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冷静思索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姑姑去了码头,小乔乖巧地坐在马扎上。

    小乔一看见她来了,立马站起来道,“丁副主任。”

    “坐”丁姑姑看着她微微一笑道。

    “是”

    两人坐在了马扎上,丁姑姑深邃的双眸看着一望无际地大海道,“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小乔立马应道。

    丁姑姑心里琢磨着从小乔哪里套话,她倒自己先说道,“丁副主任,您和林大夫看了那人怎么样了”

    丁姑姑心中一喜,不动声色地说道“不知道,我们是尽力救治罢了。”

    “其实死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小乔快人快语地说道。

    丁姑姑闻言心里一紧,微微眯起眼睛,语气分外温柔地说道,“这话怎么说的。”八卦兮兮地又问道,“对了,他们来这里多久了。”

    小乔来了兴致,打开话匣子道,“丁副主任,他们来到这里有半年了。”微微摇头道,“我真不懂那个笨蛋,人家让他写材料,就写呗保命要紧,你说不你写吧你也别挑衅啊他居然画乌龟,惹怒了人家可不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我真没见过这样的,瞪眼睛,拍桌子骂娘,那是常有的事。老远就能听见他们吵吵声了。”

    丁姑姑听了心里在滴血,虽然小乔说的只是只言片语,却能想象当时的情况。

    在心里骂他,真是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的,多少年这脾气也不改一改,不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话说回来,要是改了,还是他吗

    难怪那家伙不忿呢区区一个少尉,想让一个将军开口说话,真是异想天开。

    丁姑姑轻轻地捻着手指,琢磨着该如何破局,救是救不出来,毕竟不在一个系统,她的手也不能伸的太长了。

    敛眉沉思,思索着该怎么办呢在现有的框架内,争取最大的自主

    “丁副主任,丁副主任,我们场长来了。”小乔看着远远地走过来的楚场长站起来道。

    丁姑姑转头看了过去,楚场长一溜小跑的跑了过来道,“我就猜到丁副主任一准在这儿。”还真是个工作狂,这么一点儿时间也要来坐在这里才放心。

    “马上就该下班了,你怎么还来了。”丁姑姑看着他满脸笑容地说道。

    “薛组长给上级打电话,我在办公室碍着人家了。”楚场长阴阳怪气地说道,“所以就来这里了,还是看着大海舒服。”

    丁姑姑闻言心提了上来,敛眉遮住了眼底的慌乱。

    向上级请示了不知道结果如何是全力救治,还是自生自灭

    “也不知道打电话的结果如何”小乔出声问道。

    “还不是两种结果,管他呢只要人不在咱的地盘上出问题就好”楚场长话音刚落,就察觉一道充满煞气且危险的目光射向他。

    他扭头左右看看,没有人看他,歪歪头,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莫名其妙。”

    四月的海边,夕阳西下,染红了海面,吹着闲适的海风,要是没有那恼人的事情多好啊

    楚场长坐下没多久,林大夫就走了过来,“怎么样老林”

    林大夫喘着粗气,朝他摆摆手道,“场长”

    丁姑姑看他费劲的样子,“林大夫还是缓口气再说。”

    林大夫双手扶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平复了下来才道,“药已经喂下去了,效果这一时半会儿还不知道。”

    “那你来干什么不在哪儿看着,啥时候上船你啥时候再回来。务必保证他活着上船。”楚场长赤果果地说道。

    丁姑姑手痒的攥紧了拳头好想套麻袋怎么办

    林大夫看着他们道,“我是来汇报工作的。丁副主任药他不仅吃了,人也被抬到了干净,适合于养病的环境下。”

    “你说什么”楚场长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说道,“就那些人会良心发现。”目光转向丁姑姑道,“还是丁副主任出手,他们立马遵从了。”

    丁姑姑闻言尽量平静地说道,“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你刚才不是说他去办公室打电话了。”在心里着实的松了口气,看来暂时命保住了。

    楚场长眼前一亮,一拍手道,“一准遭到上级的臭骂了,所以这态度才一百八十度转变。”臭不要脸的自我夸赞道,“我咋这么聪明呢”

    “应该是这样吧”丁姑姑漫不经心地说道,心里琢磨着该怎么争取最大的自由呢不能一直被他们压制着,要反客为主。

    “汇报完了吗”楚场长看着还不走的林大夫道,“汇报完了,赶紧回去看着,现在可不是松懈的时候,妥妥的将人给送上船,我们才算平安。”

    “薛组长的意思也是让我日夜守着。”林大夫看向他们汇报道。

    “那还用他交代啊去守着去,最好明儿送上船去。”楚场长急切地说道。

    得老楚的这一句话有让丁姑姑的心提了起来,这要是送走了,她还上哪儿找人去。

    现在只盼望着杏儿的药管用,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起来。

    “那我走了。”林大夫告辞离开。

    天渐渐的黑了,曲中原他们也从渔轮上下来。

    丁姑姑和楚场长迎了上去,楚场长激动地问道,“曲师傅今儿工作还顺利吧”

    “很顺利。”曲中原看着他们笑着给予明确地答案道,“明天将会有一艘渔轮可以出海打渔了。”

    “那太好了。”楚场长高兴的眼睛笑的都眯了起来。

    这是丁副主任找来的技工师傅啊真是以一顶十啊

    太能干了。

    “走走,今儿我让食堂给你们加菜,犒劳你们这些日子的辛苦。”楚场长热情地说道,“不准拒绝,这菜也不用你们的给菜票,饭票。是我们渔场请你们的。”

    “难得我们的楚场长这么慷慨,你们就接着。”丁姑姑笑着打趣道。

    丁姑姑看见曲中原他们更加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他们同属一个系统,谁知道那些人里有没有被曲中原他们教过。

    万一被认了出来,自己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不在乎,可不能连累曲中原他们了。

    蠢蠢欲动的心,强制性的被她给压制了下来。

    ,