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夫妻一体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接着她的话茬不紧不慢地说道,“放心,我不会狮子大开口的。怎么你以为我要的是钱”高风亮节地说道,“谈钱多俗气啊”

    槐花闻言心中一片窃喜,只要不谈钱,那一切都好说,别说一个条件,十个八个条件都答应。

    “那你想干什么”槐花立即追问道。

    “道歉”丁海杏坚定地吐出两个字道。

    “让我给那小崽子道歉”槐花指着应新华道。

    “嗯”丁海杏看着她轻点了下头道,“怎么不愿意啊那就算了。”目光转向应新华道,“走我们走。”

    “等等。”槐花犹豫了一下叫住他们俩道,不就是道歉吗说句对不起又不掉肉,面子算什么有了工作不就有了肉吃了。

    “对不起。”槐花看着应新华快速的说道。

    丁海杏也不计较她说的含糊不清,眼底闪着寒光道,“以后别在我听到你们叫他狗崽子。”嘴角微微弯起,看着她奸诈的一笑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孩子的工资是我开的。”

    槐花僵立在当场,不敢置信地看着丁海杏,傻乎乎地问道,“你说什么”

    丁海杏站起来双手撑在会议桌上,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没听清啊我在说一遍,孩子的工资是我开的。”

    话落拉着两个蒙圈的孩子头也不会朝外走去,与高进山擦肩而过时,轻声道,“后院不稳,夫妻一体。”

    高进山闻言若有所思,这些女人都是从地方刚来的,免不了带着地方上的习气。

    但因为是女人,高进山总不能撸起袖子跟女人计较吧那也太难看。

    可是不能这么放任下去,该怎么做,才能镇住这些吃饱饭闲着没事干的女人们。

    夫妻一体,夫妻一体。

    槐花在震惊中看着丁海杏带着深受打击的俩孩子就这么离开了,缓过神儿来看向高进山道,“一号,她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高进山抬眼冷冷地看着她道,“还没听清楚吗应新华的工资是丁海杏同志出的。”

    “这怎么可能”槐花不相信道。

    “我骗你们做什么应新华的年龄根本就不到招工年龄,部队怎么可能做出招收童工的事情。”高进山看着她们说道,“要是再不信的话,可以去财务上工资表上根本没有应新华的名字。”

    “那他们什么意思”槐花气的满脸涨的通红道,“钱多的没地儿花了。”

    “人家乐意,想培养孩子自力更生的能力。”高进山冷眼看着她说道。

    “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我。”槐花生气地说道。

    居然敢这么跟他说话,高进山压下心头的火气,现在下不来台,已经够丢人了,他就不落井下石了。

    大男人也不好跟女人计较。

    “槐花同志,你有让我们说话的时间,追着孩子打,冲进到了这里一味的指责我们偏袒。”高进山不紧不慢地说道,尾音上扬道,“当这里是你家炕头吗嗯”严厉地带着指责地意味。

    “对不起,对不起一号。”槐花的丈夫一身是水的匆匆跑进来道,“我现在就把她拉走。”说着扯着槐花踉踉跄跄的。

    “李兴国同志”高进山看着从训练场跑回来的他,责问的话说不出口,可慈不掌兵,规矩就是规矩。

    李兴国松开槐花,向后转立正道,“到”

    “我接下来的话不光针对李兴国同志一人,今儿我把话撂在这儿。谁特么的要是看不好自己的老婆,败坏军容风气,老子让她的男人连降三级。”高进山拍着桌子厉声道,眼底凝结成霜的看着带头的槐花与另外三个女人,吓得他们缩缩脖子,噤若寒蝉。

    夫妻一体,也是妻凭夫贵,打蛇打七寸,这下子这帮子女人该安生点儿了。

    男人也不会放人不管了,任由家里的女人作天作地的。

    李兴国闻言羞臊的满脸通红,狠狠地瞪着旁边这个不省心的婆娘。

    “李兴国”高进山看着他又道,“回去写一份5000字,深刻的检查。”

    “是”李兴国朗声应道,拉着槐花径直地出去了。

    他走的飞快,身后的槐花小跑着都跟不上。

    其他人顿做鸟兽散,会议室一下走的干干净净的。

    高进山苦笑的摇头,真是这叫什么事看来等老江回来,得商量一下,这男人的思想觉悟要提高,这后院要想稳,也得让男人管好她们。

    这才来了多久啊孩子们之间打架的事情就比前些日子要多了起来。得好好的整顿一下了。

    aaaaaa

    丁海杏拉着两个懵懵地孩子回了家。

    小沧溟他们看见丁海杏回来,立马围了上去,妈妈的叫不停。

    “新华哥,你没事了吧”小沧溟仰着脸看着他讶异道,“新华哥你的脸。”

    “我去给你拿酒精消消毒。”应新新回过神儿来,蹬蹬的跑到五斗橱下拿出药箱来。

    “不用,不用这点儿小伤,过两天就好了。”应新华摆着手道,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战妈妈,那工资是真的吗”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看着脸色煞白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赶紧又道,“别激动,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好吗坐下,坐下。”

    应新华坐下来,双手交叠捏的紧紧的指节泛白,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我接下来的话有点儿残酷,你要挺的住。”丁海杏看着他语气温和,如春风拂面道,“我相信你可以的。”

    “战妈妈,您说吧”应新华强制镇定的说道。

    “你们当时刚来,情绪不稳,为了给你找事情做,转移你的注意力,所以我就和你冷伯伯商量这么办的。”丁海杏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俩道,“你的年龄不够是其一,另一个原因相信不用我说你该明白。”

    “出身吗”应新华满脸苦涩地说道,感觉自己像个笑话似的。

    “我说过,这个在你今后工作甚至婚姻上都是绕不开的坎儿。”丁海杏冷酷且残忍地说道,“为了不破坏规矩,所以只好这么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