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 贱名好养活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看着高进山道,“高大哥,你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让嫂子好安心。”

    “我这就去。”高进山忙不迭点头道。

    丁国栋扶着自家妹子和韩颖一起先去了食堂,扶着她坐在餐桌前,关心地说道,“杏儿,想吃什么”

    “哥,你看着点吧我无所谓。”丁海杏轻笑出声道,“能填饱肚子就成。”有人在丁海杏也无法盘腿打坐,恢复体力。

    “韩姐呢”丁国栋目光转向韩颖道。

    “客随主便。”韩颖笑着说道。

    “那我做主了。”丁国栋起身去窗口,大晚上的也不能吃太油腻了,包子和清粥小菜,管饱。

    吃完了饭,丁国栋看着丁海杏道,“反正有车,你们等会儿在走,我先将叶教授送回去。”

    “行,我会再看看嫂子的。”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

    “谢了。”丁国栋看着她突然感慨道,“杏儿,有你在真好。”

    “喂喂这画风我可不适应。”丁海杏调侃道。

    韩颖也告辞离开,目送丁国栋搀扶着叶教授离开,丁海杏他们才回了病房。

    “老婆子。”沈校长推门进来道。

    “嘘”沈母食指放在唇边道。

    沈校长点点头,压低声音道,“我们来接替你,你也去吃点儿东西吧”

    “那行,我走了。”沈母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走了。

    “如鸿她姑姑,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和小高在外面,有事叫我们。”沈校长在老伴儿走了以后道。

    这里不同于其他的病房,高进山不方便进来,所以就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

    沈校长不能让他一个人在外面,所以就坐在走廊陪着高进山聊天。

    这样也正好,丁海杏关上房门,手中凭空出现两粒药丸,塞进自己的嘴里,盘膝坐在长椅上,运行了一小周天,让药力充分的吸收,睁开眼,神清气爽,体力恢复了大半。

    起身先给小家伙检查一下身体。

    丁海杏抓着小家伙的白嫩肉乎乎的手,控制着自己的真气如涓涓细流般,探进他的身体,沿着奇经八脉游走了一圈,最后从百会穴出来。

    “呼”丁海杏长处一口气,“小家伙,我们身体棒棒哒。命真够大的,在污浊的羊水中,又闷了那么长的时间。”

    “他没事吧”沈易玲声音沙哑地问道。

    “没问题,我们的小宝贝身体健康。”丁海杏抬眼看着她微笑道,“我吵醒你了。”

    “没有,是我睡得不踏实。”沈易玲微微摇头道。

    “别担心,有我在呢”丁海杏拉开椅子坐在病床边,温柔地看着她道。

    “今儿真是被吓坏了。”沈易玲哽咽道,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丁海杏握着她手安抚道,“没事,没事。我给你的药,要按时吃,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知道了,小姑子。”沈易玲点点头道,“你给他起个名吧”

    “我”丁海杏摇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吧”

    “这孩子的命是你救的给他起个名字吧”沈易玲看着她坚持道。

    “那就起个小命好了,这孩子也是命大,我家的叫小九儿,你家的小名叫猫儿如何”丁海杏征询道,“大名让大哥和沈校长他们取好了。”

    “猫有九命,好咱们就叫猫儿”沈易玲诧异道,随即笑道,“都说贱名好养活,我记得汉武帝小名还叫猪呢”

    “老人们常说,起个贱名,猫啊、狗啊的,都不是人名,这不是人名就上不了阎王的生死簿,人名不在生死薄上,这小鬼勾人命的时候,就找不到人名,孩子的命就保住了。”丁海杏勾唇浅笑道。

    “对跟绕口令似的。”沈易玲笑着点头道。

    丁海杏朝她眨眨眼俏皮地说道,“咱这算不算封建迷信啊”

    沈易玲闻言错愕地看着她,随即笑道,“我才不管迷信不迷信,我只要我儿子健健康康的。”

    “哦对了,嫂子多关心一下我哥,他的情绪有点儿不对。”丁海杏提醒她道,“到现在我都没看见他来看看孩子,提提孩子。”

    “为什么”沈易玲不解道,“他不喜欢儿子吗”

    “这不是男孩儿、女孩儿的问题。”丁海杏看着她挑挑眉道,“嫂子还想不明白吗他生气了,气这个孩子差点儿”

    “要了我的命。”沈易玲心头微动,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说道,瞬间鼻头一酸,豆大的泪滴滑落。

    “哎嫂子,别哭,别哭,月子里哭对眼睛不好。”丁海杏赶紧拿了条毛巾递给她,笑着打趣道,“我知道,你心里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但咱别哭,等出了月子,你可劲儿的哭。”

    “噗嗤”沈易玲破涕为笑道,拿着毛巾擦了擦双眼。

    “光顾着说话了,也忘了问你渴不渴、饿不饿。”丁海杏看着她问道,说着站了起来。

    “别忙了小姑子,我不饿也不渴,傍晚的时候喝了粥。”沈易玲摇头道。

    “哇”

    洪亮的婴儿啼哭声打断了她们两人。

    “来来来,让姑姑看看我们小宝贝怎么了”丁海杏走到婴儿床边,看着哭的那个痛的小家伙道。

    麻溜的解开包被,“原来是办坏事了,你还大小齐上阵啊”

    丁海杏拿着盆,倒了点儿热水,先放着。

    “孩子哭什么”沈校长听到孩子的哭声站在门口担心地问道。

    “爸,没什么您外孙拉了。”沈易玲提高声音道。

    睡了一觉,感觉身体有力量多了,不在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沈校长闻言重新坐了回去,跟高进山继续聊兵营的事情。

    虽然人离开了工作岗位,可是没有一天不惦记部队上的事情。

    高进山捡能说的都说的,听在沈校长心里真是熨帖不已。

    “校长,人有三急,我失陪一下。”高进山站起来不好意思道。

    “去吧去吧”沈校长挥挥手道。

    高进山没有去妇产科的厕所,这里大部分都是女性,怪尴尬的,所以去了别的地方。

    丁海杏将脏尿布抽出来,擦擦屁屁,水温了,给小家伙洗洗屁屁,包好尿布,小家伙期间只是哼哼唧唧,不在哭的痛哭流涕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