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难题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不是你的错,能活下来,我已经很感激上苍了。”应太行满足地笑了笑道。

    “可我还是对不起你,没治好你,还没打听到孩子们的下落。”林大夫更加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不管你的事,你常年在岛上,对岸上又不太熟悉。”应太行反倒宽慰他道。

    他现在只能祈求上苍垂怜,保佑两个孩子。他时刻关系着时局,注意着京城的风向,早有预感把孩子们早早的给安排了。

    谁知道他错估的形势的严峻和复杂,没想到凭他现在的位置,也没能保住爱人,反而被小人出卖,弄丢了孩子,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唉”应太行在心底叹了口气,“我已经非常感激你了。”

    “你好好休养,我走了。”林大夫出了房间和薛建彪客套了两句无甚营养的话,就离开了。

    aaaaaa

    十点多轮渡准时来了,丁姑姑将曲中原顺利他们送上了船。

    在悠长汽笛声中,她看着轮渡,离自己越来越远,渐渐的变成一个小黑点儿,消失在眼前,才转身回去。

    丁姑姑边走边说道,“楚场长这一次渔轮修好了,要全力以赴了,时间紧,任务重,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楚场长犹豫了一下才道,“没问题”

    “怎么楚场长底气不足啊”丁姑姑停下脚步眸光审视地看着他道。

    楚场长面色纠结地看着她,没有渔轮他着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现在有了渔轮也是急啊

    “怎么回事”丁姑姑目光犀利地看着他问道。

    “是这样的,丁副主任以往咱们的渔轮都不是全部出动的,可以轮休的,但是现在任务紧,想要全员出动的话,就没那么多人了。”楚场长苦恼地说道。

    丁姑姑握紧拳头轻轻捶打着自己的额头,颓然地放下手,看着他质问道,“你到现在给我说这个。”

    “我没想到技工师傅能干这么短的时间内全修好了。”楚场长讪讪一笑道,语气中浓浓的讨好。

    这当然不用他表扬了曲中原他们是专业人士。

    丁姑姑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问道,“那么我们现在缺什么样的人手,开船的吗”

    “开船的倒是不缺,大家都会,就是缺船上打杂的,捕鱼,得有人下网吧、拉网。”楚场长在她的凝视下紧张地又道,“女人不能上船,所以人手方面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不能改改吗女人为啥不能上船。”丁姑姑态度强硬的说道,“非常时期,行非常办法。”

    “不行啊这是规矩,这要出了问题会影响士气的。而且男人们也不允许船上有女人的,”楚场长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中,那你现在告诉我要怎么办”丁姑姑气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

    “照这样算下来,相比起其他的渔场,咱们能完成多少算多少,已经算超额的了。”楚场长在她凌厉的目光注视下,越说越小,最后细若蚊声。

    “咱们可是在莫主任面前,立下军令状的,你觉将任务完成个这样,他会握着咱的手,夸赞咱们干得好。”

    “那怎么办”楚场长慌了神儿了着急地问道。

    “现在知道急了,早干嘛了,我们也可以从岸上抽调熟悉海上生活的人手。”丁姑姑边走边数落他道,真是快被他给气死了。

    “这一时半会儿我们上哪儿找熟悉水性,又熟悉海上生活的人。”楚场长急得满头大汗地说道,跟着她停下脚步一抬头,到了薛建彪住处,“我们来这儿干什么”

    丁姑姑清澈如水的双眸划过一抹幽光道,“关键时刻还是解放军叔叔靠的住。”

    楚场长闻言眼前一亮,怎么把他们给忘了,现成的帮手,都不带训练的,还是丁副主任脑子转的快。

    楚场长跟在丁姑姑身后抬脚跨进了院子。

    就听见屋内传来,洪亮的声音,“有喘气的吗”

    丁姑姑听见那久违熟悉的声音,眼眶瞬间红了,轻轻眨眨眼,勾起唇角,笑意溢满了眼底,还是那么生龙活虎的,真好。

    门口的两个哨兵,互相看着对方道,“里面又叫了。”

    “你去”

    “我不去,你听听他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有喘气的吗动不动就这么骂人,听说以前还是领导呢领导都这样就不能用语文明一点儿。”

    “这不是骂人。”丁姑姑笑着说道。

    “这还不叫骂人啊”两人齐声说道,语气中的不满谁都听的出来。

    “这你们就不懂了。”丁姑姑看着他们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不仅不慢地说道,“打仗的时候,敌人一顿狂轰乱炸,咱们部队的人都全隐蔽趴下了,等轰炸一结束,先从泥巴堆里钻出来的人,就会大喊一声,有没有喘气的明白了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两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道,看向丁姑姑笑着说道,“谢谢丁副主任为我们解惑。”

    盘腿坐在炕上的应太行听见院子里那熟悉的声音,僵立在当场,满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她她明悦怎么在这里。

    机械的缓缓地转过头,看向窗户,窗户下面被报纸糊着,什么也看不见

    急切的他手脚并用的,“嘶”他左手扶着自己的右手,膝行到了窗户下。

    缓缓的直起身子,她的身影跃过了报纸,透过明净的玻璃窗,窗外的人没有任何的阻挡,就这么闯进了他的眼帘。

    应太行不敢置信地视线紧紧的锁住了她,眼神晦暗不明,真的是她,瞬间红了眼眶

    似是察觉了那道不可捉摸的视线,丁姑姑朝窗户那边望了过去,是他经过几天的沉淀,已经可以坦然面对他,秋水般水润的眸光紧紧的凝视着他。

    看着他脸上的难以置信,看样子是认出了自己,想必受到的冲击力一点儿不比自己的少。

    丁姑姑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像和煦的春风渗透人心,朝他俏皮地眨了下眼若无其事的看着两名看守人员道,“你们薛组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