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投机分子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要吃饭,我要吃病号饭,我要喝小米粥。”应太行老神在在地说道。

    薛建彪暴走道,“我特么的给你从哪儿弄粥啊现在什么时间了了,食堂的炉子早就熄了。”

    应太行忘了他们这些人不开火,是在渔场食堂吃饭的。

    退而求其次地说道,“那给我倒杯水,灌个水饱好了。”

    薛建彪额头上的青筋直爆,任命的走到八仙桌前,拿起茶杯和茶壶倒了杯水。

    倏地放在他的眼前,应太行看着嘴边的杯子道,“薛组长,麻烦你了,你也知道这行动不方便。”没指望他喂自己,翻身,趴在炕上,衔着杯口,仰起头,一饮而尽。

    薛建彪拿走杯子,重重的放在八仙桌上,“熄灯,睡觉。”手摸着灯绳道。

    “等一下,等一下。”应太行赶紧出声道。

    “又怎么了”薛建彪感觉自己的耐心快要告罄了。

    “马桶,马桶。”应太行翻身过来,都能听见自己肚子里这水晃动的声音,“喝了这么多水,起夜怎么办”

    薛建彪咬着牙齿咔吧作响道,“外面的人,把马桶拿进来。”

    “是”

    一个哨兵提着马桶进来放在来了角落里。

    薛建彪突然声音格外温和地说道,“应太行,还有什么要求吗”

    “哎呀”应太行夸张地说道,淡淡的抬起黑眸,眸底凌厉扫过他,立即震得薛建彪身形僵立在当场,强忍住才没有往后倒退。

    应太行似是很满意他的表现笑了笑道,“没有了,有需要的话我不会客气的。”

    薛建彪被气的咔哒一声,用的力气太大将灯绳给拉断了,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中。

    连灯绳都跟我作对,气转身就走,没有适应黑暗,结果悲剧了了,砰的一声,碰到了八仙桌前的长凳子,正好磕到了小腿的胫骨,那个疼啊气得他一脚将凳子给踹飞了。

    哗啦凳子寿终正寝,碎成了渣渣。

    应太行透过月色看着他,略带几分威严,不疾不徐地说道,“浪费是可耻的”

    气的薛建彪深吸一口气,弯腰捡起来,被踢坏的凳子,踩着重重的步伐走了回去。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应太行双眸微微眯了起来,心里一阵庆幸,曲中原他们平安无事,真是谢天谢地。

    军校受到的冲击最大,保留下来他们就是保留下来火种。

    想必沈校长在当时的情况下,费尽了心机才保下了他们,可是现在应太行眼底挑起一抹凌厉,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真是大胆包天了谁把曲中原他们给弄来的,不知道这里什么情况吗

    丁副主任他到底知不知道这里面的复杂严峻的情况,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将他们置于危险之中。

    冲动、没脑子、投机分子、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早已经忘了丁副主任的救命之恩,相较于自己的安危,曲中原他们才是宝贝。

    想方设法的让丁副主任带他们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是陷入黑暗中的最后所想的。

    aaaaaa

    丁姑姑将自己给折磨累了,再醒来时,天刚蒙蒙亮,腾的一下坐了起来。立即起来,用冷水敷了敷眼睛,洗漱过后,坐在炕上,手摩挲着自己的左手腕上浪琴手表。

    “不等了。”丁姑姑敲开了林大夫诊所的大门。

    林大夫揉着眼睛打开了门,嘟囔道,“谁啊一大清早的扰人清梦。”语气略微不善。

    “抱歉这么早打扰你了。”丁姑姑不好意思地说道。

    林大夫一个激灵彻底的醒来,忙不迭地说道,“哪里丁副主任不来找我,我也会像您汇报的。”

    “他怎么样”丁姑姑身体微微前倾急切地说道。

    林大夫侧目看着她,眼底满是疑惑。

    自己太着急了了,丁姑姑直起身体,故作镇静地说道,“我是说,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不会连累到咱们吧”

    “不会,不会”林大夫摇头如拨浪鼓似的,人家丁副主任是关心渔场才这么着急的,看着丁姑姑的眼神越发恭敬了。

    “人昨儿晚上已经醒了,烧退了,除了虚弱,人精神许多,好好将养就成。”林大夫激动地说道,“丁副主任您的药可真管用。就是西医输液也没有没这么快见效。”

    丁姑姑闻言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杏儿的药有效,他没事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克制着不住微翘的嘴角。

    “丁副主任,丁副主任。”林大夫连叫两声道。

    “什么事”丁姑姑回过神来看着他道。

    林大夫看着她笑了笑道,“那人让我替他谢谢你赠药,救命之恩。”

    “他怎么自己不来谢。”丁姑姑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细若蚊声地说道。

    “你说什么”林大夫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哦没什么。”丁姑姑镇定自若地说道,“没事的话,不打扰你了。”

    “等一下,丁副主任。”林大夫叫住她道。

    “什么事”丁姑姑抬眼看着他问道。

    林大夫欲言又止地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吞吞吐吐的干嘛有话就说。”丁姑姑笑容柔和地看着他说道。

    林大夫看着她鼓起勇气说道,“丁副主任您看,咱们岛上医疗条件艰苦”

    “说重点。”丁姑姑直接说道。

    林大夫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知道这药的方子,我们也可以自己熬药,西药太紧张了,有了草药,咱们也不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眼睁睁地看着病人饱受病痛的折磨。”

    丁姑姑闻言一怔,随即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她给我的是成药,这个我回来帮你问问吧”

    “那好,麻烦你了。”林大夫谦逊地说道,“我替渔场的人先谢谢丁副主任了。”

    “先别急着谢,有了方子不代表有药材,咱这个岛可是贫瘠的很。”丁姑姑事先声明道。

    “我知道,我知道,有方子在,还怕找不到草药吗”林大夫忙不迭地点头道。

    话说到这里,丁姑姑点头道,“我回去问问”

    林大夫赶紧说道,“不耽误丁副主任了。”

    “是我这么早,打扰你了。”丁姑姑不好意思道,话落转身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