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发火

作品:《六零俏军媳

    “呃”应太行吭哧了半天道,“我是男人。”

    潜台词将粗话没关系。

    “哈”丁姑姑夸张地笑了声,上下打量着他,话到嘴边改口道,“领导说你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行也不行,我只要对领导负责就行。”话落扬起灿烂的笑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道,“我说的可对”

    应太行慌乱的低下头,躲避她清澈的目光。

    “我是为了自己吗我是为了大家。”丁姑姑忽然委屈地说道。

    “那也是笨蛋”应太行抬眼眸光晦暗不明道,“你刚才想干什么我要不拦着你是不是想揍他们一顿。不知道说错一句话是会万劫不复的。”

    “我是有这种想法。”丁姑姑眼底凝结成霜道,“他们该打,动不了手,只好吓吓他们理论。”无辜的看着他眨眨眼,想起刚才把那孩子给吓的,不过他活该,谁让他们天天特么的正事不干,就想着揪辫子,扣帽子、打棍子。

    “这个你放心,整本书,我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可以说是倒背如流”丁海杏食指指着自己的脑袋道,“就连页码、段落,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绝对不会背错的。”指着自己的道,“像我这样一红到底的出身,他们能把我怎样”微微眯起眼,语气危险地看着他道,“相反你才愚蠢呢”食指指着他道,“说为什么要跟他们硬碰硬,你不会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已经是一根筋的家伙们自有一套他们的行事逻辑,根本讲不清的是非。”声音又拔高道,“身为部队的指挥官,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都白念了,曲线救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还要我教你吗应铁柱”

    应铁柱听见久违的名字,他的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

    “人总要有些坚持我不能为了自己脱身,就按照他们的要求去胡乱攀扯吧”应太行沉稳有力的说道。

    “我做不到,良心上更过意不去。”应太行眸光凝视着她道,“你应该懂”

    丁姑姑躲避着他的目光道,“虚与委蛇,别告诉我你不会。”

    “能用多长时间,一天还是十天,一个月还是两个月,我即便是笨蛋,人家也不是傻瓜。”应太行轻笑出声道,视线落在自己的右胳膊上。

    丁姑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瞳孔微缩,“所以你故意的。”

    “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右臂护着脑袋时,被打折了,到了岛上才救治,失去最佳的救治的时间。”应太行故作轻松地看着她笑笑道,“其实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只不过不说夸张点儿,就要按照他们说的做,现在嘛拿不住笔,还要老子写什么写得跟鬼画符似的,他们都看不出写的什么”

    “笨蛋笨蛋”丁姑姑低垂着头心疼地要死,不敢泄露自己的情绪。

    “没有右手,还有左手,或者口述,你这样根本就是饮鸩止渴,根本就算不上好办法。”丁姑姑眼神如开刃的刀一般闪着寒光说道,“只让他们出海打渔,编织渔网实在太便宜他们了。”

    果然如自己所想,应太行瞬间黑着脸道,“胡闹”眼底尽是担心。

    “我怎么胡闹了,我光明正大,谁也挑不出理来。”丁姑姑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不是无知的笨蛋,我有理有据,这官司打到哪儿我都在理儿,他老人家要求全国各行业都要办成一个大学校,这个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这个大学校,又能从事群众工作,参加工厂、农村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嗯”挑眉看着他。

    “我不值得你搭上自己的前途。”应太行又好气又感动地说道。

    “你”丁姑姑将值得两个字给咽了回去,视线紧紧地锁着他道,“我不能让那群毛都没长齐的人这么凌辱你。”

    应太行躲避着她的视线道,“别在干这么危险的事情。”尤其是为了我,我不想连累你。

    我倒是想,可是时间不允许,丁姑姑看着他说道,“言归正传,这本选集给你,他们如果在让你写,就给我抄书。明白吗”

    应太行愣愣的看着手里堪比大字典厚厚的书,点头闷声道,“明白,这是尚方宝剑。”

    “最好背下来。”丁姑姑眸光直视着他提醒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相信怎么操作你应该比我溜。”

    应太行勾起唇角,脸上流露出一抹比太阳还灿烂的笑容。他来的时候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带,如果有它在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丁姑姑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那自信满满的笑容,心中的那个又回来了,莞尔一笑,清脆甜美的笑容溢出唇边。

    应太行听见笑声,抬眸看向丁姑姑,两人的笑容同时凝固在脸上。

    应太行慌乱躲避着她的视线,丁姑姑握拳轻咳两声,化解尴尬,“还说不是笨蛋,没有书,这些年你喊的口号还少啊居然画乌龟,亏你想的出来。”

    “呃”应太行无言反驳,找了个蹩脚的借口道,“一时哪里想那么多,万一写错了,又是事。”

    “应铁柱,我看起来像是笨蛋吗那墙上粉刷的各类标语,照着抄还能抄错了。”丁姑姑双眼喷火地看着他道。

    应太行从未见过她发火的一样,一时间愣愣地看着她,他能说这样的她很美

    丁姑姑看着被自己给吓傻的人,“接下来还得委屈你,打扫厕所。”脸上纠结地看着他,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明白,如今这环境又不是独我一个,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应太行回过神儿坦然地说道,“曲中原他们还好吗”

    “都在杏花坡,虽然同大家一起劳动,但受到大家的尊重,精神上没有受到摧残。”丁姑姑给他一个放心地眼神道,“他们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