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拜托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任务完美的完成了,丁姑姑和渔场受到县里大力的表扬。丁姑姑当然不会忘了解放军叔叔鼎力相助,渔场专门制作了锦旗敲锣打鼓的送给了薛建彪。

    县里还写了感谢信亲自送到了部队,也算是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了。

    可把薛建彪给高兴坏了,给上级汇报时,也表扬了他,没再提应太行的事情。

    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临行的这一天,丁姑姑比平常早到办公室,拉开椅子坐在他办公桌对面道,“楚场长”

    “丁副主任。”楚场长看着她笑道,“这么早就来了。”一拍额头道,“你今儿不是要回去了。”食指指着她道,“来跟我告别的。”

    她真是一个好领导,为人沉稳、行事果断,还特别的平和,他们出海的捕鱼的日子里,她一直就在沙滩上和妇女们一起织鱼网,看那手法,真是老手了。

    “有一个不情之请,拜托楚场长了。”丁姑姑看着他犹豫不决地说道。

    “什么事丁副主任就直说,咱俩共事这些日子,你也了解我老楚的脾气。”楚场长大大咧咧地说道。

    “嘶”丁姑姑双手交握放在桌上,大拇指不停的转着,“这件事情会让你为难”

    楚场长脸上的笑容消失,慎重地说道,“什么事丁副主任说吧”

    “我和应太行在解放前认识。”丁姑姑开门见山地说道。

    “嘶”饶是楚场长心里有准备也被丁姑姑的话给吓了一跳,一脸惊恐地说道,“你你是想让我救他。”

    丁姑姑赶紧摆手道,“我就是有想法你也不敢的。我的意思是,人既然在楚场长的地盘上只要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就好。犯错误的事情,怎么能让你敢呢”

    “呼”楚场长倒是松了口气,“可这人家的事情,咱地方上也不好插手。”

    丁姑姑坐直身体靠向了椅背,双手环胸,目光平视着他,突然问道,“楚场长知道咱们革委会的成员吧”

    “当然知道。”楚场长点头道。

    “那么当初闹的最凶的结果如何”丁姑姑开启洗脑模式说道。

    这楚场长能不知道,兔死狗烹呗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你是说”

    “我什么都没说。”丁姑姑矢口否认道。

    “对对,你什么都没说。”楚场长立马机灵地说道。

    丁姑姑眉梢挑了挑,看着他又道,“楚场长对这些人怎么看”

    “丁副主任的意思是”楚场长微微眯起眼睛道。

    “这风向怎么变,咱谁都看不出来,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丁姑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缓缓地说道,“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楚场长敛眉沉思,猛抬起头来看着丁姑姑道,“我会保证他生命的安全,其他的我就做不到了。”

    “谢谢”丁姑姑站起来微微欠身道。

    “丁副主任,不用这样”楚场长避开道,“其实现在这世道我也看不懂怎么好好的人又没有铁证如山,一个个就”摆摆手道,“不说了。”

    “楚场长不耽误你工作了。”丁姑姑看着他说道。

    “我送你。”楚场长看着他说道。

    “留步,留步。”丁姑姑摆着手说道。

    “叮铃铃”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丁姑姑指指电话道,“楚场长接电话吧”

    楚场长拿起听筒道,“喂你好,这是黑鹰岛渔场”

    丁姑姑则踏着轻快的脚步出了办公室,回到房间,她收拾了一下东西,知道岛上医疗条件艰苦,所以将药箱里常用药,一股脑都给了都给了林大夫。

    把林大夫可高兴坏了,丁副主任的药药效可比西药的见效还快。

    收拾好东西的丁姑姑与楚场长他们一一告别,蹬上了轮渡。

    岛上的人都来送她了,丁姑姑站在甲板上摆着手,轮渡缓缓的移开。

    就在转身回船舱那一刻,看见小岛最高的处,站着应太行,如青松一般挺拔,眸光深邃目视着渐渐远去的轮渡,这一次眼神不在躲闪,嘴角微微的翘起。

    丁姑姑看着他的身影,倏地一下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希望他她一切安好。

    直到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身影,才各自离开。

    aaaaaa

    丁姑姑提着行李袋,直接去了县委交差,一路上跟同事们打着招呼,优雅的敲开了莫主任办公室的门。

    尽管莫主任在电话中已经大家赞赏,这一回当着丁姑姑的面儿,那是好话一箩筐,跟不要钱似的,一股脑的倒给了丁姑姑。

    莫主任当然高兴了,整个滨海市五区两县就他们受到了上级的表扬,这脸上的笑容就没落下来过。

    “这都是莫主任领导有方。”丁姑姑笑着恭维道。

    “小丁,怎么也来这些虚头巴脑的。”莫主任嘴上嫌弃着,那双眸的笑意是藏也藏不住。

    “莫主任我向你汇报一下工作。”丁姑姑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不着急,这一个多月来想必也累坏了,今儿就别上班了,回去休息,明儿再汇报也不迟。”莫主任体贴地说道。

    “是”丁姑姑提着行李袋出了办公室,直接去了车棚,看着放在车棚里一个多月的车,上面落着灰尘,从车座下面拿出抹布简单的擦了一遍,将抹布塞回去。

    推着自行车就朝外走,看着有些扁扁的车胎,推到了十字路口的补胎处,花了两分钱打了打前后车胎,才骑上车一路骑回了杏花坡。

    “大嫂,我回来了。”丁姑姑推着车子进了院子道,“大嫂,快给我弄点儿吃的,快饿死了。”

    “你昨儿打电话回来,我早早给你准备好了。”丁妈提高声音道,“快进来,我算着时间你该回来了。”

    “出门饺子、回家面,海鲜面如何”丁妈看着挑帘子进来的她说道。

    “嫂子做的什么都好吃。”丁姑姑谄媚地说道,“你不知道吃了一个多月的大食堂,真是好怀念嫂子做的饭。”

    “这嘴这么甜,想干什么”丁妈将已经擀好的面条下进了滚开的锅里。

    “嘻嘻”丁姑姑非常狗腿地说道,“我给大哥惹了那么大的麻烦,自然是怕挨训了。”拉着丁妈的袖子摇晃道,“到时候嫂子可得站在我这一边,帮帮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