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一蹦三跳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银锁一欠身坐在了炕沿上,“叔、婶子,有什么事吗”

    “刚才我们说的话你听见了吗”丁妈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听见了也没关系,我们就是想听听你内心真实的想法不会干那乱点鸳鸯谱的事情。”

    “我听见了。”郝银锁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道,“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我真的只把杏儿当姐姐。”双眸清澈干净无比真诚的看着他们道。

    不管真假,丁妈认真地看着他说道,“那你呢婶子真的把你当做子侄才问的,男大当婚,不能一直这么单着吧”

    子侄郝银锁高兴地脱口而出道,“叔、婶子你原谅俺了。”

    “傻小子。”丁爸好笑地看着他道,“本来就不是你的错,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相反我们平白无故的给你那么多气受,是我们做的不对。”丁爸看着他真诚地说道,“对不起”

    幸福来的太突然,郝银锁有点儿不敢相信,“叔,叔,不用。”想到某种可能赶紧道,“叔,那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您不必这样。”

    “臭小子,你叔我是这样的人吗”丁爸看着他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虽然叔不追着问你的个人问题,但还是盼着你年轻多学点儿东西,现成的曲老师,真是梦里求都求不来的机会。跟着他们能学会他们些皮毛,就会让你受益终身。”

    “我也想学,就是怕自己太笨,人家不收我,有些不好意思。”郝银锁腼腆的说道。

    “才不会呢”丁妈看着他和蔼地说道,“只要你想学,曲老师他们是巴不得。这年头难得还有人沉得下心学习的,他们会非常高兴和乐意的。”

    “嗯”郝银锁开心地点头道,“我问问曲老师教不教我这个笨学生。”看着他们内心不能平静的他红着眼眶站起来道,“叔、婶子不耽误你们了。”鼻音浓重的他不等丁爸、丁妈反应闷着头就出了去了。

    丁爸和丁妈两人相视一眼,叹声道,“这傻小子,真是单纯的让人舍不得伤害。”

    郝银锁出了丁家,深吸几口气,抬头看看天,感觉这天蓝的如宝石一般漂亮,就连空气都是那么香甜。

    笑意爬满脸颊,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被原谅。

    脚步都轻快了起来,一蹦三跳的,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喜悦的心情。

    结婚就随缘吧现在要听叔和婶子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对了,易玲的预产期在这个月,我咋没见你准备呢”丁爸看着她好奇地问道。

    “谁说我没准备,包被,薄棉裤、单衣、肚兜我都已经寄出去了。”丁妈看着他说道,“现在往热里走,衣服好准备,至于棉袄、棉裤,小孩子长的快,到时候在准备也不迟。等你这个爷爷想起来,咱家孙子都光屁股蛋儿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不打算去伺候月子吗”丁爸追问道,“都没听你说去。”

    “我和亲家母在信里商量过了,不去了,她没事,让她伺候吧”丁妈直白地说道。

    “什么”丁爸惊讶地说道,“让亲家母伺候,你你不怕,儿媳妇将来对你不满啊”

    “这有啥不满的,我们商量过的,而且我去了家里没地儿住,就两个卧室,我去了让亲家公住哪儿。”丁妈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

    “这么说你也不去看咱的孙子了。”丁爸略显遗憾地说道。

    “去当天去,当天回不就得了。”丁妈快人快语地说道,忽然盯着他道,“你就那么确定儿媳妇给咱生个孙子。要是不是你怎么办”

    “我这不是盼望着吗”丁爸嘿嘿一笑道,“我多叫叫,兴许就是孙子了。”

    丁妈听到他的神言论,真是哭笑不得道,“你可真会自己逗着自己玩儿。”

    “生个孙子那就最好不过了,如果不是孙子那就再生呗”丁爸非常简单地说道。

    “看你说的轻松的。”丁妈好笑地说道。

    “那你说这年月啥也不让干,不生孩子干什么团结就是力量。”丁爸振振有词地说道,“杏儿现在都五个孩子,国栋得加油努力。”

    丁妈闻言一怔,哭笑不得,“你可真行。”把炕桌移开道,“好了,你也该上工了吧”

    “嗯”丁爸起身下炕道,“还有一个多月海带又该收了,我去看看。”

    “那宝贝你天天看,看不腻啊”丁妈搬着炕桌出去道。

    丁爸搬着另外两个炕桌跟着一同出去,由于吃饭的人多所以三个炕桌拼在了一起。

    “看不腻”丁爸笑道,端着炕桌放在院子里,“人家鸡腚眼子是银行,那海带可就是咱的钱袋子。”

    “去吧去吧”丁妈笑道,“我在家收拾,收拾。”

    “你忙吧那我走了。”丁爸背着手踱着步出了家门。

    杏花坡的日子终于恢复了平静,大家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aaaaaa

    第二天一早,楚场长就风风火火的来来了,将薛建彪和他的人一起带走了。

    只留下两个哨兵和应太行,三人出了院子就看见等在门口的丁姑姑很有威严地站在门口。

    应太行与丁姑姑的视线交汇了一下,应太行就低垂着眼睑,躲避着她的视线。

    近距离看着丁姑姑,没有像时下的女干部,将头发修剪成短毛盖儿的干部头,而是将乌黑的长发编成辫子,交叉盘在了肩膀上方,英气又不失女性的柔媚。

    一袭蓝灰色的列宁装,靛蓝色的直筒裤子,衬托出修长的腿,黑色的圆头小皮鞋,既利落又富有美感。干练、稳重、端庄,岁月没有在她的刻下太多的痕迹,留下的却是成熟的女人韵味。

    也是分别了十几年,人都在成长,他也不是当年那个热血冲动一心革命的小青年了。而她也不是当年那个风风火火的野丫头。

    只不过她步步高升是县革委会的领导,有些让他意外,当年很文静的一个人,在男人政治中挣出一席之位,可见付出了很多的辛劳。

    而自己则跌落尘埃,狼狈的很,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真是尴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