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 劫后余生

作品:《六零俏军媳

    副队长看着狼狈样子道,“好了,看你们一个个累的跟条狗似的,赶紧回去吃点儿东西,休息吧”

    能不狼狈吗一路跑回来的,也幸好因为战常胜同志野外拉练,后来让他们出操锻炼身体,不然地话,非的跑晕了不可。

    终究是年龄大了,真是把他们给累惨了,一个个互相搀扶着回了家。

    丁妈和赵明复加上郝银锁赶紧给他们做饭,一个个是又累又饿的。

    吃饱喝足了,众人才相视一笑,曲中原好笑地摇头道,“真是老子年轻的时候都没玩儿的这么紧张刺激。”

    “简直比大学逃课还刺激。”

    “没想到老了老了,也疯狂了一把。”

    “这疯狂一次就够了,我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真是要了老子半条命。”白开明伸手顺着自己的胸口道,“以后可不带这么玩儿的,心脏可受不了。”

    “以后我们可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这么紧张刺激的事,还是交给年轻人好了。”曲中原长出一口气道,“我们退位让贤。”

    “对不起,真是让你们为我家小妹的事奔波劳累了。”丁爸十分抱歉地说道。

    “我们说笑呢丁队长别放在心上。”曲中原赶紧宽慰他道。

    “其实我们挺高兴了,虽然见不到舰艇,但能见到渔轮也很高兴。”白开明高兴地说道,眼眶泛红道,“真的没想到我们还能见船,能将他们修好,自由的在海上游来游去。感觉很棒”

    曲中原理解地拍拍白开明的肩头,大家都是同样的心里,“这些日子我们过的很高兴。”

    丁妈听着他们嘴里嫌弃的很,语气神态上却乐开了花,真难为他们这些高知了,明明应该在城里教书育人,却扛着锄头下地,跟他们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真难为他们了。

    挑开帘子进来道,“好了,老头子有的是时间说话,精神紧绷了这么久,让他们赶紧去休息休息,下午就别上工了。”

    “谢谢。”曲中原看着丁妈感激地说道,目光看向老友道,“那咱就走吧”

    “那我们走了。”白开明看着丁爸、丁妈说道。

    “等一下”曲中原将兜里剩下的粮票拿出来道,“这些我们没用就还给你们了。”紧接着又说道,“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完成任务了,所以粮食根本就没有吃完,我们就拿回来了。”

    “粮票我收下了,那粮食你们拿走,上面不能给你们奖励,那些就当给咱们犒赏幕后英雄的。”丁爸爽快地说道,目光落在他们身上道,“别推辞,这是你们应得的。”为了让他们拿的心安理得,忽然又说道,“你们拿着吧这九天出去没有工分的。”

    “那好吧”曲中原无奈地笑着应道。

    丁妈送走他们,看着蹲在院子里洗碗刷筷子的郝银锁道,“银锁别干了,一会儿我干好了。”

    “婶子,一会儿就好了。”郝银锁抬眼看着丁妈笑了笑道。

    “那好吧”丁妈无奈地看着他道,“今儿谢谢你了,银锁。”

    “婶子,跟我不用说谢谢了吧”郝银锁耿直地说道。

    “你这傻孩子。”丁妈看着他一脸无奈地叹息地说道。

    郝银锁笑而不语,左右不过一个心甘情愿,我乐意

    丁妈摇着头进了东里间,坐在了炕上,长长的出一口气道,“这事算是了了吧”

    “不知道。”丁爸努着嘴道,“只要上面不找后账,这事才算了了。”

    “你是说小姑子。”丁妈皱起眉头道。

    “是啊”丁爸啐笑,撇嘴不屑地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上面卸磨杀驴那是经常的事。有什么好奇怪的。”

    “咱家小姑子也不是面团,任人家捏扁捏圆的。”丁妈轻哼一笑道,“我就不相信咱家小姑子没有留后手,她那么精明。”

    “你倒是对她有信心。”丁爸努努嘴道,“希望吧”

    丁妈轻笑摇头道,“这时候不给自己的打气,难不成哭丧着脸,那有用吗”眼神坚定地说道,“咱家小姑子又红右专,底气足,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最好我们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丁爸希冀地说道。

    “你不去洗碗在这里坐着干什么”丁爸抬眼看好奇地看着她说道。

    “银锁在洗呢”丁妈小声地说道。

    “谁”丁爸坐直身体瞪大眼睛问道,“银锁。”

    “嗯”丁妈无奈地叹口气道,“这么多年如一日般的,弄得现在好像对不起他似的。这孩子跟老郝家不是一路人。”

    “这就心疼了,咱家杏儿可是在他家做牛做马的四年,伺候他们一大家子,在人数上,咱家可就咱们俩。”丁爸不服气地辩解道,一副我们吃亏了,哼

    丁妈看着幼稚强词夺理的老伴儿,无语的摇摇头。

    丁爸看着她说道,“你今儿咋找他去传话,你不知道我看见他,差点没被吓死。”

    “当时就急昏了头,下意识的就觉得银锁可以信任。”丁妈想了想道,又将自己和郝银锁的对话转述给了他。

    丁爸闻言若有所思道,“那孩子有心了。”

    “咱俩得使使劲儿。”丁妈看着老伴儿说道。

    “使什么劲儿”丁爸不明所以地看着她道。

    “银锁的年纪不小了,都二十四了,他父母又不管他的事,在拖下去这个人问题都成了老大难了。”丁妈压低声音说道,“咱得给他找个好姑娘。”

    “我才歇了保媒拉纤的心思,咋你又来劲儿了。”丁爸好笑地看着她说道,“这事你别瞎想,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儿。我是男人,这心里有放不下的人,咱不能害了人家女孩子。”

    “呃可是这么蹉跎着,感觉是咱耽误这孩子似的。”丁妈心虚地说道。

    “婶子,我干完了。”郝银锁声音突然出现帘子后道。

    把丁妈和丁爸给吓了一跳,丁爸瞪了老婆子一眼,背地里说人家,被抓了个正着。

    “进银锁进来吧”丁爸看着帘子道。

    郝银锁挑起帘子进来道,“叔、婶子,碗碟已经放在碗柜里了。”

    丁妈镇定下来道,“银锁过来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