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该来的总要来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什么”应新新给吓的脚下一软,差点儿没坐在地上。

    “冷静点儿。”丁海杏扶着她道。

    应新新着急地抓着丁海杏地胳膊仰着头道,“战妈妈,救救哥哥,救救哥哥。”

    丁海杏双手抓她的双肩,扶着她站好了,幽深的目光锁着慌乱的应新新道,“听我说新新,我们只有冷静下来才能救你哥哥。明白吗”声音如清泉击石般清脆地说道,“相信我,新华会没事的。”

    应新新看着她的双眸如夜空的星辰,仿佛能驱散黑暗带来光明,着急慌乱的心奇异的平静下来。

    丁海杏看着冷静下来的应新新道,“走,我们去看看。”转身看着高双庆道,“前面带路。”

    “好的”高双庆立马说道。

    高双庆前面带路,丁海杏拉着应新新跟在他的身后,三人是一路跑到了办公楼。

    高双庆带着丁海杏他们进了办公楼,“人在哪儿呢”看见自己老爸的秘书赵曙光立马问道,“我爸呢”

    “双庆,一号他们在会议室呢”赵曙光看着丁海杏说道,“丁阿姨,请跟我来。”说着前面带路。

    “我家新华没事吧”丁海杏看着他赶紧问道。

    赵曙光自然知道她最关心什么立马说道,“丁阿姨,你放心新华没有受伤,现在那些家属揪的问题的症结是新华每个月工资。”

    “哼”丁海杏闻言冷哼一声,早就想到这一幕了,该来的总会要来。

    会议室的门大开,丁海杏走到门口,很清楚的听见拔高的奸细的声音,“这狗崽子是怎么混进革命队伍的。”

    “你骂谁狗崽子呢”丁海杏温柔的声音极富有穿透力的砸向会议室。

    原本挤在门口看热闹的人,听见声音如红海似的,自动分开。

    丁海杏抬眼看着会议室内的情况,还真是泾渭分明。

    丁海杏抬脚拉着应新新的手握了握,原本被注视着脚下发软的应新新,跟着淡定从容的她走进去。

    “一号。”丁海杏看着高进山非常有礼地说道。

    “弟妹,真是”高进山不好意思地看着她道,事情弄到现在这个样子,是他的工作失误。

    丁海杏朝他微微摇头,表示这不是他的事,目光转向应新华道,“新华,没事吧”看见他白嫩的脸颊明显被人挖的三道血淋淋,眼底带着冷意。

    “我没事”应新华乖巧地站在高进山身后说道。

    “弟妹坐。”高进山指着他左手边的位置,正好对上家属区的家属们,四个中年妇女。

    都是因为爱人级别升了上来,够了随军的条件,才刚来家属院没多久。

    丁海杏由于深居简出,所以不认识她们。

    丁海杏深沉的目光缓缓地滑过她们四个人的脸上,“谁刚才骂狗崽子来着。”

    明明只是单单的看着她们,而她们却感觉,一股无名的威压扑面而来,紧张地让她们四人不约而同的吞了吞口水。

    “那句话是我说的,咋了。”其中一个女人站出来道。

    长的又黑又瘦,皮肤粗糙,一看就是在农家干农活给风吹日晒的。个头也不高,梳着短毛盖儿,看样子应该是来这里新剪得,很有违和感。

    “你是谁”她微微仰着下巴斜睨着丁海杏又问道。

    “这孩子是我家的。”丁海杏看着她坦坦荡荡地说道。

    “我打听清楚了,他不是你的孩子,你们两个姓。”她立马反驳道。

    “哦我是孩子的干妈。”丁海杏看着她,声音沉稳有力却缓缓地开口道,“你凭什么骂我家的孩子。”

    “难道不是吗”她瞪着应新华道,“他的父亲被审查了。”

    “哦”丁海杏看着她点点头轻笑地说道,“你就是凭这个判断的。”

    “这还不够吗”她冷哼一声道,她可是调查的清清楚楚,才下手的。

    丁海杏微微一笑,冰雪消融一般,看着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问你,你代表组织吗在座的都是组织内的人,还没有得到消息呢”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厉声质问道,“你凭什么就定罪呢孩子的爸爸是一切组织关系都没了,还是脱了军装了。”

    丁海杏赌的就是她们不知道,事实上她也不知道,就算说有文件下达,她摸不到,他们就更摸不到。

    “这个”她一时语塞地看着丁海杏被堵的,结结巴巴地看向身边的同伴求救。

    而另外三个人早已经被丁海杏的气势给镇的说不出话了。

    没用的东西,她目光看向丁海杏,硬着头皮道,“迟早会的,进去有几个出来的。”

    “哦迟早啊”丁海杏惊讶地看着她夸张地说道,虚心地看着她道,“那万一出来呢”

    “呃”她脸色难看地看着丁海杏,“虽然还没定性,但是被审查了,那他就不合适在服务社干,我们这么多军人家属还没有工作呢”

    “就是凭什么一个月开八块钱的工资。”

    说到这个,四个女人枪口一致对准了应新华,中心思想,他不能继续在服务社工作。

    凭什么她们的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吃糠咽菜;他一个狗崽子吃香的喝辣的,小日子过的舒服服的。

    不服、大大的不服。

    应新新与应新华怒瞪着她们,原来弄了半天这才是主题啊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她们因嫉妒而发狂的嘴脸,“四位、四位冷静点儿。”站起来痛快地说道,“惦记上孩子的那份工作给你们。”

    “真的。”四人闻言顿时喜上眉梢道。

    “不过我有个条件。”丁海杏竖起食指道。

    “什么条件”四个人急切地问道。

    “我家孩子脸上的伤怎么办”丁海杏指着应新华明显的抓伤道。

    “这个是槐花嫂子抓的。”其他三个人齐齐的向后退一步道。

    被称呼槐花嫂子的女人,也就是刚才骂应新华狗崽子的女人。

    槐花愤恨地瞪着她们,娘的,这几个糙老娘们儿,倒是把自己摘的快。

    老娘出头冷哼一声,那工作就妥妥的是自己的了,抬眼看向丁海杏道,“什么条件说吧这么多人可要为俺作证,她要是提出的条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