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挖坑算计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哦丁副主任,我们薛组长出去打电话了,像上级汇报这里的情况了。”

    “您找我们组长有事”

    “是有点儿事,请你们组长帮忙。”丁姑姑温柔地说道,声音如山间清风般拂面。

    “那您在进屋等等好了,估计马上就回来了。”

    “请进”

    “我在院子里等你们组长好了。”丁姑姑指着院子石榴树下的竹桌椅道,“我就坐那里好了。”

    “那好”他们俩点头道。

    “耽误你们了。”丁姑姑笑着转身,和楚场长一起朝竹椅走过去,丁姑姑捋着衣服的下摆刚要优雅的坐下。

    “等等”其中一个人出声道。

    丁姑姑直起身子看着他,不明所以的问道,“有问题吗”

    “等一下我给您擦擦,这岛上风大,椅子都脏了。”他说着跑进屋,很快从屋内拿了块抹布回来将竹椅擦了擦后道,“请坐。”

    “谢谢”丁姑姑语气轻柔地说道。

    “不客气。”他双颊绯红腼腆地说道,“请坐。”

    丁姑姑双手顺着衣服的衣摆,优雅地坐了下去。

    站在一旁的楚场长等着眼前的小伙子擦椅子,等了半天不见他动静,于是道,“哎哎”

    丁姑姑和他都望了过去,楚场长指指身后的竹椅。

    “啊”他赶紧把抹布递给了楚场长。

    楚场长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抹布,这么赤果果的区别对待好吗

    即便他是糙汉子,眼前的是漂亮女人,可自己好歹也是渔场的场长,你们可是站在老子的地盘上。

    “怎么了,楚场长。”他关心地问道。

    他既然知道自己是场长,还问自己怎么了。

    楚场长目光低垂看向手中的抹布,他顺着视线望过去,自以为是地说道,“这抹布不脏。”

    刚擦过他自己说的脏的竹椅,现在又说不脏真是无语了。

    丁姑姑抿嘴偷笑,眼神瞥向楚场长,

    好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楚场长弯腰擦了擦竹椅,又将抹布交换给了看守人员,道了声谢谢。才坐了下来。

    他才拿着抹布回去,挂在屋内门后,才又出来,笔直的站在门口。

    丁姑姑目光漫不经心的游移在院子里,却发现窗户上那张熟悉的脸看不见了。

    应太行当听到看守人员称呼明悦为丁副主任的时候,就跪坐在了炕上,张着大嘴,不可置信,左手捂着头,一时间感慨万千,原以为是老天垂怜,可怜他,才将他从鬼门关给救了回来,没想到是贵人相助

    想仰天大笑,却又不敢笑,紧紧的抿着唇,亲眼见到她过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他就放心了。

    “薛组长你回来了,丁副主任等您一会儿了。”

    一下子应太行的心就提了起来,这女人想干什么

    满面春风的薛建彪跨进了院子就听见属下的汇报。

    当然他也看见了坐在院子的丁姑姑,笑着迎了上去。

    “丁副主任大驾光临不知有什么事”薛建彪笑着说道,伸出了手。

    丁姑姑站起来,握着他的手晃了晃道,“我们有事来求解放军叔叔的。”

    薛建彪笑容僵硬在脸上,尴尬地说道,“有事丁副主任就直说。”

    房间内应太行听到解放军叔叔,差点儿没笑抽了,想必姓薛的现在表情一定很好看。

    然而更多的是担心,这个明悦到底想干什么心不自觉的揪在一起。

    丁姑姑抽回了手,打了请的手势掌控道,“请坐”

    薛建彪坐在了丁姑姑的对面,楚场长的身旁,礼貌却不失微笑着开门见山地说道,“丁副主任来找我们何事”

    丁姑姑眉眼含笑,看着他问道,“你是解放军吧”

    这不明白着吗我可是穿着军装的,这还能做的了假。

    薛建彪不知道这明白的着的事情眼前的丁副主任明知故问,他挺起脊背,“当然。”

    “那解放军与老百姓的是什么关系”丁姑姑神色严肃地看着他问道。

    薛建彪看着她慎重地样子,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认真地说道,“军队子弟兵和老百姓的关系像鱼和水一样,谁也离不开谁。军民鱼水情团结一家亲。”

    丁姑姑双手交握,神情轻松自若地看着他道,“薛组长看报纸吧”

    “当然,虽然岛上通讯不方便,但每天轮渡来都会捎来昨天的报纸。”薛组长点头道。

    “那想必也应该知道现在的政治形势。”丁姑姑勾起唇角,微微一笑淡然地说道。

    薛建彪眉峰微微皱起,低沉的声音里略带几分沙哑,“你说指的是”

    “报纸上倡导解放军叔叔,支援农业生产,支援工业生产知道吧”丁姑姑不动声色地说道。

    “知道”薛建彪脸上露出笑意道,这个他当然知道了,战友们不但支援农业、工业恢复生产、生活,对要害和核心部门及地区进行军事管制。

    丁姑姑视线递给了楚场长,楚场长这在听不出来吧随即说道,“那现在我们渔场遇到些困难,求到解放军叔叔面前,你不会不答应吧”

    房间内的应太行也听出来,这么赤果果的挖坑埋他,不得不说真有她的。

    “困难”薛建彪满脸疑惑地看着他说道,“不是渔轮修好了,需要我们做什么”

    楚场长立马说道,“人手不够,出海打渔是个体力活儿,女人可干不了,她们还得留在家里修补渔网。”

    “这个”薛建彪迟疑地看着他们道。

    “薛建彪同志。”丁姑姑突然厉声道。

    “是”薛建彪下意识地说道,

    “海军的职责是什么”丁姑姑严肃地问道。

    “保家卫国,守卫海疆。”薛建彪铿锵有力地朗声说道。

    丁姑姑敛眸,突然又睁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眸光微闪,话语沉着,“那保护渔民出海打渔的安全在不在你们的职责范围”

    漂亮应太行在心里为她喝彩

    “这次捕鱼不同于以往,是为了保障城市居民祥和的欢度五一节。”楚场长随声附和道,看着他谆谆善诱道,“薛组长你放心,事情过后,我们渔场会敲锣打鼓的为你送锦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