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痛不欲生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一边唇角轻勾,好笑地看着小陶道,“小陶同志,我什么时候说要动手术了。”目光转向高进山道,“高大哥,拿一条干净的毛巾。”

    “干什么”三个大男人齐刷刷地看向丁海杏。

    “接骨啊”丁海杏淡定从容地说道,目光淡然地看向小陶道,“希望你撑得住。”

    高进山从脸盆架子上将一条赶紧的白毛巾拿来,“弟妹,给你。”

    丁海杏并没有伸手,看着高进山道,“叠好了。”下巴朝小陶点点道,“让他咬着。”

    陶正刚也看出来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丁海杏道,“你就在这里给我儿子接骨啊”

    “对啊”丁海杏点头微笑道,看着陶正刚又浅笑道,“麻烦您抱着他。”然后又道,“高大哥让他咬着毛巾后,摁着他的左腿。”

    “呃好。”高进山将毛巾折了两下,递到了小陶的嘴边,“咬着。”

    小陶斜了丁海杏一眼,硬气地说道,“不用,来吧”

    “我劝你最好咬着,不是一般的痛。”丁海杏好心好意地说道。

    “关二爷挖骨疗伤都不怕。”小陶咬着牙说道,“来吧”

    丁海杏在心里冷哼一声,既然这么硬气那她也不客气了,凝神静气,眼神凌厉,“我开始了。”双手轻轻覆在他的伤患关节处,真气外放探入患处,仔细检查。

    小陶同志只感觉她的手好冰凉,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也幸好他被自己的老爸和高进山摁着。

    “我要开始了。”丁海杏提醒道。

    小陶同志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死死咬着下嘴唇,五官剧烈的抽搐,疼的冷汗顺着脸颊滴在了身上。

    丁海杏头也不抬地说道,“高大哥,给他咬着毛巾。”

    高进山压着小陶同志的腿,把放在手边的毛巾递了上去。

    这一次小陶同志再也没有推辞,直接张嘴叼着毛巾了。

    小陶同志眼睛都快瞪脱了窗,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腿在她的手里被摆弄着,清晰的能听见骨头与骨头之间摩擦的声音,声声的刺激着耳膜

    这种的直观的感受真是非常的酸爽。

    那磨骨的声音饶是陶正刚与高进山两人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也听的头皮发麻、刺耳。

    最终实在忍受不了,别过了脸。

    丁海杏根本就无心看他们三个的表情,正值关键时刻,开始左右扭动,只听见咔嚓咔嚓他们三人能听见清脆的接骨声音。

    “好了。”丁海杏一屁股坐在身后的椅子上,额头上密密麻麻一层虚汗。

    小陶同志,松开了嘴里的毛巾,上面清晰的印着一圈血红的唇印。

    陶正刚松开了儿子,扭过头来,不敢相信地看着完好无损的膝盖,与刚才扭曲凸起的样子简直天壤之别。

    激动地说道,“这这就好了。”

    “你可以让他试试,是否好了。”丁海杏抬起手臂擦擦额头上的汗道。

    “我我”小陶眼中迸发狂喜地看着丁海杏道,“我可以站起来,不用截肢吗”

    “你还感觉疼吗”丁海杏勾起唇角好笑地看着他们父子俩道。

    “这个,疼痛好像小了很多。”小陶从不可思议中恢复过来看着陶正刚道,“爸,这怎么可能不是要截肢吗”

    “不相信啊现在去照照x光,看看是否接好了。”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

    “我去叫人。”高进山立马说道。

    “对了,高大哥叫人来的话,拿一副夹板固定他的腿,刚接好,不能不小心造成二次伤害了。”丁海杏叫住高进山提醒他道。

    “知道了。”高进山连忙跑了出去,不但带来了医生,还推了辆轮椅。

    医生惊讶看着小陶完好无损的膝盖,这太神奇了。

    “愣着干什么赶紧绑夹板。”陶正刚催促道。

    “哦哦”医生赶紧绑好夹板,然后架着小陶同志放在了轮椅上。

    推着出去了,而丁海杏则趁着屋里没人盘腿打坐休息一下。

    aaaaaa

    “这简直是太神奇了啊”医生看着x光机下呈现出来的膝关节道,“严丝合缝,没有任何的不妥。”

    “你的意思我儿子的腿好了。”陶正刚激动地问道,“不用截肢了吧”

    “不用,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最好打上石膏,好好的护理,防止二次伤害。”医生公事公办地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陶正刚忙不迭地说道。

    “我能问下,谁给接的骨吗”医生好奇地问道。

    “病房内的女同志。”陶正刚说道。

    “首长既然拍完片子了,咱们回去吧”医生赶紧说道。

    “好”

    陶正刚他们将小陶同志给推了回来。

    丁海杏耳朵微动听见外面的动静,立马将腿放了下来,规规矩矩的坐好。

    等他们推门进来那一刹那,丁海杏站了起来,“回来了,检查结果如何”

    “好了,好了。”小陶看着她说道,“真是谢谢你了,我为刚才恶劣的态度向你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了。”丁海杏客气又不失礼貌的笑道,看着他们道,“我这里开张方子,熬成膏药,正骨活血,一贴可用七天,敷在患处。”递给了他们,继续说道,“对于恢复性训练我相信医生会给你进行科学性的建议。我要说的是,即便能跑能跳,也不能做剧烈的操练,想要回到兵营,起码要半年以后,最好一年。”

    “谢谢。”陶正刚接过方子道。

    “没事的话,高大哥我们走吧”丁海杏目光转向高进山道。

    “等一下,等一下。”医生看着不敢置信地看着丁海杏道,“就是你将他的腿骨接好的。”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丁海杏点头诧异地看着他道。

    “你跟我来。”医生看着丁海杏直接说道。

    丁海杏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问道,“同志,你这是何意”扭头看向高进山和陶正刚。

    陶正刚看着医生说道,“唐医生你这是干什么”

    “治病救人。”唐医生看向丁海杏道。

    丁海杏无奈地摇摇头,脚步跟上了唐医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