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一唱一和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姑姑继续加码道,“事情完成后,我们会以县上的名义写感谢信送到你所在的部队的。”

    薛建彪被他们一俩一唱一和的给架了起来,这诱惑不可谓不大,他又不是不知大势的愣头小子,满脸纠结地说道,“可是我的肩负的任务也很重要。”

    楚场长见他松动了,再接再厉道,“这事有轻重缓急,你的任务这么久了都没有什么进展,不如先帮我们,里面那个人以后有的是时间。”希冀地看着他道,“薛组长不要在犹豫了,我们的事情可等不得。”

    “你需要几个人。”心动的薛建彪问道。

    “你们全部的人。”丁姑姑急切地说道。

    “我们全部的人”薛建彪拧着眉头道。

    丁姑姑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察觉楚场长投过来的视线,她双手扶膝,迎向楚场长的目光,拼尽全力,镇定自若地说道,“时间紧,任务重,只有这二十来天,我们需要你们大力的支援,对吧楚场长。”

    “丁副主任说的对,我们真的很需要人,明天我也得出海,家里有丁副主任坐镇就可以了。”楚场长特意地说道。

    “那我们不可能全员出动,得有人看着这里。”薛建彪可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这里四面环海,他还能跑了不成,游回岸上。”丁姑姑闲闲地说道,戾气十足地说道,“而且像他这样的人,我们都是恨之入骨啊对死不悔改之人要进行彻底人民的改造和人民的监督”挥舞着手臂,气势足足的。

    “可我们上级的指示是”薛建彪赶紧说道。

    可是丁姑姑根本就不给他机会抬手道,“你们上级领导的指示我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更与你们上级的指示不冲突。”

    “薛同志,你应该知道人民的要求是合理的,人民群众风里来,浪里去的,顶着烈日工作。”丁姑姑怒指着屋子道,“他却舒服的躺在大屋里,风吹不着,日晒不着的。整日里在这儿白吃白喝的还拒不坦白,我们是义愤填膺啊”她拍着胸脯气愤地说道,“一定要让他在群众的监督下,进行艰苦的劳动改造。”她坐直了身子,“你还是我们的同志吗怎么不相信我们群众的力量。”深沉的语气夹杂着些许怒气和不满,厉声质问道,“这么久了未见寸功,难道你们不该感到羞愧吗我看我该向你们上级反映一下问题了。”

    薛建彪立马怂了道,“好吧好吧我们就把这个硬骨头交给你们群众了。”

    “这样才对吗”丁姑姑在心里松了口气,嘴皮子都磨破了,终于松口了。

    “不过我的人还是要留下两个看着。”薛建彪看着他们两个道,赶紧解释道,“不是不相信群众的力量,而是别看他现在虚弱的很,可从战场上下来的,军事素质高,等闲的人不是他的对手。”

    “他敢反了他了。”丁姑姑拍着桌子嫉恶如仇地说道,“一定要让他在群众中吃点儿苦头。”

    “对想不到丁副主任的革命经验这般丰富。”薛建彪笑着恭维道。

    “哪里谬赞了,他老人家的话时刻记心间。”丁姑姑谦逊地说道,别有深意地说道,“你熟读马列,也会的。”

    如果不是那个俏皮地眨眼,在屋里炕上的应太行真是被她的一番唱念做打给唬住了。

    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大写个服字,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先是在政策上,寻找大义的帽子扣住他,然后针对功名的利诱,最后威逼

    一套组合拳下来你,薛建彪在明悦面前,真是不够看的。

    话说回来,现在的明悦真是不一样了,轻笑出声,笑意爬满脸上,微微摇头,还是太冒险了。

    “既然事情谈完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忙了。”丁姑姑站起来道。

    楚场长紧跟着起身道,“薛组长,你安排一下,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我送你们。”薛建彪微笑着起身道。

    “留步,留步。”丁姑姑不停地摆手道。

    “没关系,我们军民一家亲吗”薛建彪笑呵呵地说道。

    应太行一听见她要走,立马转过身直起身子,看向窗外,双眸脉脉的凝视着她背影

    丁姑姑优雅地转身,目光掠过的窗子,停顿了一下,抬脚就朝外走去,没有在做丝毫的停留。

    出了院子,丁姑姑边走边说道,“楚场长现在人也请了,记住咱们可是立下军令状的,完不成任务,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

    “知道,知道,丁副主任咱俩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楚场长忙不迭地说道,“保证完成任务,完不成任务,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提头来见。”

    “那好”丁姑姑看着他严肃地说道,“条件已经给你创造好了,我把捕鱼的事情全交给你了。”

    “是”楚场长朗声应道,“不打扰你忙了。”

    “去忙吧”丁姑姑目送他离开才转身摊开双手,不意外手心儿里紧张的都是汗

    踏出了第一步,她该想想接下来该怎么走。

    “丁副主任,丁副主任。”林大夫跑过来道。

    丁姑姑回身看向着气喘吁吁的他道,“林大夫缓口气,慢慢说,我不走。”

    “我来是向你汇报一下,那人的病完全好了。”林大夫高兴地说道。

    “看得出来。”丁姑姑嘴角噙着笑意说道。

    “嘎”林大夫诧异地看着她道。

    “我们刚从那个院子出来,见薛组长的向上级汇报了,应该是好了吧不然怎么汇报。”丁姑姑撒谎都不带脸红地说道。

    林大夫恍然道,“病人的病是好了,只不过还很虚弱,所以丁副主任给的那瓶补充营养的药,病人要求自己吃。”

    “没问题。”丁姑姑挑眉眨眨眼,痛快地应道。

    “那我就将药瓶交给他。”林大夫看着她说道,“还有那退烧药和消炎药”

    “你说大夫留着用吧发挥它最大的效用。”丁姑姑心情超好的说道。

    “谢谢。”林大夫感激地说道,“那我不打扰你了。”

    “你忙吧”丁姑姑看着他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