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干不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过应太行经过一晚上的沉淀,也冷静了下来。

    既然最狼狈的一面都被她给见过了,命都还是人家给救的,还有什么好怕的,索性破罐子破摔人也坦荡了起来。

    丁姑姑则将心底的心疼给压了下去,近距离看着他,瘦的脱了形,双颊凹陷,脸色憔悴,衣服穿在身上空荡荡的,行走之间活脱脱的竹竿支着衣服。

    还真难为她一眼就认出他来了,主要跟儿子长的太像,想不认出来都难,想忘记也难

    “丁副主任。”他们看着丁姑姑立刻道。

    丁姑姑抬眼看着他们道,“走吧”

    “去哪儿”其中一个问道。

    “去海滩。”丁姑姑很干脆地说道。

    “我们去海滩干什么”

    “到了你们就知道了。”丁姑姑优雅的转身,抬脚就走,头也不回地说道,“跟上”

    三人跟在了丁姑姑的身后,一直走到了海滩。

    金色的海滩上,灿烂的阳光柔柔的撒在身上,暖融融的,湿咸的海风,微凉,却并不冷。

    海滩上一字排开都是留下的妇女在织鱼网。

    他们俩见状吞吞口水道,“丁副主任,你这是不会让我们像她们一样吧”

    “有什么不可以吗”丁姑姑看着他们,坦坦荡荡地说道,“我也要干的。”

    “可是,可是我们是男人啊”他们一脸惊恐地说道。

    “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你们是男人。”丁姑姑眉眼含笑地看着他们道。

    “让我们这些糙老爷们儿坐在女人之间,太太那啥了吧”两人满脸黑线地说道。

    “我们这里是渔场,你们可清楚。”丁姑姑看着他们笑意盈盈地问道。

    “当然清楚了。”两人点头道。

    “知道现在的我们渔场的任务吗”丁姑姑指指一望无际地大海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就是在五一节,到来之前,尽可能的多打渔,保障城市居民海鲜供应。”眸光深沉地看着他们道,“所以男人出海打渔,女人则织鱼网,就连孩子都出来帮忙了,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这个的话”

    “如果不想织网的话,渔轮还没走话的,你们去码头,出海。”丁姑姑给出他们两个选择道。

    他们的目光看向应太行,他们两人的职责是看守他,哪能上船呢可是坐在一群女人中间,跟大姑娘绣花似的,“可是我们不会织网啊”

    “不会就学,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丁姑姑直接就说道,“全岛的人除了不会走路孩子,都投入到工作中,就连你们的薛组长都出海了,你们还这么磨磨唧唧干什么”尾音上挑,浓浓的指责,“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可没有听说还分男女的。”

    应太行敢肯定明悦是故意的,可是难不成他也要坐在这里织网,不是不可以,能坐在这里也没问题,而是他

    应太行想到某种可能,猛的抬眼看着她,黑眸轻闪,是因为他吗

    知道自己刚刚病好,根本就无法干重体力活儿,所以才选择这个可以坐着织鱼网的活儿,可以让他休息是吗

    可是这活即便自己会现在也干不了,别说不会了。

    “那他也干”两人指向了应太行。

    应太行立马垂下了头,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当然也干了,现在这个最重要。”丁姑姑点头道。

    “可是薛组长让他参加最艰苦的劳动。”

    “那你们所说的艰苦劳动是什么”丁姑姑笑着反问道,“扛着锄头下地,面朝黄土背朝天。”

    “怎么你们认为织鱼网是很轻松的活计吗”丁姑姑看着他们缓缓地说道,“小看织鱼网,其中艰辛历历在身而不足与外人道。”声音如山中的涓涓细流一般划过他们的耳畔,“看着姐妹们织的容易,等你们亲自上手就知道了,这个技术不是那么好掌握的。”

    丁姑姑说着坐在了小马扎上,这年月都是手工织鱼网,所以织渔网是渔家人必须掌握的一门技术。

    梭细细长长,梭头尖尖的,中间有细长两孔,下面有个缺口,将线往梭头一塞,缠一下翻个背,再缠一下再翻,缠得快时,往往只看到双手翩翩,上下转动。

    盈梭是个技术活,梭盈得好就代表缠梭缠得到位,缠在梭片中的塑料线如石头般硬,织起网来沙沙响,而且越硬线缠得越多,这样织网人可以省下换梭时间。渔民织网时,都喜欢挑那些缠得硬帮帮结结实实的梭。

    丁姑姑放慢动作示范了一下,他们俩感觉特简单,没想到两人一上手,怎么编都编不好,真是手比脚还笨。

    “怎么样见识了吧”丁姑姑轻哼一声道,敢小瞧织鱼网,它会让你们吃足苦头的。

    “这个结不对,不是这么编的。”

    “那个孔太大了。”

    在丁姑姑百般挑剔下,两人不光急的满头大汗,还感觉鱼线勒的手疼。

    “就你们这速度,等你们编好渔网了,鱼早就跑了。”丁姑姑微微摇头道,“看看人家大姐编的,速度一快,梭子在木片和网丝之间穿梭,有时根本看不清网丝。人家熟练的一天能织一千多个结坨两万多个网眼。”

    两人闻言连连咂舌,他们特么的结一个坨,都费劲巴力的,像她们那样,不敢想象。

    “现在知道结网不容易了吧渔民辛苦,除了捕鱼之外,还得编渔网,网破了也还要补,这些工作要有十足的耐心才能完成,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丁姑姑看着他们说道,“现在老实的在这里织鱼网吧”目光落在应太行的身上道,“你跟我来吧”

    “等一下,他不能走。”其中一个人立马叫住了丁姑姑与应太行道。

    “为什么”丁姑姑回身看向他们道,“我们就在那边。”指指十米开外的地方,“在你们的视线范围内,还有什么疑问吗”

    “这个他不能编”

    丁姑姑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们道,“什么叫不能编”

    “他的一只胳膊使不上力了。”

    在他们说出这句话之前,应太行忽然移动站在了丁姑姑与他们的之间,格挡了两个人的视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