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犒劳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么急着走干嘛你们来了一直投身于工作,在岛上玩儿两天再走多好啊”楚场长极力的挽留道。

    “不了,家里有事,还等着我们呢”曲中原婉拒道。

    “那今儿晚上一定要让我们好好的招待你。”楚场长看着他们说道,“这次说啥都不能拒绝了。”

    “客随主便。”曲中原爽快地答应道。

    “那我让食堂大师傅拿出他的看家本事,你们先去洗漱一下好了,换身干净的衣服。”楚场长看着满脸黑乎乎的他们道。

    “是”曲中原他们回了宿舍。

    而丁姑姑则赶紧到办公室去,给公社打个电话,让人转告大哥明儿别忘了接船去。

    aaaaaa

    丁爸接到公社来人的转告,真是要下跪谢天谢地了。

    他这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了。

    这短短的九天,真是度日如年,头发都白了好多。

    丁爸谢过了传话之人,跑回了家,赶紧将这件事告诉丁妈,虽然老婆子嘴上总是宽慰他,让他放宽心,没事,不会出事的。

    可他知道他心里其实比谁都着急。

    丁妈听到好消息后,一屁股坐在了炕上,拍着胸脯道,“老头子,这回咱这心可算是放回肚子里了。”

    丁爸坐在她的旁边说道,“谁说不是呢”期间有赵明复在,他模仿他们的笔记上交了材料,虽然顺利过关,可人回来才算是真正的平安。

    “明天我一早就去,中午将人接回来,这事就算是了了,就不用再踩在刀尖上走路了。”丁爸高兴地说道,忽然板着脸说道,“以后可不能在陪着那丫头玩儿心跳了,真是快被她吓出心脏病了。”

    “说的好听,小姑子真要遇上难事,你能无动于衷吗指定比谁跑的都快。”丁妈没好气地说道。

    丁爸闻言但笑不语,算是默认了,只有这一个妹子,身边又没个男人,一个人带着孩子过的那么辛苦,他要在不护着,还不人被欺负死啊

    “自家人不帮着自家人,难不成要帮着外人。”丁爸振振有词地说道。

    “你是常有理。”丁妈好笑地摇头道。

    “好了,好了,明儿他们就回来了,咱也不用勒紧裤腰带了,今儿晚上吃顿好的。”丁爸催促道,挥着手让老婆子赶紧做饭去。

    “好做顿好吃的。”丁妈起身下炕道。

    aaaaaa

    楚场长亲自安排食堂的大师傅拿出看家的本领整了一桌子丰盛的海鲜盛宴。

    将出海打来鱼,鳕、鲆、鲽、小黄鱼、对虾、带鱼、鲐、蓝点马跤、鳓、孔鳐毫不吝啬地都给做了。

    自己人做的花样又多,又实惠。

    曲中原他们站在餐桌前,也被眼前的大手笔给惊住了。

    “这这太破费了吧”曲中原不好意思地说道。

    “咱们这里是渔场,别的没有,就鱼多,用你们修好的渔轮,打上来的鱼,犒劳你们,别嫌弃。”

    不得不说楚场长这话说的漂亮让曲中原他们无法拒绝。

    “都别站着了,快坐下,坐下,拿筷子。”楚场长招呼他们道。

    “不是说去洗漱了吗怎么这脸,还跟花脸猫似的。”楚场长看着他们脸上蹭的油污道。

    “是吗回去洗洗手,就忙着收拾东西,又急着赶来,忘了洗脸了。”曲中原调侃道,“这才是工人本色吗”

    即便是最后一晚,他们也不敢放松警惕,宁肯顶着一张花猫脸。

    “对对”丁姑姑出声道,“咱们开饭吧”

    你们自己都没意见,楚场长还能说什么

    “来吃饭,吃饭。”楚场长招呼大家道。

    曲中原他们纷纷抄起筷子,开心的大快朵颐起来。

    “丁副主任。”薛建彪走到餐桌前道。

    “薛组长来打饭啊”丁姑姑看见他出于礼貌站了起来。

    众人看见丁姑姑都站了起来,纷纷起身站了起来。

    “薛组长不介意的话,一块儿吃。”楚场长邀请他道。

    他这么一客套,丁姑姑和曲中原他们这心可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心跳如鼓,仿佛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跟他同桌吃饭,不是怕消化不良,而是怕,认倒是认不出来,他们没见过,而是席间难免会聊天,言多必有失。

    “你们这是”薛建彪满脸疑惑地问道。

    “我们的渔轮都修好了,我来犒赏这些没日没夜忙活了十来天的技工师傅。”楚场长大大咧咧地说道。

    丁姑姑恨不得堵上楚场长那个大嘴巴。心跟着提了起来,生怕他问关于技工师傅的事情。

    “那未来渔场将会更忙。”薛建彪笑着说道。

    “是啊将会忙的脚不沾地。”楚场长扬眉一笑道,“我这人最怕不忙了,忙好啊”

    忙好啊丁姑姑闻言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一抹算计。

    “前些日子那些渔轮趴窝可真是把我给吓坏了,现在好了,都能出海了。”楚场长现在是恨不得与所有人分享他的快乐。

    不能在让他们这么聊下去了,丁姑姑眼尖地发现他手里的饭盒,故意问道,“你这饭盒给谁打饭的。”

    薛建彪闻言这脸刷的一下黑了下来,给谁打饭,还能让他亲自出马,不就是那个嚣张不知死活的家伙,千万别再犯在我的手上,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我还有事,不耽误你们聚餐了。”薛建彪转身离开。

    “薛组长,这怎么就走了。”楚场长伸着手道,微微摇头道,“这咋说着话就脸黑了,是咱们说话不妥吗”

    “场长你故意的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拿着饭盒,是给谁打的,才气的脸瞬间就黑了。”丁姑姑坐下来道,“都别站着了,赶紧坐下吃饭、吃饭。”

    曲中原他们才重新落座,拿起筷子开心地吃起来。

    别说这食堂的大师傅有两把刷子,加上食材的新鲜,真是好吃的能吞掉舌头。

    整整一大桌子菜,他们这些吃货,吃得干干净净,连菜汤都被泡着二合面的馒头给吃了。

    吃完饭,楚场长看着他们道,“你们等一会儿,我去将余下来的粮食和粮票还有钱给你们拿过来。”

    当初来了以后,将粮票和粮食一股脑的塞给食堂,现在没有用完,自然要退了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