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出事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目光温柔地看着应新华,“现在明白了吗瞒着你只是不想伤你的自尊心,懂吗大人们吃苦受累都不怕,只是不想让你们受到伤害”叹息道,“虽然大环境躲不过,肯定会伤到你们,我们要做的就是将伤害降到最低,或者是给你们适应的时间。”

    话落丁海杏给应新华充分的时间消化。

    应新华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来跪在她的面前道,“谢谢战妈妈”

    应新新见状赶紧跑过来跪在了应新华的旁边。

    “你们俩可真是”丁海杏起身直接伸手扶着他们二人站起来道,“起来说话,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哪能随便跪呢”

    应新华和应新新两人站了起来,丁海杏笑了笑宽慰他道,“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工作也不能做了,本来就做不长的。现在想想怎么朝前看。”将他们两人摁着坐在沙发上。

    “我还是想找工作。”应新华想了想认真的思索道,眼看着丁海杏要劝自己,他赶紧说道,“战妈妈,我知道我的情况,军营政审严格的话实在无法找工作的话,我就去城里找,新新就拜托战妈妈了。”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记账、记账行了吧等回来让你爸还我。”丁海杏怎么可能放心的让他离开呢

    “战妈妈,我和妹妹在外面流浪了半年都没问题,您不用担心我。”应新华态度坚决道,“而且我可以找黑子他们做伴。”

    “你的学业怎么办”丁海杏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在生存面前”

    丁海杏直接打断他的话道,“你如果让我生气的话,你就继续说下去。”

    “可是,战妈妈,这样白吃白喝,我们良心过不去。”应新华面色为难地说道。

    “新华哥,我们不让你走。”小沧溟和小北溟围着他道。

    应新华红着眼眶不舍地看着他们俩,“我”

    丁海杏看着他想了想道,“这样你跟黑子一样好不好。这样红缨进城的话也有个帮忙提东西的如何”

    红缨插嘴道,“就这么说定了,我要拿的东西太多,只有两只手肯定提不了。”

    “那好吧不过不要工资的。”应新华看着丁海杏说道,已经是白吃白喝了,哪里还能在要钱呢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哪里还能舔着脸接呢只有在家务上多干点儿心里才能好受一点儿。

    这孩子丁海杏无奈摇头看着他道,“好,听你的如何”微笑地看着他道,“现在不用上班了,既然决定帮红缨那么把时间用在古玩鉴赏上,明白吗”

    “明白”应新华应道。

    aaaaaa

    丁海杏这边把以前结的疙瘩给解开了。

    而营区的家属院的家属们让男人们回家好好的上一堂政治课。

    不想男人连降三级的话,女人们就得夹起尾巴,别搞三、搞四的,一下子都老实了起来。

    整个营区的气氛也好了许多,毕竟女人的生活质量现在可拴着男人官职的。

    大事情她们还分的清,男人要是丢官弃甲,她们的好日子也到了头儿。

    aaaaaa

    初夏的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

    丁海杏哄着四个小家伙睡了,出了卧室。

    孩子们在外面洗衣服,丁海杏从沙发上的针线笸箩,拿鞋底子的时候被针扎了一下。

    “嘶”丁海杏看着食指上的血珠,微微皱起了眉头,能让她流血的机会可不多,既然出血了就别浪费了,算算吉凶。

    丁海杏将血珠弹向了空中,虚空画下了符咒。

    孩子他爸没事,丁海杏微微翘起了唇角,也不知道收到她的信了没有,连个回信都没有,嘟着嘴不满地说道,“下次就不给你写信。哼”

    待空中的符咒消散,挤出一滴血珠,继续画符,算了算家里丁爸、丁妈,平安健康。

    待算到大哥家,丁海杏脸色大变腾的一下站起来,凭空出现医疗箱,背在身上,蹬蹬疾步走了出去。

    “红缨、新华、新新。”看着正在洗衣服的两人道。

    应新新听见丁海杏的叫他们,立马拉拉红缨的手,朝她的身后指指。

    “妈,战妈妈,叫我们什么事”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现在要进城一趟,你大舅那边出事了,你们在家里看着沧溟他们三个。”丁海杏直截了当地说道。

    “现在”三人吓了一跳。

    “是的”丁海杏点头道。

    “可是您现在要怎么走没有进城的车。”红缨担心地说道。

    “有你爸留下的摩托车。”丁海杏想起来说道,说着就去车棚下推车子。

    “等等妈,妈。”红缨追过去问道,“你会骑吗”

    “看你博达哥,我就学会了。”丁海杏非常有信心地说道,说着跨坐了上去。

    “等等,妈,您确定这破车子还能骑。”红缨摁着车把道。

    “你博达哥经常摆弄它,比你爸在的时候好骑。”丁海杏插上钥匙,直接发动着了,突突挑眉看向她道,“看吧没问题。”

    “我走了。”丁海杏骑着摩托车缓缓的启动了起来。

    “妈,别忘了汽油,汽油。”红缨赶紧提醒她道。

    “知道。”丁海杏扬声道,“你博达哥加满了油没骑呢”

    红缨看着丁海杏消失在了眼前,才转身回去。

    “战妈妈,这丁大舅舅什么事这么急,这天马上就黑了还要进城。”应新新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你们看妈急得那个样子,根本来不及说。”红缨摇摇头道,猜测道,“肯定是救命的大事。”

    “与其瞎猜,等战妈妈回来就不好了。”应新华干脆地说道。

    “哥,你这说了等于没说。”应新新白了他一眼道。

    “那你说。”应新华轻笑出声道。

    “好了,好了,咱们赶紧洗衣服,还得赶紧进去看沧溟他们呢”红缨看着他们俩说道。

    “哦”兄妹俩吐吐舌头赶紧和红缨一起洗衣服。

    丁海杏骑着摩托车,一路骑出了大门,幸好大门开着,没有任何的阻挡。

    可是她这么火急火燎的还骑着摩托车出去,哨兵自然看得分明,很快就上报给了高进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