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南辕北辙

作品:《六零俏军媳

    曲中原他们接过来余下的粮食与粮票,谢过了楚场长的招待就回了宿舍。

    能这般平平安安的真是没想到,明天就要回家,所以今晚他们睡的格外香甜。

    aaaaaa

    薛建彪打完饭回来,将饭盒砰的一声,砸在了炕桌上,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道,“吃饭。”

    “让我来看看今儿熬的什么粥。”原本躺在炕上的应太行一屁股坐起来凑到了炕桌前,打开饭盒,“哦鱼片粥,不错,不错,刚好补补身体。”

    经过这三、四天的调理,应太行的身体恢复了大半。

    不说生龙活虎吧起码能跑能跳的,只是在房间里圈着,哪儿也去不了,天天躺在炕上,谁也不知道而已。

    应太行左手拿起勺子舀着粥开心的吃起来。

    “姓应的,要懂得适可而止。”终于薛建彪按捺不住朝应太行吼道。

    “我耳朵不聋,你不用那么大声。”应太行放下左手掏掏耳朵,闲闲地说道。

    薛建彪深吸几口气,平复自己内心的怒火,“你千万不要以为是我个人对你有什么意见。”声音和缓地说道。

    应太行挑挑眉,这是改变策略了,“你什么意思”拿起勺子,低头重新喝粥。

    “即便你不看报纸,也该知道外面的形势吧”薛建彪看着他态度温和地说道,“上头说,这是怎么选择方向的问题、原则问题、立场问题。不然我不会这么理直气壮。”

    “要说气壮我不得不同意,谁让你有尚方宝剑呢”应太行头也不抬地说道,抬起头来严肃地说道,“但你的理不直,这对错,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判断出来的。”

    “你”薛建彪这压下去的火又拱了上来,“应太行同志,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我叫你一声老同志,你也是老革命了,怎么连我们这年轻人都看懂的问题,你咋就看不懂呢我们无论干什么工作,不能闷着头,要抬头看看路,都要小心谨慎,选择朝哪个方向走。可你呢你是选错了方向,滑向了错误的边缘,南辕北辙,越走越远。真是冥顽不明,执迷不悟,不思悔改。你现在很危险懂吗”

    “那照你的意思,不搞军事训练,那敌人来了怎么办当兵的不训练,不时刻准备着打仗,像你一样,天天吃着白面馒头,你好意思吗”应太行直接斥责道,“危险你天天唱高调,没有一点儿实质性的内容,不危险我问你,假如现在敌人攻过来,你拿什么跟人家拼,你的嘴吗你还没有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本事。”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谁天天唱高调了。”薛建彪双眸如饿狼似的放着绿光,盯着应太行说道。

    “行了,别把普普通通的一句话给想的复杂了,我根本没有别的意思。也别把脑中那根线绷的太紧了,也别搭错了,到时候犯错误的说不准是谁呢明白吗”应太行低下头,三下五除二,就将粥喝完了。

    左手拿起饭盒盖上的包子,“啪”薛建彪拍了下应太行的左手,包子应声落在了饭盒上。

    “不许吃,你必须给我讲清楚了,你是在指谁”薛建彪凌厉地眼神扫向他道。

    “你心虚什么啊真金不怕火炼。”应太行重新拿着包子,就啃了起来,三两口一个包子下了肚子,“是真、是假,未来会证明咱俩谁对谁错”说着又拿起一个包子道,“这野菜包的包子还挺好吃的,就是肉少了点儿。”拿着包子点评道,“要是多放点儿肉,味道就更足了。”将手里的包子又吃了下去,歪在了炕上,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五官纠结的他,希望这小子有脑子。

    脑子这年月稀缺的很,大部分都是人云亦云,偏激狂热分子。

    aaaaaa

    第二天例行检查,林大夫为应太行检查完身体,收起了听诊器,放进了医疗箱里,高兴的宣布道,“应太行同志,不需要在吃药了。”

    “那太好了。”薛建彪闻言朝应太行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闪着寒光,带着深深的寒意,是该老子反击的时候了。

    “不过病去如抽丝,还需要有注意的地方,想要恢复正常,你还得调理、调理。”林大夫看着应太行说道,末了背着薛建彪朝他眨了下眼。

    应太行在心里好笑地摇头,突然目光落在了薛建彪地身上道,“我觉的我没有好利索,还需要在吃药。”

    “应太行,那是药,不是包子,让你随便吃。”薛建彪厉声道,“就是包子吃多了也会撑死的。”

    “我没要吃退烧、消炎的,我想继续吃那第三种药。”应太行双眸放光希冀地看着林大夫说道,“林大夫刚才不是说了,需要好好的将养。”

    气的薛建彪甩脸子,挑开帘子出去了。

    应太行看人出去了,小声地说道,“林大夫拜托了。”

    “这要下午问过丁副主任才行”林大夫想了想道。

    “为什么要下午问现在不行吗还没到上班时间。”应太行着急地问道,他虽然不懂那药丸怎么制的,可疗效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今儿上午丁副主任要送技工师傅们离开,所以没有时间。”林大夫解释道。

    应太行闻言炕桌下面的左手紧紧的攥紧了,克制着自己紧绷的声线,漫不经心地问道,“离开去哪儿”

    “他们是借调来的,渔轮修好了自然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林大夫理所当然地说道。

    应太行松开了紧攥的拳头,眉宇间尽是笑意,看着他笑道,“丁副主任工作要紧,我晚点儿没关系。”

    人走了就好,提着的心可算是放下来了,自从知道曲中原他们也在这个岛上,将他给吓的不清,很怕他们与薛建彪他们这些人碰见,认出来就糟了,他不知道他们是否认识,但他不能冒这个险。

    现在嘛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林大夫拿起了医疗箱道。

    “谢谢你了,林大夫。”应太行由衷地感激道。

    “可惜最终还是没有帮到你,都怪我学艺不精,造成了终生的伤害。”林大夫看着愧疚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