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笨蛋VS愚蠢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什么叫使不上力了丁姑姑呆愣愣地看着他两只胳膊,不是好好的自然下垂吗

    “丁副主任”应太行双眸紧盯着她,将这四个字咬的特别重,意在提醒她。

    果然丁姑姑迅速的恢复了过来,眼底的急切让他看的清清楚楚。

    应太行则苦笑一声,平静地看着她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的右胳膊使不上力,连筷子都握不住。”朝她使使眼色,稳住稳住

    丁姑姑闻言迅速的转过身,背对着应太行和他们两个。

    丁姑姑拳头缩进了袖笼里,咬着腮帮子的控制着面部肌肉,嘴唇剧烈的抖动着,眼眶瞬间红了,却清晰地听见背后传来他低沉醇厚的声音道,“丁副主任,我接受群众对我的监督劳动,不织渔网,我可以干别的,我还有左手。”看着她露出指节发白的拳头,不轻易察觉却轻轻耸动的肩膀。

    丁姑姑自然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将眼中的泪意给逼了回去,松开了拳头,深吸两口气。

    应太行时刻盯着她的后背,察觉些许细微地变化后,心跟着松了口气。

    丁姑姑优雅地转身,“那既然这个织鱼网的活儿不能干。”眼底闪着冰冷的寒光道,“那你们说该让他如何的劳动改造”向前走两步与应太行擦肩而过。

    应太行自然清楚的看见她面部任何的细微表情,心头暖暖的,微微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同时惊讶于明悦的自控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人察觉不出任何的异样,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

    “你们认为怎样的劳动才能更好的改造。”丁姑姑看着他们不疾不徐地说道。

    明明是温和的声音,明明是阳光灿烂,明明脸上挂着微笑,可他们俩却深深的打了个冷颤。

    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说道“打扫厕所。”

    “扫街”

    “扫街不行,这里哪有街道啊”

    “那就打扫厕所吧”

    应太行还真怕明悦不同意,只能看着他眨了下眼睛,表示自己去,随即又低垂着头,默不作声。

    能这么帮他,他已经是感激涕零了。他真怕她一时冲动伤到了自己,那真是他的不是了。

    “打扫厕所好,像他这样的人,就该去”

    丁姑姑实在忍不住了道,“组织上给他定性了没有。”看着他们两人厉声道,“说”

    应太行被吓的一哆嗦,这个明悦咋就这么沉不住气呢跟这些激进的头脑不清楚,没有判断是非能力的人争什么劲儿啊言多必失。

    “没有”

    “可他袒护他那个家庭背景复杂的老婆,本身就代表着有问题”

    丁姑姑沉稳有力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家庭出身不好,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组织上说了一再教育我们重在个人表现。”

    “丁副主任说的不错,可是他却丧失立场,他没有同他的爱人一刀两断。”他立即辩驳道,手握成拳头,放在胸前道,“他老人家说了,千万不要放松脑中那根紧绷的弦。他还教导我们说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所以才要战斗,战斗到底。好比一个人死了,尸体却留在我们之间”咬牙切齿地说道,“在我们之间腐烂、发臭,毒害我们的健康。”

    丁姑姑轻叹一口气,抬眼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后面那句话不是他老人家说的,是列宁说的。”

    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背错了可是大事件。

    丁姑姑抬眼看着他们趁机说道,“我现在押着他过去,你们在这里继续编织渔网。”目光转向织鱼网的女人们道,“大姐们,好好的教教他们怎么织鱼网。”

    “是丁副主任。”女人们善意地看着两位兵哥哥道,“过来吧”

    她们倒是善意真诚,看在他们两个小伙子眼里,真是头皮发麻。

    两人打定主意,他们宁可出海,也不要坐在女人堆里织渔网。

    丁姑姑目光落在垂头乖巧站立在一边的应太行厉声道,“走还让我请你不成。”抬脚就走,应太行则乖乖的跟着她身后,出了海滩,向小岛内走去。

    此时岛内的无论是男女都忙着捕鱼,连孩子们,大一点儿的跟着长辈们干活,小一点儿的在眼皮子低下看着,再小一点儿的也被背在后背,所以此时岛内反倒空荡荡的。

    走了足够远的距离,丁姑姑停下脚步回身看着他道,“你没事吧”

    应太行抬眼看着她不满地吐出两个字道,“笨蛋”

    丁姑姑闻言一愣,随即不甘示弱地说道,“愚蠢”

    “我哪里笨蛋愚蠢了。”两人同时不忿地说道。

    “说吧我哪里笨蛋愚蠢了。”

    又是异口同声,四目相对,又突然笑了起来。

    这一笑,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陌生感消散了。

    “还说不笨,你知道不知道,当我知道曲中原他们在这里,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那可是宝贝。你居然胆子大的将他们给弄来了,知不知道被人发现了,不但他们完了,你也完了。”应太行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

    “我是笨蛋没有万全之策,我会把人请来,家里有杏花坡我哥打掩护,这里有我呢”丁姑姑美丽的双眸充满怒火道,“我是因为私吗我还不是为了让生产、生活尽快的恢复起来,没有什么比老百姓的餐桌有了极大的改善来安定人心的。”气的她竖起食指向上指着道,“如果不是上面下达的任务时间紧,又重,你以为我喜欢冒险吗”轻哼一声道,“我拿着县里开的空白的借调函,对莫主任,也就是我的领导要求我无论用任何办法”强调语气道,“无论用任何办法,都要完成任务。”

    这个明悦不但玩儿文字游戏,还将领导们绑在自己的船上。

    “只要上级领导满意,下面的那些都是屁”丁姑姑嗤之以鼻道。

    “女人家家的说话文明点儿。”应太行无奈又宠溺地看着走来走去的她。

    “好像你说话多文明似的,谁老子,老子的挂在嘴边。”丁姑姑不满地嘟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