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荒唐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沈母寻声走了过去,推开了半掩的门的,原来妇产科的医生和护士都聚在这里,围在一起正在背纪念白求恩。

    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这篇文章倒是不长,沈母耐着性子等他们背完了后,结果一字站好直接跳舞了,脸都气的发白了,拂袖而去。

    “该死”沈母在心里气急败坏地说道。

    沈母到了病房安抚了一下沈易玲,直接出去找沈校长了,这么等下去可不是办法。

    沈校长抱着丁如鸿就在医院的大堂玩儿呢

    沈校长看见她纳闷道,“你不在里面待着你出来干什么”

    “别提了,玲儿要生了,可是现在我们连产房都进不去。”沈母焦急地说道。

    “为啥”沈校长满脸疑问地看着她问道。

    “都在跳舞呢我没敢打扰,如果打扰的话一顶群众运动的绊脚石的帽子扣上来就惨了。”沈母焦心地说道。

    “那怎么办”沈校长焦急地说道,琢磨了一下道,“我在这里看着,你去找以前的专业的医生,那些人太不靠谱了。”

    都特么的什么时候了,还干这个,真是气的沈校长都说不出话来。

    沈母自然也知道找专业人士靠谱,可问题关键点在,“我怎么带出来。”

    “打着国栋的名义。”沈校长咬着后槽牙挤出一句话来道。

    “行”沈母看着他道,“趁着天还没黑,我就去找。”

    “爸、妈,易玲怎么样了”丁国栋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从他们身后传来。

    “国栋,你可回来了。”沈母闻言立马回头看着风尘仆仆的丁国栋踏着夕阳疾步跑了过来道。

    “爸爸。”丁如鸿看见丁国栋高兴地朝他举着手,“抱抱。”

    “乖,爸爸有事,现在不能抱如鸿。”丁国栋伸手揉揉她的小脑袋道,目光转向沈母道,“现在什么情况。”

    沈母介绍了一下里面的情况,丁国栋闻言气的咬的牙齿咯咯作响,“真是荒唐”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道,“妈,我现在就去接医生。”

    沈母看着丁国栋说道,“他们在哪里你也知道,产科医生叶教授。”

    “知道了,我现在就接人去。”丁国栋立马说道,说着转身就朝医院外走去。

    “等一下,等一下,骑我的车去,快。”沈母叫住他道,看着他转过身来,从兜里摸出车钥匙,扔给丁国栋道,“接着。”

    丁国栋伸手接过钥匙,提高声音道,“妈,去照顾易玲,我一定把医生接来。”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告诉玲儿你回来了,她肯定非常高兴。”沈母满脸笑容地说道,说着转身就朝医院里边走去,这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丁国栋则在车棚里找到自家的自行车,蹬上如脚踩风火轮似的,朝郊区的法海寺驶去,医院的专家医生都在那里。

    aaaaaa

    沈母蹬蹬跑进了病房,站在病床前高兴地说道,“玲儿,玲儿,好消息,如鸿她爸回来了。”

    沈易玲闻言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沈母,激动地说道,“真的吗孩子他爸回来了。”

    “嗯”沈母点重重地点头道。

    “那他人呢”沈易玲看着她身后并没有人进来,不禁想到,“妈不会为了让我安心,所以骗我的吧”话落一波阵痛袭来,五官都拧到了一起。

    “没有,没有,妈没有骗你。”沈母赶紧说道,抓着她的手安抚她道,“国栋去给你找医生了。真的,你韩姐没法过来,咱们得在找一个叶教授你也认识的,老教授了。”

    沈易玲挺过这波阵痛后看着她道,“妈,叶叔叔不是还被关着呢这么多人看着,我不要国栋犯错误,我自己可以生。”

    “你这丫头犯什么错误啊打着审问的名义不就得了。”沈母弯腰靠近她的耳边轻声道,“笨丫头,不知道变通啊”

    “妈,我这不是一孕傻三年吗”沈易玲自嘲一笑,“啊”使劲儿的抓着沈母的手,攥的指节泛白。

    “嘶”沈母被抓的生疼,安抚的拍拍她的手,“疼就叫出来,这没啥丢人的。”

    “还好了,又不是没生过。”沈易玲喘着粗气说道。

    丁国栋满头大汗地骑着车子载着叶琛叶教授,一路疾驰赶了过来,来回用了一个多小时。

    幸好这些年听杏儿的经常锻炼身体,不然的话,可吃不消。

    “可算回来了。”沈校长抱着丁如鸿看见他们迎了上去。

    “爸,我把人给带来了。”丁国栋两条大长腿支在地上,后车座上的叶教授一下子从车上出溜下来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身的灰扑扑的中山装,人也憔悴的瘦的脸颊都凹了进去,双眸更是没有神采。

    这能行吗

    “哎”沈校长担心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叶教授,又抬眼看向丁国栋问道,“他没事吧”

    “我骑的太快,他有些受不了,还有就是太饿了。”丁国栋下了车,将车子支起来道,连忙将叶教授给搀扶了起来。

    “我这里还有俩包子。”沈校长将牛皮纸包递出来道。

    老伴儿去看着闺女,国栋去接医生,小外孙女在这儿玩儿够了,嚷嚷着饿了。

    答应她吃包子的,沈校长带着丁如鸿去食堂凑合一顿,剩下两个包子没吃完,包了起来,本打算给丁国栋垫垫肚子的。

    现在

    叶琛眼冒绿光的接过牛皮纸包,打开,如饿狼一般,三两口抻着脖子将包子困难的塞进了肚子里。

    “他这是饿了多久了。”沈校长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的恶狠狠的样子,赶紧出声道,“慢点儿,慢点儿别噎着了。”

    可他饿坏了,哪里听得见,三两口又将包子塞进肚子里。

    “听里面的人说,饿了三天了。”丁国栋架着叶教授朝里面走,“爸我们先进去了。”

    “快进去,快进去。”沈校长挥手道,突然又叫住他们道,“国栋”

    “爸。”丁国栋扭头看向沈校长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