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不好的预感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还用你说,我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了,运动之初,这里就被冲击了,我清楚的很,所以一老早就跟韩颖说好了。”沈母看着她们父女俩说道,“我走了。”

    沈母先乘着公交车回了家,将自行车给推了出来,有车子来回也方便。

    蹬着车子去了韩颖的家,结果是铁将军把门。

    沈母紧锁的大门,心里就咯噔一声,预产期就在这几天,韩颖也说了不会去哪儿的。

    这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沈母拿出手绢擦擦头上的汗,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敲开了胡同里邻居的家门,打听了一下韩颖,结果令她的心彻底凉了。

    原来韩颖的爱人病了,让她去了,这下子没有时间,就不能单独指望她了。

    沈母想了想生还需要一段时间,借了邻居家的纸笔,写了张便条塞进了门缝里。

    蹬着自行车先回了医院,沈校长看着老伴儿身后没人,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拉着她出了病房,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道,“韩颖不在。”

    “嗯他爱人病了,她去探病了。”沈母担心地点点头道。

    沈母瞥了眼他,目光转向病房道,“咱家玲儿怎么样”

    “刚才那些人拿着听诊器给咱家玲儿检查了一下。”沈校长冷哼一声道,“说什么咱家玲儿一切正常,身体健康,胎位特别正。”忍不住爆粗口道,“特么的,连肚子都没摸,她知道正确的胎位是什么样子吗我看你都比她们有经验。”

    “我先进去看看。”沈母先去卫生间洗了洗手,然后才进了病房,脚勾着病床下面的方凳出来,坐了上面拉着沈易玲地手道,“玲儿,感觉怎么样有阵痛了吗”

    “有了,还不密集。”沈易玲看着满头大汗地她道,“妈,是我生孩子,怎么你头上的汗比我还多。”

    “我我”沈母也不知道这个消息该不该坦白。

    “韩姐没来吗”沈易玲通透地说道。

    沈母见她发现了,瞒着也没有任何意义,“嗯你韩姐的爱人生病了,她去探病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不过我给她留了便条了。”

    “妈先帮你检查一下。”沈母将门关上,给她检查了一下道,“才开了两指来了,还早着呢别着急。”

    “妈,我不着急,就是韩姐不回来,咱们自己生,又不是没有经验。”沈易玲轻松地说道,那语气简单的很。

    “你好好的躺着,我先出去。”沈母打开门走了出去。

    沈校长一看见她出来立马问道,“怎么样”

    “目前看来很好。”沈母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道。

    沈校长琢磨了下道,“咱们不能将宝都押在韩颖身上,没个医生我不放心。”

    “可我一时上哪儿找医生啊都被关着呢就是我能去,我也带不出来。”沈母着急地说道,“要是国栋在就好了,他现在的身份将调出来一个医生完全没问题。”

    “你这不是说废话吗国栋要在,我还用担心吗”沈校长没好气地说道。

    “你说他好好的又去下乡干什么”沈母忍不住发脾气道。

    “农业稳,城里才能稳,不然大家都喝西北风吧还想如前几年都饿着。”沈校长语气不善道。

    这眼看着两人越说火气越来越大,沈母赶紧说道,“打住,打住,这还没影的事情,咱俩先别自己吓自己。”

    沈校长深吸几口气,抬眼看着这走廊里,满墙字报,就没一块儿空白地儿,这火怎么就压不住。

    “你看你又来了,不愿意看,就低着头。”

    老夫老妻了,沈母一看就知道他又为什么生气了,“在其位、谋其政。那些东西,咱不能管,也管不了。现在玲儿生孩子最重要。”

    又等了两个多小时,夫妻俩就在外面走廊里坐着,因为医生不让他们进病房,怕感染了。

    沈母没办法只好在外面坐着,提高声音道,“玲儿有事就说,我们在外面呢”

    “嗯”沈易玲回应道。

    沈母看了下表看着老伴儿道,“我回去做饭了,趁着还没生再给玲儿做顿饭,还得去接如鸿放学呢”

    “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着。”沈校长看着她说道。

    沈母蹬着自行车,做好了饭菜装进了饭盒里,然后才去托儿所接如鸿,带着孩子一起去了医院。

    来到医院沈母看着老伴儿道,“没事吧”

    “没事,我没听见动静。”沈校长摇摇头道。

    “给你抱着咱家如鸿,我先进去看看。”沈母提着饭盒进了病房。

    “妈,你来了。”沈易玲忍着疼痛看着沈母道。

    “你这孩子疼成这样,怎么不吭声啊”沈母赶紧将饭盒放在床头柜上,看着沈易玲头发打湿了,贴在脸颊上,手指攥着病床单子都拧成麻花了。

    “啊”沈易玲吃痛的喊了一声道,“妈,如鸿呢”

    “我给接来了,放家里我哪儿放心啊”沈母将熬的海鲜粥倒进碗里。

    “妈,让我爸抱着孩子离开。”沈易玲极快速地说道,说完死死的咬着下唇道。

    “对对”沈母赶紧出去,让老头子抱着如鸿走的远远的,别一会儿吓着孩子了。

    沈校长闻言立马抱着丁如鸿起身道,“走跟姥爷去外面玩儿。”

    “姥爷,我想看妈妈和小弟弟。”丁如鸿搂着沈校长的脖子笑容甜甜的说道。

    “一会儿再来看。”沈母看着他们爷孙俩说道。

    “走姥爷给你买肉包子吃。”沈校长随即就道,哄着将丁如鸿给抱出了医院。

    沈母伺候着沈易玲喝了些粥,刚收拾完,沈易玲就因为疼喊声连连。

    沈母检查了一下道,“我去让她们把你给送到产房去。”

    沈母出了病房,偌大的产科冷冷清清的,刚才还来来往往的白大褂,仿佛都不见了踪影,“人呢”难怪她顺利的进了病房。

    一间一间的办公室找了一下,听见其中一间办公室传来整齐且清晰的声音纪念白求恩,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都要学习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