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意外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与林大夫分开后,丁姑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有些时间就直接回了办公室,坐在办公桌,食指非常有节奏的轻叩着办公桌。

    敢欺负我孩子他爸,叫你们好看,不把你们累成狗了,怎么能让我消气呢

    只是这样终究治标不治本啊微微眯起眼睛,该怎么治本呢陷入了沉思

    aaaaaa

    薛建彪送走了丁姑姑和楚场长吗,回到了院子,下令集合,他们这个组一共两个班二十来人。

    将事情说了一遍,安排好留守的人员,其余的人都跟着薛建彪统统明天出海捕鱼。

    “解散”薛建彪进了屋子,挑开帘子进了西里间,站在炕前,看着躺下的他道,“起来,起来,别给装死。”

    “怎么了”应太行睁开迷蒙的双眸看向他,嘟囔道。

    “从明天开始你要在群众的监督下进行劳动改造。”薛建彪带着狰狞地笑意说道,“接下来的日子有你受的。”

    看着面无表情的应太行道,“给点儿反应啊”

    “我有选择的权利吗”应太行面色平静地看着他道。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我治不了你,有人能治得了你,我看你能坚持到几时。”薛建彪洋洋自得地说道。

    应太行不疾不徐地说道,“艰苦朴素的作风代代传。”冷哼一声看着他,真以为自己很怕吗老子也是苦日子里泡大的,解放后,日子好过了,可也从没有放松要求自己。

    他才该担心自己对,别以为穿着蓝军装,可根本没有下过水,明天出海,能爬着回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薛建彪气的挑开帘子,冲了出去,叫来属下下令道,“明天给那家伙,安排最辛苦、最累的活。”

    两人犹豫了一下,看着薛建彪,小声地说道,“薛组长。”

    “怎么了有问题。”薛建彪怒视着他们道。

    “没问题,没问题。”其中一个赶紧摆手道。

    “那你想说什么”薛建彪不耐烦地说道,“别吞吞吐吐的。”

    “我想说的是,要求地方上给他安排最苦最累的活儿都没问题,可是他的身体干得了吗”他偷偷看着薛建彪压低声线说道。

    “呃”薛建彪一时语塞,努着嘴,想起他那个残躯,“不管了,先安排吧”最后无奈地说道,“你们看着办吧”

    aaaaaa

    丁爸一大早起来,吃过早饭,在社员们都上工了,就架着骡车,去了城里。

    丁爸看看天色,晴好,无风又无浪的,真是老天保佑了。

    风浪太大,就那破轮渡就得停运了,天公作美啊

    丁爸光想着老天爷给面子,似乎都忘了那轮渡万一趴窝呢

    突然想起来,这心又跟揪了起来,不怕、不怕轮渡上有曲中原他们,应该会没事的,千万别有事

    在焦急等待中。

    aaaaaa

    丁爸的心放肚子里了,杏花坡有些人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原来公社突然来检查工作,在地里忙活的赵明复差点儿没被吓晕过去。

    丁妈靠近他小声地说道,“稳住,稳住。”

    赵明复看着丁妈六神无主地说道,“老姐姐,现在怎么办完了,完了,这下子全完了。”

    “你别慌,只要俺家老丁能赶在工作组的人来之前回来,就没问题。”丁妈强制自己镇定地说道。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赵明复着急道,“无论如何时间上也来不及,除非他们坐飞机。”

    “那就看看工作组来干什么我估计现在来还是为了春耕播种的情况。”丁妈冷静说道,“我先去准备接待他们,带着他们参观村子。”

    “等一下,老姐姐。”赵明复叫着丁妈道,看着她回过头来,冷静下来说道,“万一他们要召集我们训话,你就说他们出海了,这一来一回的就为他们争取了时间。”

    “明白。”丁妈点点头道,“还是你们知识分子的脑子转的快。”

    “哎这也是被逼的。”赵明复叹声说道。

    丁妈交代道,“那你也准备一下,万一问着你们了,你也好先抵挡一阵。”

    “是”赵明复点头道,起身回家将写好的反省材料随身装着,这样也可以抵挡一阵。

    丁妈边朝大队办公室走,边想着怎么通知老头子。

    这事得找一个老实可靠之人,可一时间上哪儿找呢

    “小心,婶子。”挑着粪箕子的郝银锁看着差点儿撞到自己的丁妈提醒道。

    丁妈稳住身形扶着墙,看清来人道,“是你啊银锁。”

    “婶子,你咋了,心神不宁的。”郝银锁将粪箕子放下道。

    “没什么,你忙你的去吧”丁妈朝他摆摆,朝前走去。

    郝银锁歪歪头,微微下蹲将粪箕子重新挑起来。

    “银锁”丁妈回头看着他道。

    “婶子,什么事”郝银锁赶紧转过身来,粪箕子飞了起来,幸好动作幅度不大,不然丁妈可就沾光了。

    “对不起,婶子。”郝银锁将粪箕子放下,不好意思道。

    “算了,是我叫你太突然了。”丁妈现在没心思去管这鸡毛蒜皮的小事了。

    “婶子您叫我干什么有什么您就吩咐。”郝银锁目光凝视着她道。

    “银锁,我可以相信你吗”丁妈眸光审视着他道。

    “当然。”郝银锁脸上的笑容收走了,眼神变的坚定地说道。

    “那好,你叔去码头接人了,你现在去码头,告诉你叔,公社来人检查工作了,让他接到人,进村的时候从海上回来。”丁妈眸光紧紧地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记住了吗”

    “记住了。”郝银锁忙不迭的点点头道,又复述了一遍。

    “你走吧”丁妈挥手道。

    “是”郝银锁放下肩头的扁担立马说道。

    “哎”丁妈又叫着他道。

    “婶子,还有什么事吗”郝银锁回身看着她说道。

    “你不问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就贸贸然答应我。”丁妈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你就不怕我害你”

    “婶子怎么可能害我呢”郝银锁憨憨地一笑道。

    “这么没头没尾的话,你不想知道详情吗”丁妈看着他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