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水漫金山

作品:《六零俏军媳

    在外面水龙头下洗碗的红缨的三人,被小沧溟他们给感染的也是满脸笑容。

    应新新对应新华感慨不已,小声地说道,“哥,战妈妈可真是跟我见过的妈妈中最与众不同的,你看她陪着孩子玩儿,比我们玩儿的还疯耶”

    “嗯”应新华宠溺地看着她道,“我们很幸运。”

    “不过战妈妈心硬起来,那是真狠。”应新新唏嘘道,还特意地夸张地打了冷颤。

    应新新本以为小北溟与国瑛学画只是小孩子心性三分钟热度,没想到两个小家伙居然坚持下来了,虽然只是简单的线条,可是这很枯燥的。

    通常学画画的急于求成,就想在几天之内,画鸟像鸟,画山像山的。

    但怎么可能,从零到一,想要发生质变,都得经过枯燥、寂寞的过程。

    连成人都做不到,更何况两个孩子。

    当然有时候两个小家伙想偷懒,就被战妈妈给押着,那时候是边哭、边写的。

    看得应新新心疼不已,和红缨更是想开口求情,可是还没开口,就被战妈妈一记冷锋,闭上了嘴。

    后来才明白,战妈妈是对的,不为别的,就为了养成良好的习惯,更不能放松要求,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在丁海杏看来,反而是小孩子心性单纯,心无旁骛,有这个严厉的妈看着,反而坐的住,画成什么样,她不管,只为磨炼心性。

    三个人洗好碗筷,收拾干净了,趁着天还亮,丁海杏就打发他们去看书。

    丁海杏领着孩子疯玩的差不多了,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则带着孩子们洗漱,将四个小家伙一一哄睡了,天也彻底的黑了。

    丁海杏捧着做好的夏装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你们都在正好,这是给你们做的衣服。”

    “一人两身正好换洗。”丁海杏将衣服分给红缨他们道,“鞋呢就是布鞋了。”

    “我们的”应新华看着手里的衣服,蓝灰色和墨绿色的短袖衬衫与两条靛蓝色的裤子。

    “对呀快夏天了总不能还穿着博达的衣服吧”丁海杏看着他笑道。

    应家兄妹刚来,他们的衣服都被丁海杏给烧了,一直都是穿的景博达与红缨的旧衣服。

    因为应家兄妹比景博达他们小,丁海杏又不想将衣服改小了,孩子们还长呢到时候就能穿了,没办法,布票紧张,所以这衣服只能将就着,卷起袖子和裤口,看的累赘的很。

    而应新新的同样是衬衫和裤子,衬衫是红白相间的格子、白底碎花,中规中矩的。

    丁海杏不敢做太出格的衣服,看着他们俩的表情,赶紧打趣道,“可别哭啊我可不想看到你们水漫金山。也别说谢谢啊这一笔一笔的帐都记到了你们的爸爸头上,等回来让他还我就是了。”

    两兄妹知道战妈妈故意这么说,让他们心里好过一些。

    “好”两兄妹点头道,这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说好了不哭的。”丁海杏看着两人哭的稀里哗啦的说道。

    “我们不想哭,可是眼泪直掉。”应新新手背擦着双眼,而这眼泪却是越擦掉的越凶。

    丁海杏算是劝不住了,干脆让他们哭够了再说。

    发泄一下情绪,总比憋在心里的好。

    两个人眼泪掉够了,还抽抽搭搭的,丁海杏笑容温暖地看着他们道,“给你们做的布鞋不介意吧”

    “不介意。”应新华赶紧摇头说道,声音由于哭了一场而沙哑着又道,“布鞋穿着舒服。”

    他可是亲眼看着战妈妈一针一线缝出来的,感动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呢

    “那就好,天不早了,洗漱一下休息吧”丁海杏站起来说道。

    “是”

    洗漱干净后,大家各自回屋,上炕休息。

    aaaaaa

    星期天吃完早饭,丁海杏看着孩子们画线条、描红,总算耳朵根清净一点儿。

    有孩子们在,这早上一起来,就跟有五百只鸭子似的吵吵一样。

    “战北溟,你画的这是什么”丁海杏青筋暴起怒道。

    这皮孩子乖的时候能把人心给萌化了,淘气的时候让你恨不得胖揍他一顿。

    真是让丁海杏吐血三升,这家伙,刚开始写着还正经点儿,随后就开始挥毫泼墨然而根本就是随意涂鸦。

    “妈妈说的毕加索立体主义,表现主义啊”小北溟嘿嘿一笑振振有词地说道

    原来景家的书房里有一本世界名画的画册。

    小北溟看见后,就好奇地问东问西的,所以就知道了毕加索。

    丁海杏伸手捏捏他的小鼻子道,“因为他是毕加索画什么都有人追捧,而你只能是瞎画的。”

    “为什么”小沧溟放下手中的毛笔问道。

    “因为他是名人。”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

    “他没成名之前不也是瞎画的吗”小沧溟看着丁海杏说道。

    “这个”丁海杏还真不能说什么

    “妈妈,妈妈,给我留着,等我有名了,这些就不是瞎画的。”小北溟满脸灿烂的笑容地说道。

    “笨蛋弟弟,先成名再说吧”小沧溟斜眼看着他画着黑乎乎一团的说道。

    “我努力不就好了。”小北溟不服输地说道。

    “就是,就是,把我的也收起来。”国瑛凑堆儿道。

    丁海杏努努嘴看着俩人童言童语的两人,“好好,我给你们收起来,让你们长大再回来看看你们当年的话有多幼稚。”

    正当丁海杏跟孩子玩儿的正高兴的时候,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就听见高双庆的声音,“丁阿姨,丁阿姨,快去看看吧新华出事了。”

    丁海杏闻言眼神凛冽,目光转向红缨又沉静了下来道,“红缨看着孩子们,我去看看。”

    “知道了,妈。”红缨忙不迭地点点头道。

    丁海杏看向小北溟和国瑛道,“你们乖乖的,妈妈去去就来。”

    “我哥怎么了”应新新着急的上前一把抓住高双庆问道。

    “家属区几个家属,对你哥在服务社工作很不满意。”高双庆简单地说道,何止很不满意,简直是非常的不满意,将服务社给围来了,差点儿把应新华给打了,幸亏那小子跑的快,直接闯进了老爸办公楼里去了。

    结果那帮家属不依不饶的,追着去了。至于结果他目前还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