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虚张声势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沈校长指着叶教授胸前的牌子道,“先把那玩意儿给摘了,不然都走不到妇产科。”

    丁国栋闻言立马将他挂在身上的牌子给扯了下来,“人带出来时不能摘,又急着往这边赶,所以”

    “明白,赶紧进去吧”沈校长挥手让他们赶紧走。

    丁国栋几乎是架着叶教授进的医院,实在是老人家身体软的根本就跟不上丁国栋的节奏。

    “妈,我们回来了。”丁国栋将人放在长椅上道。

    沈母闻言挑开帘子出了病房,“回来了,人呢”目光扫向长椅上狼狈的老人,“不会就是他吧”眉头紧皱道,“这样子怎么接生,这进去得带多少细菌,还不感染了。”叹声道,“是我考虑不周了。”

    “妈,妈,我也希望用不到,真要有啥事,有他坐镇,也能指导一下。”丁国栋抬起手臂粗鲁的擦擦额头上的汗道,“起个安心的作用。”探头探脑地看着病房道,“妈,我能进去看看易玲吗”

    “不行,你这样子怎么进去。”沈母指着他灰扑扑的身上丁国栋道。

    丁国栋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因为抱着叶教授,可真是没法看,“那就算了。”提高声音道,“易玲,我回来了,我就在外面。”

    沈易玲基本上没有隔音,清晰的听见丁国栋的声音,心放在肚子里了。

    虽然嘴巴上说支持他的工作,生孩子他就是在也帮不上忙,但有他在分外的踏实。

    “妈,易玲怎么不说话啊”丁国栋担心地问道。

    沈易玲想回答他,可是这一波阵痛又袭来,根本就无暇顾及他,“啊我没事。”

    “声音怎么这样”丁国栋无比担心地说道。

    “这还用说,太疼了。”沈母直白地说道。

    “怎么生如鸿都没见易玲喊的这么惨。”丁国栋急地直搓手。

    “最疼的时候已经进了产房,你已经听不见了。”沈母好笑地看着他道。

    “那赶紧进产房啊”丁国栋催促道。

    “我倒是想,她们不来,我没办法。”沈母咬牙切齿地说道。

    “姓叶的怎么在这儿,他什么人你们不知道啊”给沈易玲接诊的姓王的女医生咋咋呼呼的说道。

    丁国栋没想到她居然认出来了,沈母着急地看向丁国栋,目光里尽是担心。

    “姓也得,给老子老实的站好了。”丁国栋爆喝一声,上前将抓着叶教授的双肩给提溜了起来,竖在了墙根。

    丁国栋目光又转向了王医生道,“就是这个姓叶的,当年在这所医院里,污蔑我们劳动群众的妻子,生理有缺陷,不能生育。”

    本来双眸麻木的叶教授闻言呆呆地看着丁国栋,丁国栋扭头看向他,站在两人中间,虚张声势道,“是可忍,孰不可忍。”手向下压了压,看着叶教授低下了头,丁国栋才转过头看着王医生道,“今天我把他给揪过来,就是要用铁的事实来教育他,让他睁大眼睛看看,看着我们劳动群众生孩子,让他看着我们红色江山后继有人,见证革命的接班人出生。”

    “还是劳动群众的觉悟高。”王医生闻言喜上眉梢道,走到叶教授跟前,食指指着他冷哼一声道,“那好,这家伙可以在这里老老实实的,不许你乱动乱说话。”话落进了病房,身后跟着几个年轻的小医生。

    “是是是”叶教授闻言闷声说道,“不乱说乱动。”

    少顷王医生她们将沈易玲推出了病房,进了产房,沈母跟着站在了产房外。

    丁国栋在她们走后,则扶着叶教授坐到了长椅上道,“抱歉,刚才说的过分了点儿。”

    “我明白。”叶教授理解地说道。

    “您先在这儿坐着,有需要我会叫您的。”丁国栋话落抬脚就走,却发现走不动,原来叶教授抓着他的衣角。

    叶教授抬眼不好意思地看着他道,“丁副主任,你把我送回去前,能让吃顿饱饭吗”

    丁国栋闻言心里一酸,“好,我答应你。”

    “谢谢”叶教授老泪纵横道。

    “在这里等着。”空气中只留下丁国栋这句话,人就消失在他的眼前。

    身心疲累的叶教授直接歪在长椅上,蜷缩着身子,缩成了一团。

    丁如鸿玩儿的厌烦了,抱着沈校长的大腿哭着闹着道,“姥爷,我要找妈妈,我要找爸爸。”

    “走,咱上去看看。”沈校长看着天渐渐的暗下来,应该进产房了吧

    沈校长抱着丁如鸿去了妇产科,病房里没人。

    看着躺下的叶教授问道,“人呢”

    “进产房了。”叶教授小声地说了一句道。

    沈校长闻言抱着丁如鸿直接去了产房,看见沈母和丁国栋问道,“怎么样了”

    “人在里面不知道。”丁国栋担心地说道。

    “别担心,应该没问题的。”沈母宽慰他,也是说服自己道。

    “那些人不靠谱,妈又不是不知道。”这种无心力感让丁国栋砰的一声,一拳捶在长椅的一角,咔嚓一声应声而断。

    吓了沈母和沈校长一跳,诧异地看着被劈断的一角。

    丁国栋也觉得自己火气大,“爸、妈,我会赔的。”

    “谁说这个了。”沈校长非常理解他现在的心焦。

    “可是现在无人可用。”沈母不停地绞着手指道。

    “爸爸,抱。”丁如鸿朝他伸出双手道。

    “爸爸,身上脏。”丁国栋指指自己的衣服道,“把我们小如鸿漂亮的衣服都弄脏了。”

    “不要,不要,我让爸爸抱。”丁如鸿执拗地说道。

    丁国栋看看外面的天色,就知道小家伙到了睡觉的时间,干脆把外面的衬衫给脱了,只穿着白色的背心,“来吧,爸爸抱。爸给我吧如鸿该睡了,我哄哄她。”

    沈校长看着揉眼睛的丁如鸿,将孩子交给了丁国栋。

    丁国栋抱着女儿起来,轻轻的拍着她轻轻哄道,“乖,睡觉。”

    丁如鸿在丁国栋的怀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给孩子盖着点儿。”沈母看着孩子睡着了,从帆布袋里拿出一个薄被子递给了丁国栋。

    丁国栋接过包被给丁如鸿裹在了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