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救命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们小猫儿这么乖乖啊”丁海杏看着睁开眼睛的小家伙道,“嫂子,我们猫儿的眼睛好漂亮,胎发也黑,皮肤红红的,将来肯定皮肤白”惊讶地说道,“眼睛还是内”

    双还没说出口,就被高进山着急地喊声给打断了,他站在门口高声道,“弟妹,弟妹,出来一下。”

    “嫂子,我出去看看。”丁海杏将包被包好了,看向沈易玲道,又提高声音道,“来了,来了。”打开房门看着着急地高进山道,“高大哥,什么事”

    “救命,快跟我来。”高进山看着她说道,转身抬脚就走。

    丁海杏看向沈校长说道,“亲家爷爷,我跟去看看。”

    “去吧”沈校长笑着挥手道,看着他们消失在眼前,自然自语道,“估计谁家又病了,治不了。现在这医院真是让人痛心。”除了叹气,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政策不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着急上火的,什么都做不了。

    丁海杏跟着高进山后面,下楼又上楼,走到医院的后面,一处幽静的小楼外,这就是所谓的高干病房吧

    以丁海杏的耳力,大老远就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声“我不截肢,我不截肢,爸不要,不要据了我的腿不要。”看着眼前那些医生,他气的将床头柜上的东西砸向他们道,“给老子滚,老子死也不截肢。”

    吓得医生们连连后退,“陶一号,请您早做决断了,晚了就恐怕危及性命。”

    “你们特么的还不走是不是。”他激烈的从身上掏出枪道。

    “你干什么”陶正刚给吓了一跳,黑着脸道,“胡闹放下枪。”

    “爸,你不让他们滚,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他拿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红着眼眶蓄满泪水,态度坚决。

    “出去,出去。”陶正刚攥紧拳头,闭了闭眼,将围在病床前的医生全都给轰了出去。

    “陶一号,你好好劝劝令郎,耽误不得了。”

    “我知道院长。”陶正刚点点头道,“你们先回吧明天早上我给你们答复。”

    医生们连连摇头,叹着气离开了。

    陶正刚转身回了病房,穿过会客厅进入了病房。

    “把枪放下。”陶正刚看着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儿子痛心地说道,他恨不得被砸伤的是自己的腿,恨不得将自己的腿换给他。

    “儿子”陶正刚哆嗦着嘴唇叫道。

    “爸你给我痛快好不好。”他手里紧攥着枪,疯狂捶着病床道。

    “你混蛋”陶正刚怒指着他道,“你死了我和你妈怎么办你还有左腿,还有双手”

    “有用吗”他哈哈大笑,笑声凄厉,带着绝望,“我还不是残废,我不要活在人们的同情中,什么都别说了。我死都不会答应的,您也别想将我麻醉后,直接送上手术台,那样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泪流满面地说道,“儿子不孝了,对不起。”

    陶正刚举着的拳头,红着眼眶,看着倔强而固执的儿子,颓然的放下手。

    “为什么为什么”他发狂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不幸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看着自己变形的外翻的右腿膝关节,高高的举起手臂,带着恨意砸了下去。

    “不要”陶正刚一把上前死死地抓着他的胳膊道,“你疯了。”

    “爸,你放开我,放开我。”他双眼猩红,带着恨意说道。

    右手被陶正刚给死死的搂着,他高高地举起了左手。

    “我保证你砸下去,一准保不住你的右腿。”丁海杏突兀的声音出现在病房中。

    “你是谁”父子俩寻声望向突然出现在病房里的女人道。

    “一号。”高进山赶紧出声道,“这是战常胜同志的爱人,丁海杏同志。”

    丁海杏听见里面声音不对劲儿,就那么连门都没敲,径直闯了进去,高进山见状也只好追上去。

    陶正刚松开了儿子的胳膊,顺势将儿子手里的枪给夺了,才问道,“小高,你怎么来了。”

    目光转向丁海杏,满脸疑惑道,“你好。”

    “你好”丁海杏微笑且礼貌的说道。

    “哦她是我请来的医生,看看他的腿伤。”高进山赶紧解释道。

    “谢谢小高的好意,我看不用了。”陶正刚有礼且不失礼的婉拒了高进山的好意。

    他知道医院的医生不靠谱,专门将骨科专家从法海寺给捞出来,得到的结果居然是截肢。

    眼前这个看着年龄不大的小女人,连骨科专家都治不好,她在心里摇摇头。,

    尽管陶正刚表情只是些许变化,哪里逃得过丁海杏的火眼金睛,年龄始终是她的短板儿。

    高进山看向陶正刚积极地说道,“让丁海杏同志看看吧她的医术很棒的,踏进鬼门关的人都能给救回来。”

    丁海杏扭头一脸侧目的看着高进山,这家伙也不怕牛皮吹破了,真是为了巴结上司还真是不遗余力。

    高进山垂眸迎向丁海杏如秋水般清澈的双眸,询问道行吗

    丁海杏朝他微微点头,使使眼色试试看吧

    “嗤”小陶同志不屑地撇撇嘴道,“能把我的腿恢复原状吗”

    丁海杏优雅地踱着步,靠近了病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轻视地说道,“我倒是怕你哭天抢地的受不了。”

    “你真能治好我儿子的腿。”陶正刚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

    “只是骨折而已,用不着哭天抢地的,要死要活的吧”丁海杏闲闲地说道。

    小陶同志被她给刺激地口无遮拦地说道,“伤不在你身上,风凉话谁都会说。高调谁都会唱,别把牛皮给吹破了。”

    丁海杏看着年轻气盛的他,微微摇头道,“我现在给你治好如何”

    “什么”陶家父子不敢相信地看着丁海杏道。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丁海杏风轻云淡地说道。

    “我现在让人去安排手术室。”陶正刚立马说道。

    “我不进手术室。”小陶坚决地摇头道,眼神犀利地看着丁海杏道,“说你们是不是跟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