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愚蠢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姑姑脚步轻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却看见曲中原在门口等着她。

    丁姑姑疾步迎了上去,“曲师傅,你怎么来了。”

    曲中原眸光清澈地看着她道,“我昨儿想了一夜,要想救应三号,其实很简单。”

    “我们进去说话。”丁姑姑推开房门说道。

    两人进了房间,丁姑姑将房门打开,清晰的看见外面的一切,也是为了避嫌,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免去不必要的麻烦。

    进了屋子,两人分别落座在八仙桌两侧。

    “曲师傅你想说什么”丁姑姑目光从容地看着他说道。

    “要想救应三号,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曲中原缓缓地说道。

    “明斗暗救。”丁姑姑闻言直接说道。

    曲中原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丁副主任领悟力这么高。

    “可是”丁姑姑轻蹙着眉头,食指非常有节奏的轻叩着八仙桌,看向他坚定地摇摇头道,“这不行。”

    曲中原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拒绝,惊讶写在了脸上,“为什么”

    丁姑姑竖起食指道,“第一,他和你们不一样,想要明斗暗救,就必须有更多的人参与,鱼龙混杂,你能看出谁是好意,谁又包藏祸心呢况且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你们修好了渔轮就走了,我顶多呆到这个月的月末,完成任务就离开了。我们离开后怎么办恢复原状还行,就怕他们疯狂的报复。毕竟他还在人家的眼皮子低下。”

    “呃”曲中原点点头道,“你说的对”

    “第二,他身边可是有人,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丁姑姑眉梢轻挑,镇定如斯地说道。

    “这”

    “第三,他与你们这些教员最大的不同还在于,这里面涉及权利与利益。”丁姑姑微微眯起眼睛,眼底闪烁细碎的幽光。

    曲中原闻言竟无力反驳。

    “第四,我们不能保证渔场内的人都是善意的。”丁姑姑下巴朝外面点点道,“与其这样还不如在现在的困境中,谋求生路。”

    曲中原在心里琢磨着他们能在杏花坡是因为丁队长和乡亲们善良,也是因为沈校长与丁国栋提前安排好一切的。

    能过的这么舒坦不是他们运气好,而是这背后的艰辛都被人家给扛了。

    现在这渔场他们只是匆匆的过客,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乡下地方不是所有的人都对他们充满善意的,不然也不会有穷山恶水出刁民了。

    他们这些人在有些穷乡僻壤那就是任人宰割的肥羊,那真是雁过拔毛都算是好的。

    “是我考虑的简单了。”曲中原看着她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是我运动斗争经验丰富。”丁姑姑看着自嘲的一笑道,“你们一心扑在教学和科研上,心无旁骛,是做大事的人。我这吃饱了撑的才琢磨这乱七八糟的事情,与你们的贡献简直不能放在一个档次。”

    “不不不与君一句话胜读十年书。”曲中原摆摆手道,“我可以轻易的将数学、物理得出一个准确的数字。”苦笑一声道,“而这人心难测,最难琢磨。”颇有些佩服地看着她,难怪一个女人在仕途上,还真是未来可期。

    “曲师傅,这事你们就别管了,反正他现在没有生命之忧了。”丁姑姑将昨儿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那就好”曲中原笑道。

    “对了,告诉咱们的人尽量避着他们,你们不能有一点儿危险,万一里面有人认出你们来就惨了。”丁姑姑提醒他道,他们可是军校教员,万一那些人有人曾经听过曲中原他们的课,可就完了。

    “明白”曲中原忙不迭地点头道,“我会让咱的人脸上抹点儿机油什么的,遮掩一下,毕竟在船上蹭上点儿很正常。”曲中原心灵神会地说道。

    “曲师傅,委屈你们了,为人民服务,还得藏着掖着。”丁姑姑神色动容地看着他们道。

    遭受如此大的变故,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芥蒂呢为了大局,不顾一切地来了。怎么能不感激,他们就是不来,丁姑姑也说不出什么来。

    “丁副主任担的干系比我们还大。”曲中原看着她说道,有些钦佩眼前这个女人的果敢了,就连男人也不敢轻易这么下决定。

    曲中原站起来道,“丁副主任不打扰你了。”

    “我送你。”丁姑姑将他送出了家门,目送他离开。

    才转身回屋,拿上饭票去食堂,吃完饭就该上工了。

    丁姑姑怕引起别人的怀疑,没有在打听他的消息,反正有林大夫看着,每日里都会汇报他在那边的消息。

    应太行并没有送到城里的大医院,人好了再送往医院,占用医疗资源,最重要的是,他得向上级打报告。

    所以应太行就在屋里安心的养病,似乎是探得他们的底线,丝毫没有自觉,仿佛不知道现在的情况。

    简直是当在度假似的,吃饭时点餐,要求病号饭,要求天气晴好时在院子里的晒太阳,更过分的时候,要求沐浴

    将薛建彪他们指使的团团转。

    林大夫就将这些当乐子讲给了丁姑姑与楚场长听。

    逗的楚场长哈哈大笑的,“还真是面不改色,张扬肆意”

    丁姑姑皮笑肉不笑的,在心里写了大大的两个字愚蠢

    真想揪着他的脖子使劲儿的摇摇,脑袋怎么想的,居然去挑衅他们。

    可现在丁姑姑无法动弹,束手束脚的,她得先保证曲中原他们的安全。

    不过这些日子也不是闲坐的,脑子里始终琢磨着怎么修理薛建彪他们,干欺负孩子他爸,看她怎么修理他们,嘴角划过一抹笑意。

    远远的看见曲中原他们从船上下来,丁姑姑迎了上去,“曲师傅辛苦了,任务提前完成了。”

    “是啊真是谢谢了。”楚场长高兴地说道,这样在未来的日子里,一定能准时完成任务的。

    “这是我们的职责。”曲中原客套地说道,紧接着说道,“我们在预定的时间内,提前一天完成了任务,也该回去了,明儿我们一早坐轮渡上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