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气炸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姑姑深吸一口气道,“走吧”带着去了后勤,将扫帚交给他,“我会在完成任务后五一节后就离开了。”抿了抿唇眼圈红红的说道,“接下来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吸吸鼻子道,“我走之前会让渔场尽可能的多多照顾你。”深深的看他一眼道,“我走了。”转身洒脱的抬脚走,这是她能给予他最大帮助了。

    应太行拿着扫帚看着她的挺直脊背的背影道,“明悦”

    “什么事”丁姑姑背对着他轻声问道,双眸漆黑如墨,似藏着点点碎光似的。

    “谢谢你。”应太行双眸似深潭一般不见底,轻声说道。

    丁姑姑闻言收敛起脸上所有的情绪,优雅的转身,视线紧紧地锁住他道,“不客气,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她可始终记得他是有革命战友的,自己救他只因为他是自己孩子的爸,仅此而已,短暂的交集之后,各奔东西。

    “你说的对我们是朋友。”应太行低垂着眼睑,轻声地说道。

    丁姑姑凝视了他一会儿,随后客气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道,“告辞”快速的转过身子。

    “等一下。”应太行又叫住她道。

    “说”丁姑姑直简单一个字,干脆利落。

    应太行捏了捏拳头,到嘴边的话,改成了,“如果见到丁海杏同志,在这里我先行谢谢她。”

    “关杏儿什么事”丁姑姑转过身眸光灼灼地看着他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激她那两年寄来的东西。”应太行含糊不清地说道。

    丁姑姑了然道,“我会替你转达的。”转过身道,“我走了。”抬脚离开,这一次应太行没有在叫住她。

    应太行目送她的背影离开,眼神暗藏波澜。他原本想明悦帮着找找孩子,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一来明悦人脉少,二来他不想打扰明悦的家庭,也怕连累她的事业。

    所以想来想去也是丁海杏出面合适,借助战常胜的力量也许能更快的找到孩子们。、

    从丁海杏回寄的东西来看,就知道他寄的东西明悦根本就没要。

    这姑侄俩的人情他是欠定了,只希望有机会再还。

    应太行渐渐地看不见她的背影,才转身走去。

    aaaaaa

    丁姑姑回到海滩,坐在了小马扎上,十指如穿花蝴蝶般的开始织鱼网。

    其中一个人问道,“丁副主任,怎么去了这么久。”

    “哦去了后勤一趟,打扫厕所总得有东西吧”丁姑姑坦坦荡荡地说道。

    “哦”两人明白的点点头道。

    丁姑姑看着他们俩人织的渔网吗,真是好一顿奚落,说的两个人讪讪的。

    统统闭嘴。

    出一趟海回来,薛建彪是让人架着回来的,因为晕船,吐的七荤八素的,看着比应太行还虚弱。

    “薛组长,你这样可不行啊身穿蓝军装,居然晕船。”坐在炕上的应太行微微眯起眼睛透过窗户上下打量着院子内的薛建彪,“啧啧”真是惨,脸色煞白煞白的。

    面对应太行的赤果果的冷嘲热讽,薛建彪本来发白的脸色瞬间黑了。

    薛建彪看着留守的两人问道,“他这两天在干什么有没有好好的劳动改造。”

    “有他在打扫厕所。”

    “好,太好了。”薛建彪直接乐上了眉梢,看向留守人员道,“你们去出海捕鱼吧我留下来镇守。”

    两人是喜极而泣,一脸的感激道,“好的,好的。”

    “你们这么高兴”薛建彪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看着他们俩道。

    “薛组长,你不知道,我们在家里织鱼网。”两人哭诉道。

    这两天两人被这个渔网给闹的,手都被勒的麻木了起来。

    不但寸功未见,还他么的遭遇海滩那帮子老娘们的赤果果鄙视的眼神。

    “织鱼网”薛建彪感觉头上一片乌鸦飞过,要是这样的话,那还不如去海上继续锻炼呢怎么说自己也是穿蓝军装的男人,谁不想去海上迎风破浪,激烈的搏杀,挣得军功。

    那是实打实的

    “你们既然开始织鱼网,就继续吧”薛建彪立马说道。

    “啊”两人的脸立马垮了,晴转阴。

    “对了,他写的东西呢”薛建彪看着他们俩问道,白天劳动,晚上写材料这是他临走时布置的任务。

    抬眼看着他们俩憋屈的样子,薛建彪就知道肯定没有完成呗“意料中的事情,你拿来看看吧”

    他赶紧跑进屋内将应太行写的东西拿过来递给了薛建彪。

    “怎么,改性子了,不是右手废了,死活不写吗两天都坚持不住了。”薛建彪冷哼一声道。

    “组长,你还是看看他写的什么吧”

    “这是什么”薛建彪看着手里的直接懵了,怒视着他们道,“你们就让他写”

    这话说的,我们敢拦着人家积极进步的思想。

    “我写的不好吗”应太行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地在他们的耳边炸裂。

    薛建彪气的脸都绿了,压低声音道,“你们怎么让他写这个。”

    “这不是我们让他写的,是他自己要写的,我们无从拒绝。”他接着说道,“我们敢有意见他就喊口号啊我们谁敢拦着他。”

    薛建彪满脸气的涨红了脸,腾的一下从竹椅上站了起来,眼前一黑又坐了下去。

    “他哪里来的书。”薛建彪咬牙切齿地说道。

    “估计是在办公室拿的,这种书籍现在是人手一本最不缺了。”

    “组长,现在怎么办”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问我,我特么的问谁被他给摆一道,这上级交代下来的任务该怎么办他还真是拿他没办法了。

    焦急的搓着手,也只有在支农这一块希望出了成绩可以功过相抵吧

    不然还能怎么办一时间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暂时先这么着吧

    “你们不是不想织鱼网,那就跟我出海得了。”薛建彪看着他们两个道。

    “那他怎么办”

    “我交给渔场的人看管,反正四面环海他还能游到哪儿去。”薛建彪直接说道,被他给逼的只能这般操作了。

    应太行很快就发现没有人看着自己了,可是他也认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有机会跟明悦见面他也尽量的回避。

    丁姑姑也是同样的操作,双方在她上船离开之前再也没见过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