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心疼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尽管心中有了猜测,应太行还是如遭雷击般的僵立在当场,目光深沉而悠远,克制着自己才没有失态。心疼无法呼吸,仿佛被刀割一般,割成一片片的,血淋淋的,血肉模糊。

    这个傻女人,当初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祝福他的,那张含笑带泪的面容闪过眼前。在重逢时又是只要想到这些,应太行右手抚心,左手撑着扫帚柄滑落下来,单膝跪地。

    这番变故吓了楚场长一跳,担心地问道,“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应太行张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只好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这叫没事”楚场长关切地匆匆地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林大夫。”转身蹬蹬跑了,这要是出了事,他怎么向丁副主任交代。

    楚场长一走,应太行任各种情绪冲击着自己,砰的一声浑身无力的狼狈的趴在地上,攥紧的拳头捶着地面,以现在的两人的情况,还是不要去连累人家,这份深情厚谊被他给强制性的压在了心底。

    泛红的眼眶,漆黑的如墨的眸光,幽远地望着岸上的方向,听到身后传来揪急促的脚步声,迅速的掩去眼中的失落,回头看着满头大汗的林大夫,态度温和地说道,“林大夫。”

    林大夫接到楚场长的通知匆匆的跑来,“应同志,你怎么样了”看着神色如常的他正在拍打身上的土。

    应太行拍打完身上抬眼若无其事地看着他说道,“我没事。”

    “可楚场长说你不舒服。”林大夫上下打量着他道。

    应太行看着尽职尽责的林大夫只好说道,“刚才胸口有些疼,现在好像又不疼了。”

    “我给你检查一下。”林大夫从挎在身上的医疗箱里拿出听诊器道。

    应太行无奈地说道,“那好吧”要是不让他检查了不会放过自己的。

    林大夫拿着听诊器,隔着衬衣认真的检查了一遍。

    “奇怪,没问题啊”林大夫惊讶道,说着摘下听诊器放在了医疗箱里。

    “我都说了我没事。”应太行弯腰捡起扫帚道。

    “心脏的事情可大可小。”林大夫严肃地说道,“下次再犯病一定让人来叫我。”

    “知道了。”应太行点头道,看着他说道,“林大夫你忙去吧我现在很好。”

    “那你忙吧我走了。”林大夫见状朝他摆摆手离开了。

    天上的流云,海浪温柔地拍打着海岸,应太行自嘲的看了一下手中的大扫把,还是先做好本职工作吧

    aaaaaa

    当丁海杏收到姑姑的来信的时候,看着最下面一行字,真是一头雾水。

    这是姑姑与那人见面了,都帮着传话了。

    这是二位和平相处了,这世界变化太快,快的让她跟不上节奏。

    信中又写的不清不楚的,勾的她心痒难耐的,却也不敢多问。

    先行谢谢我,丁海杏食指挠挠下巴,这家伙是让看在姑姑的份上帮他找孩子,真是心计深沉的家伙。

    算你没麻烦姑姑,要是他真敢提出这种扎心的要求,她不介意喂点儿毒药给他,让他尝尝蚀骨锥心之痛。

    不过这表明他没事,丁海杏琢磨着这件事该怎么跟孩子们说,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好消息要告诉他们,还不能让孩子们心情剧烈的起伏。

    丁海杏将信收好了,直接扔进了空间。

    等到晚饭时间,“新华、新新,从你们冷伯伯那里知道你们的爸爸现在很好,积极的劳动。”

    两个孩子闻言都愣在当场,好半天没有反应。

    “怎么了”丁海杏讶异地看着他们兄妹俩道,“这是什么反应还是没听见。”

    应新华回过神儿来道,“只是太意外了,我没没想到能听到关于我爸的消息。”

    “他没事,人很好。”具体情况丁海杏也不知道,尽量挑好的说,反正性命无忧吧

    应新华拉着应新新激动地站起来,一起鞠躬道,“谢谢战妈妈。”

    “好了,好了,消息是别人打听出来的,我可不敢居功。”丁海杏看着俩孩子赶紧说道,像下压压手道,“坐下,坐下。”看着两人重新坐在了餐桌前才道,“现在知道消息了,你们可以安心吃饭了吧”

    她知道孩子们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想知道他的消息。

    “恭喜你们了。”红缨笑着祝福二人道。

    “谢谢,红姐姐。”两人看着红缨齐声地说道。

    “战妈妈,我们可不可以”

    应新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应新华给打断了,“新新,不可以,做人不可以太贪心。”

    应新新抿了抿唇,尽管不甘心,也知道自己提出要求太强人所难了。

    丁海杏尽管同情孩子们,可也不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帮,她还没有圣母到那份上。

    “这个要等上边的政策有变化了,说不定可以去。”丁海杏保守地说道。

    “有可能吗”应新华眼冒绿光希冀地看着她道。

    “这运动嘛不就是搞来搞去的,谁知道怎么变化,说不定啥时候政策就松动了。”丁海杏看着他们俩笑容温暖地说道,“你们要保持乐观的心态。”

    “嗯”两兄妹重重地点头。

    “吃饭。”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熬过最初的艰难,心态放平和了,未来的日子要好过一点儿。

    像他这种政治经验丰富的人,不会那么轻易的尤其在还有两个孩子的情况下,去选择死亡来证明自己的清白的,这个最愚蠢的办法。

    “吃饭,吃饭。”丁海杏招呼他们道。

    吃完饭,天气渐暖,天越来越长,天还没黑。

    红缨领着他们收拾碗筷,而丁海杏则陪着小沧溟他们在院子里撒欢。

    丁海杏陪着他们玩儿老鹰抓小鸡,小沧溟是老鹰,丁海杏身后坠着两只小鸡。

    幸好丁海杏修炼,不然可真应付不了这三个精力旺盛的小祖宗。

    还是小九儿安静,躺在婴儿车里,睁着黑葡萄似的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们玩儿。

    时不时的发出咯咯清脆的笑声。

    丁海杏只要时不时的给孩子们把尿,然后再陪着孩子一起疯玩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