惯了母乳,肯定不愿意喝乃粉。”应新华笑着说道。

    “味儿不都一样吗”应新新看着睡觉还皱着眉头的小九儿道,“看看这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乃粉哪有妈妈的爱心啊”应新华嘿嘿一笑道。

    说话当中就醒了,咧开嘴就又哭,然而嗓子哭哑了,听的揪心不已。

    “来来,妈妈抱。”丁海杏伸手将他给接了过来。

    小九儿到了丁海杏的怀里立马安静了下来,小脑袋在她的胸前蹭蹭的。

    “我去喂他。”丁海杏抱着小九儿直接起身道,有应新华这个男孩子在喂小九儿不太方便。

    后面三个小豆丁是片刻不离她,也许是她突然离开,吓着孩子们了。

    本来计划很好,来回五个小时足够了,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

    丁海杏喂着小九儿,看着他们三个认真地说道,“妈妈答应你们以后不会在悄无声息的离开,我以后走到哪儿都带着你们可好。”

    小沧溟琉璃似的大眼睛看着丁海杏,直接勾着小手指道,“拉钩”

    “拉钩”小北溟与国瑛有样学样道。

    “好好好,拉钩。”丁海杏宠溺地看着他们三个道,“一个一个来。”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丁海杏勾着小沧溟的手说道。

    然后又和小北溟、国瑛分别拉钩,孩子们才重展笑颜。

    “真拿你们没办法。”丁海杏无奈地笑了笑宠溺地看着他们道,捏捏他们的鼻子道,“粘人精。”突然看着他们感慨道,“希望你们翅膀硬了,也这么恋家,别飞走了,都不要妈妈了。”

    “我不离开妈妈。”小沧溟抱着丁海杏的胳膊道。

    “我们也是。”小北溟和国瑛也是,没地儿抱就抱着丁海杏的腿。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孩子们。

    “嘶”丁海杏低头看着吸疼自己的小九儿道,小家伙饿坏了,所以今儿劲儿格外的大。

    “妈,怎么了”小沧溟听见她倒抽一口冷气,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丁海杏摇摇头道,看着他们三个道,“我一会儿要去洗澡,你们呢”

    “去”三个齐声点头道。

    吃饱喝足的小九儿也成了个粘人精,结果洗澡队伍非常的庞大,幸好应新新和红缨一起去。

    足足洗了一上午,回来正好午饭时间,应新华将午饭都做好了。

    吃完饭丁海杏带着四个孩子睡觉,快把她给累坏了。

    而红缨他们收拾干净后,三人围在一起看看书学习。

    “红姐姐,我觉得咱们可以向周边扩大。”应新华提议道。

    “我也想,就怕妈不同意。”红缨看着他说道。

    “怎么担心我们的安危啊”应新华惊讶道,“等闲的人可欺负不到咱们。”

    “自然担心了,我们在我妈眼里再怎么强大也是个孩子。”红缨点点头道,随即又道,“而且别的地方也有像咱这样的人,毕竟这世上的人都不是傻子,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那也是凤毛麟角,再说了华夏古玩字画太多了,弄不完的。”应新华看着她说道。

    红缨闻言眼中跃跃欲试道,“那咱问问我妈可以吗”

    “嗯”应新华喜上眉梢道。

    “喂你们出去,我怎么办不会不带我吧”应新新赶紧出声道,晚了就更没她什么事了。

    “不行”应新华想也不想地说道。

    “为什么”应新新噘着小嘴儿道。

    “我们都走了,谁帮着战妈妈带孩子。”应新华立马说道,今天的情况令人印象深刻,简直是一场灾难,小孩子都是魔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