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嚣张

作品:《六零俏军媳

    应太行轻扯嘴角,露出一抹温暖地笑容道,“阎王不肯收我,所以我就回来了,我怎么会在这儿。”

    “你昏迷不醒,吓坏了他们,向上级请示后,这就是结果。”林大夫满脸笑容地说道,说着从医疗箱里拿出听诊器,检查着他的身体。

    “看来我这副残躯对他们来说还有用。”应太行自我调侃道,语气中浓浓地嘲讽。

    林大夫收回听筒坐在炕沿上道,“已经性命无碍了。”

    “谢谢你林大夫,又一次救了我。”应太行感激地看着他道。

    “这一次可不管我的事,你也知道咱们这里医疗条件,我是有心救人,却无力回天。”林大夫笑容满面地说道,“是我们丁副主任救了你。”

    “丁副主任”应太行满脸疑惑地说道。

    林大夫推崇地说道,“是她给的药,没有想到药效这么好,我再也不说中药不中用了。”

    “谢谢他了。”应太行虚弱地笑了笑道,“林大夫麻烦你,替我谢谢他,我这人不好出去。”

    林大夫闻言一愣,随即爽快地应道,“放心吧你的谢意我一定带到。”

    “我怎么没听过这个丁副主任,他是何方神圣啊”应太行好奇地问道。

    林大夫笑了笑道,“你没听过也正常,她才刚来,还不到一个星期。丁副主任是县里派下来蹲点儿的干部,为了五一节,保障城里海鲜供应情况。”

    “他怎么保障啊渔轮都无法出海”应太行随口问道,明眼的人都看的出来这个任务不好完成,这个丁副主任怕是被人坑了。

    这些日子即使不能出去,应太行也能感受到外面的焦躁。

    “她找来的维修工人很能干,一个顶十个,俺们的渔轮已经恢复生产三分之二了,再有几天这海上就能千帆点点了,保证能完成上级交代下来的任务。”林大夫眉飞色舞地说道,可见有多高兴。

    “这么能干啊”应太行惊讶道。

    “是啊”林大夫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

    地方上的情况如何他清楚的很,如今哪里找来的熟练的专业人才,这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干的。倒是引起他的兴趣。

    应太行兴致盎然地问道,“那些技工是哪儿找来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管他呢只要俺们的渔轮能修好,能出海就成。”林大夫笑着说道,将听诊器放在医疗箱里,合上。

    “那你知道那些技工叫什么吗”应太行好奇地问道。

    “他们有七八个人,年纪都挺大的,都是师傅,师傅的叫着。名字吗”林大夫挠挠头道,“还真叫不出来,不过领头的是曲师傅,叫什么来着。”想起来道,“叫曲中原对就是曲中原。”

    应太行闻言灯光下的瞳孔骤缩,被惊的直咳嗽,咳的眼泪都掉了出来。

    林大夫赶紧从八仙桌上拿着茶杯,拿起茶壶倒了些水,扶着应太行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喂了他些水。

    “林大夫”应太行半杯水下肚,嗓子顺畅了许多,激动地抓着林大夫的胳膊,力道大的仿佛要把他的胳膊给抓透一般。

    急促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应太行颓然地放开了林大夫,一下子滑落,虚弱的躺在炕上。

    “刚才谁咳嗽。”薛建彪挑开帘子闯进来道,看着炕上的应太行清醒的睁着深邃的大眼,激动地脱口而出道,“太好了,你醒了。”

    应太行看着他脸上的喜悦不作假,只是这里面更多的是保住了自己乌纱帽。漆黑如墨地眼底划过一抹幽光,轻轻勾起一边唇角。

    这笑容生生的让薛建彪打了个冷颤,感觉自己被狼盯上的猎物似的。

    薛建彪轻咳两声道,“林大夫,他的情况怎么样”

    “薛组长,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林大夫的话让薛建彪彻底的松了口气,“不过”

    林大夫这转折,薛建彪这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病人的身体太虚弱,要好好的将养。不然下一次谁也不敢保证,能否把命给抢回来。”林大夫看着薛易祥道,“我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他希望自己的话,能改善一下他的吃住条件。

    而不是继续扔在猪窝里,吃着连猪食都不如。在健康的人,被这么折腾下来,不死也去半条命。

    “知道了。”薛建彪点了点头道。

    “那好,我走了,不耽误你们休息了。”林大夫提着医疗箱起身道。

    “来人,拿上手电筒,送送林大夫。”薛建彪提高声音喊道。

    “是”

    薛建彪将林大夫送出了门口,目送他们俩离开。

    “有喘气的吗”应太行声音嘶哑地喊道,“有喘气的吗”

    薛建彪跑过来,挑开帘子,黑着脸看着他道,“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有喘气的吗

    “哎呀有喘气的。”应太行夸张地故意地说道。

    “大晚上叫什么叫”薛建彪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问道。

    “肚子饿了。”应太行漫不经心的目光从他的脸上掠过,缓缓地吐出四个字。

    “你肚子饿了,管我什么事”薛建彪语气不善地说道。

    “嘿嘿我现在在你的管辖下,这吃喝拉撒睡,不管你的事,管谁的事情。”应太行阴阳怪气地说道,剑眉挑了挑,唇角溢出些许笑意,即使躺在那里,一脸的病容,态度也张狂的很,“我要喝粥,小米粥,熬的浓稠的带着米油的小米粥。”

    “你当我这里是什么还让你点餐。”薛建彪心里窝火地说道,语气颇为恼火。

    “哎呀不可以啊那我绝食好了。”应太行夸张地说道,赤果果的威胁,眉宇间嚣张的很。

    薛建彪闻言差点儿没气的吐血,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特么的别有恃无恐别忘了你还在我们手里。”

    这死里逃生,嚣张更上一层楼了,以往是骨头硬,他们叮铃哐啷对着干。

    如今倒好,这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成了他掌控局面,娘的,老子就不相信你这病不好,等病好了,老子看你看嚣张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