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装傻

作品:《六零俏军媳

    “家里有什么事吗”丁姑姑抬眼看着他们道,却发现大哥和嫂子眉来眼去的。

    忽然问道,“你们俩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两人同时摇头否定道。

    “没干什么眼色眨的那么明显。”丁姑姑指指自己的眼睛道,“我眼神好的使。”

    丁爸干脆直接问道,“你是不是在渔场遇到什么人了”

    丁姑姑握着筷子手紧了紧,若无其事的说道,“遇上楚场长他们啦他们人挺好的,非常配合工作。”

    “是吗”丁妈拉拉丁爸的衣角道,“吃饭,吃饭。”

    小姑子有了戒备之心,就问不出来了。

    丁爸好只好偃旗息鼓,拿起筷子吃饭。

    丁妈看着她笑着说道,“小姑子你不在家这段时间你又多了个外孙。”

    “外孙这侄女婿不在家。”丁姑姑闻言惊恐道,“嫂子,你可别吓我啊”

    丁妈闻言错愕地看着她道,“胡思乱想什么是红缨捡到一个弃婴,所以你才又多了个外孙。”

    “真被你给吓死了。”丁姑姑夸张地拍着胸脯说道,“怎么回事给我说说。”

    “事情是这样的”丁妈将事情说了一遍。

    丁姑姑听的唏嘘不已道,“怎么舍得扔呢真是多少人,盼孩子都盼不来,生下来又不要,真是造孽啊”

    “谁说不是呢”丁妈附和道,“将来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这又多了一个孩子,杏儿能吃的消吗”丁姑姑关切地问道。

    “看看,还是她姑姑,心疼大侄女。”丁妈笑着说道,“有红缨帮衬着,应该没问题。”

    “嫂子应该去看看,搭把手。”丁姑姑看着她说道。

    “我走了你又不在,哥咋办”丁妈瞥了眼坐在一旁吃的丁爸道。

    “我哥这个大活人,在哪儿还不能混口饭吃。”丁姑姑好笑地说道,“都是咱们把我哥给惯坏了,饭不会做,衣服不洗的。”

    “喂喂,我也不是整日里不干正事的吃饱蹲,我可不比你们干的少,我也很累的。”丁爸赶紧说明道,“别说的好像只有女人付出,我流的汗不比你们少。”

    “是是是,你是家里的顶梁柱。行了吧”丁妈笑着恭维道,“现在小姑子回来了,春耕也结束了,我去看看杏儿他们。”

    “去吧去吧”丁姑姑爽快地说道,“家里有我呢现在知道我为啥不搬走了,我要是搬到县里,我哥可咋办不就抓瞎了。”

    “还是小姑子靠谱,这个家可真是一刻也离不开小姑子。”丁妈笑着说道。

    “对了,侄媳妇也快生了吧”丁姑姑想起来问道。

    “快了,就在这个月了,没几天了。”丁妈满脸笑容地说道。

    “咱家的日子可真添丁进口,蒸蒸日上。”丁姑姑高兴地说道,“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是啊”丁爸随声附和道。

    “那嫂子岂不是更忙了。”丁姑姑哑然失笑道。

    “你说的是给易玲做月子,有亲家母包办了。”丁妈将和亲家还有儿媳妇商量过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这样啊”丁姑姑笑道,“嫂子倒是开明。”

    “什么开明不开明的,现实摆着呢”丁妈笑了笑道,“顶多我进城多跑几趟。”

    “解放来信了吗”丁姑姑突然想起来问道。

    “来了,你不是规定解放那孩子每月都给你寄信,他哪儿敢不听啊”丁妈好笑地看着小姑子道。

    丁爸一脸嫌弃地埋怨道,“每月寄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三点一线的生活,食堂、宿舍、操练,你不嫌枯燥啊真是给孩子添事。”

    “我不嫌弃,他寄回来什么我都喜欢,哪怕是千篇一律。”丁姑姑手中的筷子停在半空,双眸变得幽深起来,眼底闪过一丝痛苦。

    她可忘不了那个噩梦,但是这个时候绝对不是相认的时机,她可不希望儿子的前程被耽误了。

    或许等到有一天她想明白了,会告诉解放的。

    “这你当爸的就不理解我们当妈的心了。”丁妈理解地说道,“这信里哪怕只有只言片语,也能让我们安心。是吧小姑子。”看着愣神小姑子道,“小姑子,想什么呢我叫你都没听见。”

    “哦想儿子了。”丁姑姑回过神儿来道。

    “想解放就去看呗反正离的近,陆路、水路都行。”丁爸很随意地说道。

    “有时间吧现在忙的很,况且军营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我不想打扰解放训练。”丁姑姑放下碗筷道,“我吃饱了。”

    “不在吃点儿。”丁妈看着她说道。

    “不了,下午吃了饭就睡觉了,还没那么饿。”丁姑姑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吃。”

    丁爸端起碗扒拉扒拉最后几口饭,放下碗筷突然问道,“丁明悦同志,今儿为什么哭”

    “哭哭什么”丁明悦无辜地眨眨眼,看向丁妈道,“嫂子,我哥在说什么”

    “装,给我接着装”丁爸凝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道。

    “我装什么了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哭”丁姑姑指着自己装傻充楞道,“好好的我哭什么”

    丁姑姑坦然的面对着他们,一脸的无辜,闹的丁爸和丁妈也不知道这丫头是不是真的不记得了。

    丁姑姑这种操作,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丁妈和丁爸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只能作罢。

    “吃完了吧吃完了我洗碗。”丁姑姑站起来,收拾碗筷,端到水槽下刷洗。

    丁爸压低声线道,“怎么办”

    丁妈瞥了眼背对着他们洗碗的用她能听见的声音道,“甭管说真不记得了,还是假不记得了。她不在提起,咱们就当做没发生。”

    “你们女人就是不爽利,有什么说出来不得了。”丁爸起身道,“搞得我胡猜八想的。”背着手朝外走道,“我出去溜达、溜达。”

    丁爸一走,丁妈蹲在了丁姑姑身旁道,“小姑子,你既然不想说,我们也不问,要真是被欺负了,别忘了还有我们,我们不行的话,还有你的侄子、侄女们。千万别搁在心里,憋出病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